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抱一会儿!”慕司宸的头埋在她颈边,微哑着嗓音说道。

顾云念已经抓住他手臂的手一顿,任凭慕司宸把他沉沉的体重压在她身上。

好一会儿,顾云念听到外面有脚步声靠近,赶紧戳戳他的手臂,“起来了!你好沉!”

慕司宸才放开了她,任顾云念给她上药。

想到外面的动静,他问道:“是叶泽来了!”

“嗯。他这个年应该会跟我们一起过。”顾云念头也不抬地说道,没有看到慕司宸居然幼稚地嘟了嘟嘴。

慕司宸危险地眯了眯眼,看了一眼顾云念认真的神情。

“今天我能走动了吗?”

每次上药前,顾云念都会摸一摸慕司宸胸骨的恢复情况。

顾云念收回手,“稍微走几步没关系了,只要不牵扯到骨头,最好还是躺着。”

她开始上药。

慕司宸垂了垂眼眸,露出一抹无奈,“能走就好。一个人呆在屋里太无聊了,睡也睡不着。我还是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坐着,看着大家忙碌也热闹一点。”

顾云念是没有这种感觉,让她一个人呆在屋子里,三天三夜都过得去。

也没想有书和手机能打发时间,慕司宸也不是耐不住孤独的性格,怎么会觉得无聊。

“好!”她应道,给慕司宸上了药,就护着他去外面的躺椅上坐着。

得知他早饭还没有来得及吃,去厨房给他端了一碗瘦肉粥。

顾云念估计着今天慕司宸就能自如行动,就让秦婶帮慕司宸熬了粥。

辟谷丸虽然能顶饱,但也没有吃东西来得舒服。

“你先吃着,我去把东西先收起来。你送给你外祖母的那个镯子我也一起拿走了,你要的时候我再拿给你。”

她决定抓紧时间尝试,看能不能把平安符和聚灵符刻到镯子上。

“好!你做主就行!”慕司宸笑意缱绻地看着顾云念,喜欢这种感觉,喜欢东西都交给她保管,然后自己要什么找她拿,有种顾云念是他小妻子的感觉。

顾云念莫名地被慕司宸的眼神看得一红,逃似的匆匆去了他的房间,带着密码箱回了房间。

说是放在房间里的保险柜,实际上是收进了空间。

哪儿都没有她的空间安全,等空了再拿一些出来,放在保险柜里做做样子。

叶泽收拾好东西过来找顾云念,看到在院子里吃东西的慕司宸有些惊讶。

“慕大哥,你没有回京城过年吗?”熟悉起来后,凭借着顾云念的关系,叶泽得以叫一声大哥。

越是大家族,对过年也就越讲究人要齐。现在离过年没两天了,慕司宸竟然还没回去?

慕司宸淡淡道:“受了点伤,这个年要在药堂养伤了。”

莫名,叶泽觉得自己能留在药堂,跟顾云念一起过年的喜意,顿时淡了下去。

这时,顾云念拿着玉牌和刻刀出来,准备一边陪慕司宸说话,一边尝试制玉符,就看到叶泽站在慕司宸身边说着话。

“叶泽,你收拾好了!”顾云念说着,很是自然地拉过一张椅子在慕司宸身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