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着房间找了一圈阮梦梦最终在浴室门口找到了顾向寒,他刚洗完澡从里面走了出来,头发上还在滴水。

对上阮梦梦视线的时候顾向寒显然愣了一下,似乎无法反应过来没什么她会起这么早,“醒了,这么早?”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阮梦梦撇了撇嘴,似乎想为自己的早起进行一番辩解,但很快她想起来自己找顾向寒是为了什么。

她嫌弃地摆了摆手,刷的伸出自己的手,将那张合照展现在了顾向寒的面前,“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充满火药味的语气听得顾向寒一头雾水,他低下头顺着阮梦梦出示的手机屏幕看了过来,在看清上面的画面后狭长双眸中的瞳孔骤然紧缩。

“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重新将视线放在了阮梦梦身上,顾向寒声音冷硬地问道。

阮梦梦从鼻翼间挤出一道不屑的哼声,别开头不愿去和他继续对视,“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我还问你干什么。”

“这图片是假的。”她的无视让顾向寒心中一沉,虽然她来问他事情的真相证明了她还不算太笨轻信他人,但这幅态度还叫人不爽。

心情变糟的顾向寒不再迟疑下去,直接说出了图片是假的事实,“我没有和任何女人去过海滩,更不可能会有这张图。”

“好,我相信你。”

得到满意回答的阮梦梦转身离开了顾向寒的面前,看都不看他一眼只留给了他一个僵硬的背影。

沉着一张脸的顾向寒挥拳打在了浴室的门框上,下定决心要去彻查此事,他要知道是谁做出这种事来挑拨他和阮梦梦的关系。

等查出来之后,绝不会轻易放过那人。

打定主意之后,顾向寒匆忙换好衣服拿上车钥匙向着公司的方向赶了过去。

回到自己房间里的阮梦梦趴在窗前,目送顾向寒的越野离开了这里唇畔勾起一抹满意的微笑。

她敢打包票,顾向寒绝对是去查这件事去了,她也很生气那个合成这张照片的人,到底是谁如此的别有用心?

如果不是她足够理智,换成其他人在头脑被冲昏的情况下恐怕早就会和顾向寒闹僵。

现在她只希望早点查明真相。

又在窗前眺望了片刻阮梦梦走到苹果沙发前坐了进去,拿着顾向寒给自己的书翻阅学习了起来。

与此同时赶往公司的顾向寒大步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脸阴沉凶狠的神情吓坏了跟随过来的林助理。

“总裁,您有什么吩咐?”站在顾向寒办公桌前的林助理擦了把头上的冷汗战战兢兢问道。

总裁这表情一看就是生气了,还是非常生气的那种,希望不是因为他们这些员工的原因。

“马上去给我查这图片的来历。”顾向寒把有着从阮梦梦那儿要来的合成照片手机摔倒桌子上,林助理探过身一看,也是脸色大变。

他身为顾总裁的贴身特助对总裁的行动可以用了如指掌来形容,包括总裁的私事,以他对总裁的了解这种照片里的事绝对不可能发生。

所以,这张照片必然是电脑合成的。

莫非这张照片被总裁家里的小姐姐看到了?

林助理瞬间想到了这个可能,心头一凛,立马拿起手机,领命退下,“总裁您放心,交给我就行。”

“嗯,限你在两个小时内给我查出来。”顾向寒从不怀疑这个特助的办事能力,说了两个小时绝不会超过一秒。

果不其然,一个半小时后他收到了林助理的邮件,阅览完邮件中的内容后,顾向寒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大步流星地赶往家的方向。

大力关上的总裁办公室房门留下了一阵颤动,没有黑屏的电脑上可以看到,合成这张照片的主谋,是夏梦。

他早就该想到了!除了夏梦,不会有第二个人做出这种事!

回去的路上顾向寒一路飙车,到家之后他接到了林助理的电话,告诉他已经派人教训过了照片事件的始作俑者。

当然没有痛下黑手,顾向寒吩咐过林助理不能将夏梦教训的太过火,毕竟那女人跟阮梦梦是朋友。

去特么的朋友,天底下哪儿有朋友会做出这种事来?

结束了跟林助理的通话,顾向寒脚步匆匆地进了屋来到了阮梦梦的房间里,在推门而入前没忘敲门。

这一次他没有获得阮梦梦的允许就擅自打开了她房间的门,在看到阮梦梦正坐在沙发上乖巧看书时,他那饱含了狠厉的目光稍稍柔和了下来。

“我回来了。”顾向寒动了动唇,轻声说道。

早在门把手转动的时候阮梦梦就知道是顾向寒回来了,她合上了手中的书,抬头看向他,对他咧嘴一笑,“欢迎欢迎!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如此直白的话听得顾向寒心头一愣,想起是夏梦做了这件事,顾向寒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提起真相。

若是梦梦知道了做这件事的人是她的朋友,一定会伤心吧。

但长痛不如短痛,顾向寒最终仍旧决定,提醒阮梦梦小心夏梦这个人,“已经解决了。过去的事我们不要去管,梦梦,你一定要小心你那个叫夏梦的朋友,这件事……和她有点关系。”

可说到底顾向寒是舍不得见阮梦梦难过的,所以他只是简单的提醒了她一下,就算这样,阮梦梦还是生气了。

第二次了!

这是顾向寒第二次提醒她,小心夏梦。

“不可能,她……夏梦她不是这种人!”阮梦梦还在护着夏梦替她说话,在她心中,夏梦确实有些小缺点,但总的来说还是个不错的朋友。

她这番举动气的顾向寒难以忍受地说了几句重话,“你这孩子,夏梦是什么人你难道没有感觉出来?这么大了还分辨出好坏不成?是不是该给你配副眼镜,让你看清楚一个人到底安了什么心!”

“顾向寒!你太过分了!”

一连串不留情面的话直接伤到了阮梦梦的心,她不敢相信,向来对自己宠爱有加的顾向寒会说出这么难听的话。

什么叫配副眼镜,嘲讽人也不带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