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姜北乔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来,“你说什么,我怀孕了?”

护士猛点头,说道:“对,您怀孕了,恭喜您!”

姜北乔直接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怀孕。小昊这一个孩子都够她焦头烂额了,现在又怀孕了算怎么回事?

厉连城一言不发,起身走到护士身边,一把拿过化验单,仔细的盯着那张纸看了又看。

半晌,他回头看向姜北乔,似乎不敢相信,又问她:“你……你真的怀孕了?”

“不知道!”姜北乔没好气的躺下蒙上被子。

厉连城又看了一遍化验单的结果,他几乎要笑出来了,但是在护士面前,不想高兴的那么明显。

“你先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厉连城盯着护士走出去,等门被关上,他两步走到姜北乔身边,掀开她的被子,笑着说道:“你真的怀孕了,真的怀了我的孩子!”

姜北乔又把被子盖到脸上,瓮声瓮气地说:“有什么好高兴的,又不是第一次怀你的孩子。”

这个话题让气氛瞬间低沉下来,厉连城半分钟都没说话。

姜北乔有些后悔,他好不容易这么高兴,自己为什么要提这个?

可是她的孩子小昊还受白血病的折磨,小昊明明也是她和厉连城的孩子,怎么就得不到他的爱呢?

“你之前怀孕我不知道,一直没能陪在你身边。这次我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厉连城轻轻掀开姜北乔的被子,“阿乔,你有我的孩子,我是真的高兴。”

姜北乔转过身,把手覆在厉连城的手背上,轻声说:“你高兴就好。”

厉连城看不出姜北乔神情有异,躺下去抱住她,轻拍她的后背,说道:“你要注意身体,我要你生下这个孩子。”

姜北乔闭上眼睛,不说话,只是点头。

她知道,厉连城这是在粉饰太平,彼此心里都很清楚,他们之间有一道鸿沟。

跨不过去的鸿沟。

姜北乔隐隐有些担心,她又怀了厉连城的孩子,又该怎么离开她呢?

厉连城陪姜北乔在家休息了几天,连下床去厕所厉连城都要扶着她,至于吃饭更是给她端到床上吃。

姜北乔受不了这种什么都被人伺候的生活,确定自己没什么事后,向厉连城提出要回公司上班。

原本厉连城是不答应的,但是家庭医生提出应该让姜北乔有适当的锻炼,不然对孩子大人都不好。

所以厉连城才勉强答应下来,不过他提前和公司主管说好,不给姜北乔派特别重的工作。

第二天早上,姜北乔为了庆祝自己“重获自由”,早早起床穿好衣服,就等厉连城带她去公司。

这几天因为厉连城的要求,她都没有下过楼,这次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下楼了。

但是姜北乔刚走到楼梯口,厉连城忽然叫住她:“等下。”

“怎么了?”

厉连城两步走到姜北乔身边直接将她抱起,“我怕你摔倒,所以以后上下楼梯,我都抱着你。”

姜北乔瞪大眼睛,“我不同意!这样会被他们当做神经病的!我只是怀孕,不是骨折……”

“别吵。”厉连城只用了两个字就讲将姜北乔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嘴里。

管家看着先生将夫人抱下来,忍不住想笑,不过碍于情面厉连城的脾气,只好忍住了。

“先生,太太,早餐备好了,您二位慢用。”

姜北乔本想赌气不吃,但是她现在妊娠反应严重,不吃饭会特别饿,所以只好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厉连城则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慢条斯理的吃自己的早餐。

直到公司门口,厉连城都是把姜北乔抱下车的。

顿时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尤其是两个前台,眼睛都看直了。

明明之前姜北乔不雅视频被传的沸沸扬扬,就算厉连城不和她分手,可是也不能比以前更惯着她吧?

姜北乔感受着大家向她投来的各种目光,无可奈何的把脸埋在厉连城的胸前。

而早就等在厉连城公司门口的安夏,亲眼看到厉连城把姜北乔抱下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锤了几下方向盘。

她咬牙愣了半晌,而后红着眼圈把那支录音笔从包里拿出来。

“姜北乔,我看你还能幸福多久!”

之前安夏经常出入厉氏公司,所以这次她进去前台也没敢说什么,直接让她进去了。

安夏早就打听好姜北乔的办公室在几层,于是直接按下她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厉氏职员都认识安夏,所以没太在意她进了姜北乔的办公室。

姜北乔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安夏猜厉连城一定是将她带到他的办公室了。

一想到他们两个卿卿我我的样子,安夏就嫉妒的发抖。

明明连城哥哥是她的,现在却对姜北乔那个贱人那么好……

想到这里,安夏把录音笔直接放在了姜北乔的办公桌上。

她就是要挑衅姜北乔,就算姜北乔不离开厉连城,也让她不得安宁。

“厉连城,我真的不想在你的办公室,你让我回去吧,算我拜托你了!”

在姜北乔第六次提出要回她办公室的时候,厉连城终于同意。

“既然你想回去,那你可以回去待一会儿,不过我希望你回来,我要保证你在我视线之内。”

姜北乔才不管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迈开腿快步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姜北乔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终于能自己待一会儿了。

因为妊娠反应,姜北乔刚坐下就觉得特别困,她抵挡不住困意,披上衣服就沉沉的睡着了。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外面格子间里的人都忙忙碌碌,姜北乔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姜北乔随手拿起一支笔想写点什么,却忽然发现这是一只录音笔。

她下意识的按下播放键,厉正宇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随后是厉连城的声音:“我做什么还需要和你汇报吗?”

“不需要,我只是希望大哥不要做对不起乔乔的事……”

对不起?

姜北乔呼吸一滞,接下来,她就听到了安夏娇滴滴的声音:“连城哥哥,你真坏。”

录音笔反复播着这些话,而姜北乔的眼泪滴落在录音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