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一个城市如何繁华,背后始终都有灰暗的一面。与贵族,富商相对,平民窟的面积,在王城的边缘地带都是那么刺眼。饥饿,寒冷,贫穷,与这些词汇紧密相关的人们,可以为了活下去而不择手段。

大祭祀节固然是盛大的节日,但与伊莎纳看到的这些人毫无关联。

免费的食物?他们无权享受。

节日的气氛?这和快要饿死的人来说也没什么意义。

生存对于他们才是最现实的。

已经到了大多数居民入睡的时间,混乱和腐朽发酵的街道内,只有醉鬼的唠叨,堕女的呻吟,以及饥饿孩子的哭喊声。住在这里的人们,并非全是因为懒而穷困,商人的剥削、恶棍的威吓,以及四处泛滥的盗贼,让他们的生活越来越艰难。

一只猫头鹰停歇在伊莎纳的肩膀,咕咕咕地叫唤了几声。

“哦?还真是意外的消息。谢谢你了。”

咕咕咕……

猫头鹰挥动翅膀,消失在黑暗中。

萨鲁鲁村。

一头体型巨大的白色猛虎,在村子的主路上缓缓走着。它的脚步十分沉重,金黄色的瞳孔释放着摄人的威压。

附近的村民被吓坏了,纷纷躲进屋子。特别是小孩子,哭声就算堵住嘴也无法掩盖。

野兽闯进村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它们大多只对牲畜感兴趣,只要不走出房间就意味着不会受到攻击。

坷蹬,坷噔……

一匹黑马沿着月光铺成的道路,飞奔而来!艾莉丝从虎背眯眼看去,露出惊喜的笑容。

伊莎纳来到一行面前,勒停马匹:“吁……我还以为是魔物跑进来了……原来是你啊??”

“伊纳!!”

艾莉丝从虎背跳下,一把抱住伊莎纳。大哭起来:“你到底跑哪去了?笨蛋!害我担心死了……既然没事为什么不联络我?”

“抱歉抱歉。”伊莎纳拍着艾莉丝后背,安慰着:“你没事就好,以后别乱跑了……”

“明明乱跑的人是你……爷爷呢?他还好吗?”

“当然,老爷子可精神了……要不要去看他?”

“现在不急。”艾莉丝回头看了一眼阿斯塔纳,对伊莎纳说道:“这是我的朋友,阿斯塔纳。”

阿斯塔纳一直以来对陌生人都很冷漠,只是冷冷地看着伊莎纳,一句话都不愿意说。而阿斯塔纳鼻息喷出的热气,呛得伊莎纳咳嗽不止。

“呸呸,臭死了。到底是只野兽……”

伊莎纳也不想搭理这种家伙,低头看去,艾莉丝的耳朵变得像妖精族那样尖尖的,而且更长,一时间没忍住:“噗……艾莉丝,你的耳朵是被谁给扯了,变得这么长?”

艾莉丝的长耳朵灵敏地动了两下,气恼地嘟起嘴:“才没有!我的姐妹们都是这样子的!”

伊莎纳正好看到夏娜抱着恶风之灵从阿斯塔纳身上跳下。看到对方也是一样的长耳朵,一阵讶异:“还真是……吃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吧?”

“你就是伊莎纳?”夏娜走到伊莎纳面前,问。

“嗯。你是?”

“夏娜,凯斯。”

伊莎纳笑:“你一个贵族小姐,怎么会和野丫头混在一起?也是来参加大祭祀节的?”

夏娜看了看周围,说道:“是艾莉丝小姐要找你。我……嗯,我现在已经不是贵族了,凯斯的姓氏就当我没说过吧。”

艾莉丝离开伊莎纳的胸口,说道:“具体的我等会再说……有什么可以吃的吗?我们赶了两天的路,都快饿死了。”

伊莎纳的视线不由得停留在阿斯塔纳身上:“跟我来吧,这是这只老虎……”

阿斯塔纳瞪了伊莎纳一眼,缩小了体积……准确的说,变成了幼年老虎的样子,比恶风之灵还要娇小。

“阿斯塔纳变小了呢,好可爱!”

艾莉丝将它放在肩膀上正合适,此时的阿斯塔纳看上去就像宠物一样,不会造成恐慌。

一小时后,一行人乘坐马车来到卡玛斯王城。缴纳入城费用,也就是50枚银币,沿着灯火辉煌的街道一路行走,在酒馆吃了晚餐,来到偏僻处一家旅店。

艾莉丝感慨着:十天就要一枚金币,不愧是大祭祀节!这价钱都可以在普通小镇租一年的房子了。

“那么,可以告诉我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伊莎纳扯了扯艾莉丝的耳朵,笑。

艾莉丝拨开伊莎纳的手,说:“你离开之后,我和萝妮纱她们以为能在雪岚堡找到线索,于是就去找露尔和维斯特公爵了。期间发生了一些小矛盾,等我赌气回到勇者村,看到村子被毁了,有两个自称魔王的狼人也找上门来。要不是先前喝下你的血……我就被那两个狼人杀死了……”

伊莎纳将房间门关上,来到椅子这边:“自称魔王的魔物……应该不会太弱小,你是怎么打倒的?”

艾莉丝取下银月竖琴,说:“我很擅长射箭的呀,只是……每次射箭都会打中人,后来就不敢再练习了。打败那两个魔王之后,杰克森叔叔将我带到了希尔城。”

伊莎纳听到希尔城这三个字,眼神一变:“希尔城已经开始重建了吗?”

艾莉丝点头:“是的。很多魔物也帮忙建设,真没想到杰克森叔叔那么厉害。”

“杰克森那家伙……居然连魔族都能统御。”伊莎纳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作为对手,这个家伙有些太强大了。

很明显,作为魔王杀手的杰克森,已经知道了神魔之种的秘密,而能够将这些魔族作为攻城略地的士兵,可以说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人类士兵需要钱币征召,魔物士兵却不用。对于这些渴望力量的家伙,用神魔之种的魔力就可以满足需求。

食物方面,魔物可以蚕食阵亡士兵的残骸,哪怕是同类。只要是肉都能咽下去。

最为可怕的是数量……

个位数序列的神魔之种,耗尽魔力可以孵化十万左右的魔族。序列在数百的神魔之种,也足以孵化三千左右的魔族士兵!杰克森已经猎杀了三百多个魔王,拥有的神魔之种数量绝对是个可怕的数字。

很显然杰克森已经很早就在准备了,而伊莎纳这边,现在只拥有一个数十人的盗贼团。金币也只有80000枚左右。更不用说食物以及武器那些了。

虽然维斯特公爵的黑魔导联盟有4000左右的魔导师,但现在的情势已经转变:神族的灭亡致使释放的魔力无法通过冥想补回。

单单靠药剂补充魔力,是无法支撑所有战争的。幸好伊泽斯王国那边还没有人知道世界的异变,否则进攻雪岚,拿下卡玛斯王国的咽喉,顺势而下的军队足以颠覆卡玛斯王国政权。

艾莉丝看到伊莎纳一脸忧郁,只好继续说道:“杰克森叔叔介绍我……去赞比希尔王国的弓箭手营地修行,然后作为他的部下效命。在营地那边,遇到了西枫大师和夏娜他们。阿斯塔纳一开始是敌人,被我打败之后就成为同伴了。”

伊莎纳问:“你们变成长耳朵,是因为那个叫西枫的关系?”

“嗯,西枫大师是位木精灵,他在离去之前……”艾莉丝的神情有些痛苦:“将力量分给了我们。”

“木精灵……原来是这样。”伊莎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木精灵是大地之神的眷属,灵魂果实原来都在他手上么……”

夏娜已经泡了澡,穿着睡衣过来:“艾莉丝小姐,你还不去沐浴吗?”

艾莉丝摇头:“夏娜,你累坏了吧?先休息。我和伊纳还有点事要谈。”

伊莎纳看到夏娜对艾莉丝就像女仆对主人一样,不禁有些好笑:“你一个贵族小姐,怎么对平民丫头这么尊敬啊?是不是被艾莉丝拿住什么把柄了?”

夏娜的脸瞬间涨红,硬生生拧过头去:“才……才没有呢!哼!讨厌的家伙……”

艾莉丝对夏娜挥手:“夏娜,那我离开一会。”

“路上小心!”

“嗯。”

艾莉丝洗浴之后,换上伊莎纳准备好的平民服饰。她之前的束身衣太过显眼,很容易引起警觉。

“伊纳,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跟我来就知道了。”

伊莎纳租了一辆马车,带艾莉丝来到贫民窟。

这些东倒西歪的木制房屋,很多连门都没有,只能起到遮风挡雨的作用。马车在一座破旧的修道院门口停下。

艾莉丝借着月光看去,破旧的修道院里还有人在居住。准确的说,还有很多无家可归的孩子住在这里。

“大哥哥!!”

“是伊莎纳大哥哥回来了!”

“辛苦了!大哥哥!”

三个拿着木棒的孩子从角落跑了出来,伊莎纳和蔼地笑着,抚摸着孩子的头发:“阿勒,兰娜,安特鲁。今天轮到你们值夜啊?”

棕色卷发的小女孩点头,扑在伊莎纳胸口:“当然,我也可以保护大家的!”

艾莉丝也跟着蹲了下来,看到这些孤儿脸上灿烂的笑容,内心变得复杂:伊纳怎么会专门跑到王城帮助这些孩子……

伊莎纳抱起兰娜,说道:“艾莉丝,这些孩子都是孤儿,没有父母,只能靠偷偷摸摸的手段生活。就和以前的我一样……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

艾莉丝想起伊莎纳悲惨的童年,神情变得落寞:“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又不是有钱人或者贵族,无力改变这些现状的。”

“不,这些可以改变。”

伊莎纳放下兰娜,双手按在艾莉丝肩膀:“只要拥有神核的力量,就可以重新订立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对于一直被忽视的艾莉丝,有人对自己说需要自己,是无法抗拒的。就算是饱受争议的杰克森,在提出需要自己这份力量的时候,内心都难免动摇。更何况是眼前这位,在内心深处留下烙印的男人?

她毫无犹豫地点头,在自己被需要这句话出现的一瞬间,夙愿终于得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