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无一人的公路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一道如同猩红闪电的魅影在公路上疾驰着,而在它的身后,一个个火红色的球体以比魅影稍逊一些的速度轰击在它前面不远处的地面上,将它前进的道路轰出一个个巨大的深坑。其中一些甚至是直接瞄准了魅影,只是被其灵敏了躲开,砸在地面上溅起一阵碎石。

不仅如此,还有不少深蓝色的冰墙从地面上伸了出来,意图挡住魅影的前进。只是那道魅影根本就不鸟那些冰墙,直接将其撞碎后又继续飞奔而去。

也就是说,这辆跑车在这条越来越长的公路上与不知名的敌人展开了一场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障碍追逐赛,而他们则是这场比赛的被追逐者。

“该死——”再次躲开了火球的轰击,神经紧绷的林姬如的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双手也因为长时间的快速反应而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怎么这段路没完没了了?而且这地上的坑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不好躲了啊!”

“……停车吧。”

“欸?”

面对惊讶地看过来的林姬如,歌秋莎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我说了停车,再这样开下去是没有意义的。他们为了把我们困在这里布下了结界,不管怎么跑我们都是冲不出去的。”

“……嗯,我知道了。”

听从歌秋莎的指令,林姬如踩下了刹车,在制造出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与数条漆黑的刹车印的同时,跑车停了下来。而就在跑车开始刹车的时候,来自天空的攻击也停了下来,一直以来的冰墙也在此时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嗯哼,看来他们是要谈一谈吗?”

“不。恐怕是看到你这个普通人在,所以才打算谈一谈。”“估计他们是以为我把你当做人质了,所以才不敢出手太重。”

“哈?这还叫出手不重吗?”林姬如看了一眼地上的坑洞,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这一发火球下来估计我连尸首都没了。”

“倒没那么夸张,顶多是少胳膊少腿,然后失血致死罢了。”

“喂这更加恐怖了好不好!”

“别说话,他们来了。”

正如歌秋莎所说,他们的前方不远处忽然浮现出两个一红一蓝的小型魔法阵。

林姬如下意识地踏出了一步,将脸色忽然变得古怪的歌秋莎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面前的魔法阵。

随着光芒一闪而过,两道人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首先是从红色魔法阵中走出的男人,一头黑色的长发被一条橡皮筋扎成一条小辫子,垂在脑后。身上穿着一件纯色无的休闲上衣,下身则是一条纯黑色的弹力运动裤,再配合上脚上一双纯白色的跑鞋,简直就像是一个晨跑路过此地的路人型跑者。

而站在那男子身边的则是一名女子,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与那一头冰蓝色的柔顺长发无比般配。精致的脸容面无表情,秀气的剑眉为其淡雅的气质添上一丝英气,一双淡蓝色的眼眸散发着拒人门外的寒冷。而她的手上,则是拿着一把由冰组成的寒冰之剑散发着渗人的寒气,让林姬如不得不怀疑她身边的那个休闲男会不会被冻坏。

而他们的身上各自散发着与刚才的袭击类似的魔力波动,那么这两个人的身份就很明显了。那个一身休闲装的男子就是刚刚用火球砸他们的人,而旁边的冰山系女子就是用冰墙试图阻挡他们的人。

‘林姬如,这两个人是圣银级的强者,要小心点。’

‘嗯?这个声音……是歌秋莎吗?’

‘是我。’脑海里再次响起歌秋莎的声音,而身后的歌秋莎则是拉了一下他的衣摆,‘这是精神通信,相当于你们的无线电。’

‘原来如此,还挺方便的。话说,你刚才说那两个人是圣银级,确定吗?’

‘确定。那个红衣服的男人,我曾经和他交过手,是一个圣银级的火系魔法师。而旁边那个女的我没见过,不过从刚才的冰墙和她身上的魔力气息来看,应该也是圣银级。’

“喂喂,那边的魔族。”忽然,那个一身休闲装的男子忽然说道,“我该说,不愧是魔族吗?真没想到你们魔族不择手段,居然拿一个普通人来做人质了。”

‘你看,他们还真的把你当成了普通人了。’脑海里歌秋莎的声音稍显无奈,‘而且还真的认为我把你当作人质了。’

‘看来是这样没错。’林姬如稍微思索了一下,然后想道,‘歌秋莎,接下来先让我来和他们交涉一下吧。’

‘哦?你有什么办法吗?’

‘不……先稍微交流一下吧。’

“魔族?你们在说什么?”林姬如假装天真地说道,“话说你们刚刚的那个,是魔法吗?好像很厉害啊!”

“哦,那边的小兄弟。我奉劝你一句,你最好快快离开你身后的那只小萝莉,她可是很危险的。”

小萝莉吗……你可是戳到了她的痛点了啊……

感受到抓着衣摆的小手越来越大力,林姬如暗暗地苦笑了一下。

“很危险?那有你们危险吗?你们往我的车子上丢火球,难道就不怕会打死我吗?”

“小兄弟,你可知道你身后的小萝莉是什么吗?她可是非常可怕的恶魔,可怕到可以在一瞬间杀死你哦!”

“嗯,所以呢?”

“哦?”休闲男看着一脸不在乎的林姬如,脸上也露出了有趣的表情,“看来你是知道她是恶魔,那应该知道她是怎样的存在吧?如果不在她恢复过来之前把她封印或者杀死的话,你会死的哦。不仅如此,这个城市里的人也会死掉的哦。”

“那你们呢?”

“欸?”

“看看你们四周吧!”林姬如伸出手,指着变得坑坑洼洼的公路,又指了指旁边被破坏得乱七八糟的土地,“难道你们就不危险吗?就凭你们刚才的神奇力量,你们也能杀死这座城市的人类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们刚才的行为和你们现在说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听着,小兄弟。如果你不让开的话,你身后的恶魔就会逃跑。而等她完全恢复过后她就会回来复仇。那到时候,那些死掉的人的罪,就全都落在你的头上了。你,承担得起这份罪孽么?”

“抱歉呐,虽然你们说得我身后的萝莉有多么多么的危险,可是你们还是说不动我。因为我知道的,她才不屑于复仇。”回想起以前在马车上看到那张带着微笑的睡脸,林姬如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而且,我可是看到过你们看不到的,她不危险的一面。”

“比起她来说,你们,才更像是那更加危险的存在。”

“这个笨蛋……”

歌秋莎用所有人都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她似乎感觉到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

似乎是对于两人的对话有些不耐烦,身旁的冰山女紧了紧手中的冰剑,向着林姬如等人走了过去。

“喂等下,他……唔唔!”

冰山女举起了手,打断了休闲男的话。随后她举起了手中的冰剑,指向林姬如。

“阻挡我们者,杀无赦!”

“哈……果然吗,动漫和小说里的那些什么嘴炮果然都是假的。”林姬如扭动了一下脖子,摆出了迎敌姿态,“既然你们要战,那么,我随时奉陪!”

“……”

冰山女沉默不语,静静地站在原地,似乎被这个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的人的回答给惊到了。

随后,她动了。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咻——”

她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见,眨眼间,她便跨越了二十米的距离,举着手中的冰剑,向着林姬如劈头盖脸地砍了下来!

虽然她的速度很快,但是有个人速度比她更快!

“噹!”

“!!”

冰山女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子,明明她刚刚看到他什么都没做,可是当她将手中的剑挥下的时候,这个男子就忽然从他的背后拿出了一把漆黑的匕首,挡住了她的冰剑。而那把匕首上闪烁着点点星芒让她隐隐约约之间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唔……力气,挺大的嘛,和那个女人有得一拼……不对,或许比那个女人还要强一点。”林姬如一边吃力地架着少女的冰剑,一边假装很轻松地说道,“但是要想杀掉我,还早还早~”

战斗,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