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此时那个巨大的黑色立柱就在他们的正前方赫然耸立着。和雷米娅最开始描述的一样,暗红色的光如同皮下静脉血管均匀的分布在黑色立柱的表面。他们甚至能听到从黑色立柱中所传出的如同无数人类挣扎一般,混杂在一起的痛苦而低沉的哭嚎声。

看到眼前的景象,即便是心理素质过硬的一线士兵,此时也只能如同石像一般站立在原地。雷米娅站起身,放下手中的步枪,她解除了面罩和头盔,绝望的表情凝固在脸上。这便是真相,不是精神攻击魔法或者幻觉。眼前这个黑色立柱所带来的巨大压迫感,是身为生物这种存在的本能所带来的,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她低语着两个字——死亡。

“菲林!敌人现在还在继续对我们进行饱和式的精神攻击吗?”雷米克端起枪对着面前这个巨大的不明物体。他知道,现在根本不需要什么分析,眼前这个不明物体就是敌人。他现在思考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带着所有的人迅速从这里撤走。“基地!这里是C.R.侦查小队!我们已与不明黑色立柱接触!现在将目标划分为敌人!准备进行战斗!”然而,不管雷米克的声音如何响亮,除了静默以外,基地没有任何的回应。

菲林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巨大的黑色立柱。这如同皮下静脉一般分布的暗红色的光,加上这痛苦而低沉的哭嚎声。她现在知道这是什么了,虽然一开始她的猜测并不正确,但是此刻面对这个怪物,她终于想起了那本书上看到的内容。

“菲林!你在干什么?!我问你敌人是不是还在对我们进行饱和式的精神攻击?!你听见了吗?!”没有得到回答的雷米克带着怒气大声得朝着菲林问到。

“啊!”听到雷米克大声的命令后,菲林这才回过神,“敌人的饱和式精神攻击已经停下来了!”菲林向雷米克汇报完毕后,想要告诉大家眼前的这个敌人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她的喉咙却被恐惧紧紧扼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班德尔看到菲林微微发颤的双腿,又看向自己发颤的双手。他咬紧了牙冠拼命的克服了自己心里的恐惧。“队长,敌人是【恶果】。”班德尔知道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是,如果不说出这个敌人到底是什么,那么他们永远也别想从这个空间里活着走出去。因为这里已经可以算是【恶果】的胃部了,如果再不叫出这个东西的名字,那么接下来他们只能变成恶果的一部分。

“你说什么?”在听到班德尔突然的回答后,雷米克冷了一下,惊讶的朝着班德尔问到,“敌人是什……”

就在雷米克准备向班德尔确认信息的时候,原本一片鲜红的空间也恢复成了原本透明的净空。菲林解除了完全精神隔离领域魔法,并且收起了TTF-FC动力外骨骼,换上了一身白底红边的长袍。一旁早就换上了一身深蓝色长袍的班德尔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菲林!你为什么突然解除魔法?”面对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二人,雷米克不解的问到。不管怎么说,如果这个时候敌人再使用饱和式的精神攻击,那么他们将没有任何的手段来进行反击了。

“队长,已经没有必要了。”菲林看着面前的【恶果】,“克尔一旦在捕食状态中被叫了名称的话,就会放弃捕食和任何的精神攻击。”

“什么意思?”听到菲林的话,蒙德里问出声。同时让装甲运兵车上的所有武装锁定了眼前的敌人,并且处在了待发射状态。

“换而言之,我们接下来要和这个东西拼命了。”雷米娅重新戴上头盔合上面罩,举起枪对准了眼前的敌人。

“来了!”菲林大声提醒着每一个人。班德尔迅速加固着三层单体魔力级魔力护盾,希望能够挡下克尔接下来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