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多了许多的【看官】。

乃至他们集体的行为有些【诡异】。

但无妨!

贺拉斯从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不就是一些【怪鸟】吗?

可能是被那些怪物驱赶来的也说不定,甚至有一些怪物之间也与普通动物形成了共生关系。

鸟类为他们侦察情报,然后传达给怪物,怪物们则根据小鸟们提供的情报组织行动,发起进攻。

事后,获取的战利品与猎物,怪物具有优先挑选,享用的资格,小鸟们则在其之后,不过总归是能填饱肚子的,他们需要的食物量本身就不大。

而与之相比,付出的代价则实在太少,只需要震动自己的翅膀在空中飞一圈就好了,又何乐而不为呢?

尽管在贺拉斯的记忆中,凭借那些食人魔,食尸鬼们的狂暴,残忍脾性,应该是没有可能与鸟类结成这种共生关系的才对。

难道是有一些其他的怪物也一起过来了?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但一切还都处于猜测,或许这些【怪鸟】就是单纯的迁徙到了这里呢?

……………………………………………………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倒不如说,因为怪鸟的到来,使得事情更加向着贺拉斯所期望的方向演变了。

长老会们甚至在贺拉斯的来使没有抵达之前,便先行派出了人员外出探查情况。

而后,在确认了数量的确有至少上千的怪物分为三个方向,气势汹汹的朝部落进军时,长老们果然全部惊呆了。

而他们又不是始作俑者贺拉斯,提前就可以知道那些怪物都是脾性很差的食尸鬼,食人魔,所以可以想象,在他们的认知里,很可能已经认为这是怪物的一次【强攻击】了,而眼前这些突然出现的怪鸟,想必应该就是那些替那些怪物当做前哨的【侦查员】了吧!

心思及此,自以为了解了整件事情来由的元老会成员们不由得看向原本停留在部落树梢上的【怪鸟】眼神也更加惊惧,愤怒了起来。

随后,在一声令下——

【除鸟杀敌】的口号中,更是抽调了原本用来护卫粮食的大部分部队,前去四处【捕鸟,猎鸟】。

因为他们觉得粮食反正在最后方,安全得很,与其浪费人力充当摆设,还不如干一些有用的事情,打击一下敌人比较好,最好是能够将这些怪鸟全部赶走,也好方便自己等人的下一步行动,不至于计划全盘落入敌人眼中。

而他们自身,也觉得大限将至,恐怕这一次难以善终了,连和贺拉斯的会面都顾不上,便赶忙回家各自带着亲属家眷准备跑路,前往唯一安全的通道,也是通往峡谷的道路去避难。

所以,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贺拉斯还正带着手下一千六百多个【神之子民】漫步在部落中,接受着街道两旁【自由民】的或顶礼膜拜,或嗤之以鼻,或不冷不热的议论呢。

突然,就跑出来了一队长老护卫,气喘吁吁的到处大声说道:

“敌袭,敌袭!大量的怪物就要打过来了,大家赶紧跑啊!”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便在整个部落扩散了开。

越来越多如同无头苍蝇的自由民们赶忙连家具细软都来不及收拾,便向着峡谷疯狂的蜂拥而去。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乃至已经处在了失控,崩溃的边缘。

许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更何况部落外围距离峡谷十分的远,一旦三面怪物围上来,在这种极度混乱,毫无秩序的情况下可能连有效的组织抵抗都无法做到了。

一千人?不,相信至少有三千人将会来不及撤退,从而被几分钟后从来自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怪物们给团团包围,生命堪忧!

里面甚至还不包括贺拉斯来讲所带领的这一千六百人!

一旦发生,这将意味着部落将会可能失去一半的人口与劳动力,仅次于遭受亡族了啊!

而这……导致这一切发生的贺拉斯……

此刻也正有些呆愣的看着这一幕。

情况已经与计划中出现了少许的偏差,毕竟自己可没有通知元老会呢,而且通知平民的任务也应该是由自己来做的才对……

不过,来不及迷惘了!

也顾不得纠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了,没有舍,哪有得?

因此,贺拉斯当即果断调整了思路,在极短的时间内便重新完善了自己的计划。

首先,命令一队命令手下600人去维持撤退的现场秩序,600人与自己留下【拼死抵抗】,剩下的400人在多利的带领下直接夺取粮仓!

连即兴演说的兴致都没有了,毕竟现在这种时候,只有傻子才会停下逃命的脚步来听你胡扯淡。

……………………………………………………

各方的行动都非常的迅速。

除了长老会们的【灭鸟,除鸟】行动遭遇了一些挫折外,其它进行的都很顺利,当然,是指贺拉斯的。

600名几乎连武器都没有的奴隶【大军】自然根本不是蜂拥而来的怪物对手,分分钟,就被先行的食尸鬼队伍给虐了个满地找牙,狼狈逃窜,就算贺拉斯再怎么在后面喊他们回来也没有用了。

毕竟信仰不能当饭吃,也不能保命用,这些人原本便就是为了利益才拥护贺拉斯的,比起那什么还不知道在哪里的神,现在,明显,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而无奈,贺拉斯见此也只好且战且退。

不过还好先前分出的600治安队伍派上了作用,在他们的强行镇压,整理秩序下,已经撤走了大部分的人了,余下还留有一千多人,不过唯一不好的消息是自己分出的治安队也【撤】走了500多个。

那是没有命令的……

来不及愤怒和追究责任,贺拉斯点齐了余下的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200人,护卫在了平民撤退队伍的末尾,却颇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

“听着!伟大而又光荣的【神之子民】们,我们绝不能再后退一步!身后,便是我们的亲人,我们——已无路可退!”

表情坚定而又严肃的做着最后的战前动员。

当然,这是做样子了,之前没做,现在必须要补回来。

不过不谈这个,贺拉斯有一半也是发自内心的。

这些奴隶们战斗力太弱,简直不堪一击!

没等见着食人魔呢,就先被食尸鬼追着满大街跑路了,这像什么话?

如果就这样打下去,事情结束了自己还不得成了一个笑话?

于是也不管剩下的这些人能不能听懂,贺拉斯只是依旧在那里慷慨激昂着说着。

“某些人,某些人他们不顾平民安危,只在意个人死活,他们放弃了抵抗,任凭这些卑劣可恶的怪物们入侵我们的家园,践踏我们的土地,屠杀我们的人民!”

“他们,他们!”

一字一句的大声吼道,像是要把自己的满腔热血一并爆发,贺拉斯狰狞着说道:

“今天,他们可以抛弃伙伴,明日,他们也同样可以丢弃战友!”

“他们的眼中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爱情!他们自私,他们虚伪!他们懦弱!”

“他们的所为令人发指!他们的行径令人作呕!就算是我见过最臭气熏天的蛆虫,也没有他们灵魂要来得肮脏!”

“他们不配为人!不配拥有人类的一切!我为他们而感到悲哀,我因他们而感到羞耻!”

“但我!我爱我的人民,正如我爱我的神,我将会一如既往的把最无私的一面奉献给人类,哪怕,献出自己的生命!”

“战斗!我将战斗,一直战斗!直到我的双手再也无法挥起利斧,直到我的牙齿再也无法撕咬敌人为止,我将战斗,一直战斗!”

“而现在,勇士们!请让我知道,你们的选择!”

“是战斗!还是战斗!!!——”

……………………………………………………

也许,是贺拉斯的话语起到了作用。

也许,是奴隶们纷纷良心发现了。

也许,是那些来不及撤退的平民们得到了灵魂上的升华……

莱娅并不知道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一直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如同丧家之犬的一只逃兵队伍会突然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战斗力。

乃至,愈来愈多,成百上千的人们最后纷纷聚拢到了以为青年人的身旁。

拿起了武器,或是木头,或是石头,或是……

自己的拳头,前去战斗!

这是送死?

不……倒不如说他们像之前那样什么都不做,才是送死吧?

但……

这太不合乎常理了。

之前的一切莱娅可都是看的很清楚。

毫无组织……毫无抵抗……

除了那位青年周身聚拢的衣衫褴褛的人之外,更多拥有着武器,装备齐全的【部落武士】们更多的却在撤退。

他们撤退的速度比之平民都要快了不止一倍,就好像抵御攻击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一般……

虽然事实上后来证明他们也的确不用管这个,因为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这种当人肉盾牌的事情便其实一直都是奴隶们的事情罢了……

而他们?

只需要在撤退的道路上,将一些妄图同样想撤退的奴隶重新逼回最前线就好,毕竟,在他们眼里……

消耗品,不就是应该这样使用吗?

但莱娅不懂……

莱娅是真的不懂。

哪怕拥有智慧女神的神性,他也无法理解这些人的思维。

为什么不去抵抗?

为什么放任屠杀?

为什么……

为什么反而一直在追着自己的猫头鹰杀啊啊啊啊!——

果然,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虽然事实上自己的猫头鹰们也没有被杀死任何一只,毕竟都是黑暗神力的拟态物,又怎么会被凡物,还是石制武器杀害呢?

但杀不了,不代表他们不想杀。

在莱娅看来,这帮人简直就是疯了,有敌人不打,跑过来打鸟?

而且在不管的话可能撤退的后方就要全军覆灭了,这帮人是不是还有点傻?

哎……

不过牢骚发完了。事情还是要做的。

毕竟莱娅可是把人类当做了自己信仰力量的第一来源,虽然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原始,那么的落后……

相信这件事情以后,他们也应该就会按照自己的设想发展下去了才对,最终,等自己解决了异世界创造魔法的一系列难题之后,这里……

更将会成为预想中异世界的第一个信仰之城啊!

当然……具体情况那也要等之后自己看过了森林中的那个种族之后再做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