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暑假终于渐进尾声,不二也在暑假的不知道哪一天,搬着自己的家当入住幸村宅!

具体的过程就不细说了,毕竟最终要的是结果

然而无论是不二还是幸村,亦或是和音妹子都完全没有家里多了一个人要收拾出一间客房的意识!完全没有!

依旧无限落灰的客房君似乎不会再有什么出场的机会了~

值得一提的是,被真田一家赋予重任前来给不二送行李的真田弦一郎同学,从真田宅到幸村宅一路上和不二相顾无言,当然这只是单方面的无言,不二全程微笑并且各种嘘寒问暖发放各种暖宝宝

“弦一郎,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啊~”

别闹周助,那告诉我,我每天在学校看见的是谁,幽灵吗?

“呐~弦一郎,纯子阿姨最近似乎是爱上了做甜品呢~好可惜不能吃到了呢”

都说了别闹了,你知道我有甜品恐惧症的,如果你那么想的话我的那份都带给你

“弦一郎,前两天诚一郎哥哥(真田诚一郎,真田的哥哥,亲的!)的手办不知为何少了个胳膊,你知道吗”

..............我说那其实和我没关系你信吗.......好吧我知道你不信

“弦一郎,那天我看见赤也拿着你的竹刀.........”

‘砰!’行李落地发出一声闷响

止住话音,不二抬眼一看,哦呀,到了~

迎着开门走出来的幸村的笑意,真田将不二的手很郑重的放在了幸村的手里,然后头也不回了冲了出去!

这样的不二也只能是幸村才能镇着吧,一边往回跑一边将这一路上被不二击在心口、膝盖和太阳穴的箭一根根的拔掉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祖父大人,这和您平日里教我的完全不一样

真田同学表示,自从认识了不二之后,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没有一天不在刷新,没有一天是不受到冲击的

>>>>>>>>>>>>>>而另一面

幸村满意的看着由自己和不二的衣服所填充的衣柜,再看看正在床边弯腰整理些零碎东西的不二,眼底里是化不开的幸福与满足

从背后将人圈进怀里,柔软的栗发蹭的脸颊痒痒的

而不二仍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微微侧脸,主动将唇凑了上去

浅浅一吻,便是满心的欢喜

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推开了一丝的缝隙,透过门缝窥见里面的光景,和音纤细的手指遮着嘴,漂亮的眼睛已完成了一弯月牙

口袋里的手机正在传送着一张彩信

此刻的东京,正与朋友小聚的由美子女士看着手机讯息,微微一笑,尽是欣慰

若论幸福

当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