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一大早,秦善淑与杨真便一同带着行礼去往了儒学山庄,路上秦善淑千叮万嘱定制了不少规矩,毕竟这里是最后的安心之所了,要是杨真在坏了事她们可就又要流浪去了。

山庄门口接应她们的是一脸嫌弃的洛坎,但受于三皇子的命令他有不得不过来带路,秦善淑自然也知道洛坎对她的看法,但寄居他人屋檐下她也不得不忍受。

带领着秦善淑他们去往了小木屋后洛坎就迅速走开了,屋内桌上已经摆好了丫鬟服,而隔壁房间杨真的屋内倒是没啥仆人的服装,但真的是什么都没有,被子枕头什么的还要重新准备。

“杨真。”秦善淑换好丫鬟一副来到杨真房间给了他一两银子道“你自己下山去买些生活用品,我要去殿下那里报道了,记住不准买其它吃的东西知道吗!”

“好,好的!”杨真激动的接过了银子心里一闪而过的美食立马就被秦善淑的话给打消了。

“记住!不准乱花哦!”临走前秦善淑再次叮嘱道,在得到杨真的保证后才离开了。

山庄内的温度可以说是冬暖夏凉,虽然现在天气在一点一点转凉但临近中午烈日当头却还是有些热的,不过山庄内树木植被茂盛所以还很凉快。

秦善淑昨夜离开时三皇子只说让她假扮丫鬟然后今天到他房间报道,但是却没说要做些什么,秦善淑进入房间没有看到一个人的身影又不知道去哪找三皇子只能无聊的在房间内呆着了。

过了没多久,三皇子便带着洛坎回屋却看到了因为无聊坐在椅子上睡着的秦善淑。

“把她叫!醒!”三皇子见状故意着重最后两个字道。

洛坎接令后站到秦善淑面前随后深吸一口气大吼道“起!!床!!啦!!”

“呜哇!什么什么!地震了!”被吓醒了秦善淑整个人一屁股摔到了地上,在看到三皇子与洛坎后才尴尬了扶正自己头上的帷帽站起来行礼道“少爷。”

“你的帽子是什么情况?”三皇子看着秦善淑的帷帽道。

“这个……我因为一些原因长的很奇怪不想惊扰到少爷。”秦善淑解释道。

“你是说你的白发红瞳?”三皇子蔑笑道“天下何等怪事我没见过害怕你这区区怪异。”

“但,心里还是会很膈应吧……”秦善淑低下头道。

“那我下令,摘掉帷帽。”

“我……”

“这是命令!”

“是……”面对三皇子的强硬秦善淑只好听令摘下帷帽,毕竟她有求于人。

“嚯,尽管昨夜已经见过一次了,但再次见识到还是觉得很新奇。”三皇子兴致勃勃的看着秦善淑的白发与红瞳道。

“是,是很奇怪吧。”秦善淑道,不知何时开始,或许是藏于面纱之下太久了她竟然已经在慢慢介意她人对她外貌的看法了。

“是很奇怪,不过很美丽。”三皇子道。

“是嘛,谢谢殿下。”尽管秦善淑不确定对方说的是不是真话,但还是有些开心。

“咳嗯!”

“抱歉,少爷。”在三皇子的提醒下,秦善淑才注意到自己没有改口。

“水芹,倒茶。”三皇子道。

“啊,是。”秦善淑愣了一会儿才记起自己新的名字,过去为三皇子倒茶。

面对秦善淑递来的凉茶三皇子眉头紧皱道“去重新烧水泡茶。”

“是。”秦善淑内心有些不爽的回答着还是老老实实的烧水去了。

秦善淑走后三皇子叹了口气道“洛坎,等会儿你去好好教她礼仪,不然带出去都丢人。”

“是,属下明白。”

“好了,你过去吧,我要休息一会儿。”

“是。”洛坎说完便离开并关上了房门。

外面正在烧水的秦善淑正在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在靠近的洛坎。

“三皇子,三皇子。”秦善淑气愤的把火柴扔进火炉道“不就是凉水,还要我费时间重烧,烫死你个的龟孙!”

“你在说什么呢?”

“呀!洛,洛侍卫。”秦善淑被吓的惊呼了一声差点撞上火炉。

“你刚刚在说什么呢?”洛坎盯着秦善淑道。

“不,没啥,我是说劳动真快乐!”秦善淑假笑道。

“是吗?”洛坎半信半疑的看着她道“泡好茶来我房间,有些事情要交代给你。”

“是……您的房间实在?”

“少爷房间隔壁。”洛坎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看着远去的洛坎,秦善淑再次嘀咕道“虎落平原被犬欺,你也是仆人,得瑟啥!”

就这样,一会儿后秦善淑将重新泡好的茶送去了三皇子的房间,见三皇子正一手支在桌面上撑着自己的脑袋小憩后便小声的将开水倒进茶壶后就去了洛坎的房间。

“太慢了。”刚进房门,秦善淑就被臭脸样的洛坎给数落了一顿。

秦善淑没有回答,因为洛坎后面说的实在太烦人直接忽视了。

“别发呆!”注意到秦善淑已经许久没有反应后洛坎一击手刀砍在秦善淑的脑袋上道。

“好痛!”秦善淑痛呼道。

“活该!接下来我会把作为仆人还有的礼仪规范通通教给你,你给我好好学不要丢了少爷的脸。”

“礼仪?”秦善淑道。

“你什么意思?虽然你只是一介草民,但既然是少爷的仆人就不能丢了少爷的身份。”

“是是,我知道了。”秦善淑说着心里已经回想起来曾经大师兄逼着她学习礼仪的时光,那时候可真是痛苦啊,然而现在她又要学一边了。

“你的表情似乎很不愿意?”洛坎看着她道。

“不,那里会不愿意呢,为少爷争光是我的荣幸。”秦善淑皮笑肉不笑道。

“好,接下来就好好听。”

之后,洛坎几乎是把所有的重点都通通一股脑塞给了秦善淑,完全不给消化的时间,这就使得秦善淑经常会忘记某些重点。

“去给我倒杯茶。”洛坎算是开始检验成果道。

“是。”秦善淑说着转身去往了茶几那儿。

“不准背对主人,给我转过去面对我倒茶!”洛坎见秦善淑的后背立刻骂道。

“是!”秦善淑回答着,转到茶几另一侧面对洛坎拿起茶壶开始倒茶。

“给我把茶壶拿平缓一点,倒茶不准发出声音!”洛坎的骂声再次响起。

“是!”秦善淑耐心回答道。

倒好了茶,秦善淑端着茶来到洛坎面前递过去,但是洛坎却没有接,只是紧锁眉头一副即将火山爆发的样子。

“又,又怎么了?”秦善淑心里一寒道。

“你是打算让主人亲自伸手接你的茶杯是吗?”洛坎怒目瞪着她道。

“对不起,我忘了。”秦善淑终于回想起先前教的步骤,将茶放在洛坎身边的桌子上道。

“我说的时候你是不是完全没听!”洛坎愤怒道。

“听了啊,谁叫你一口气说这么多,我怎么可能记得住……”为了避免被骂,秦善淑只能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

“没什么。”

洛坎看着秦善淑越想越气,他很不明白三皇子为什么会给一个平民承诺,但是事已至此也不是他能改变的了,只能叹气道“今天就到这里了,你回去好好回顾一下 明天再来抽查。”

“是。”秦善淑听到这话终于解放了,刚转身打算离开又被洛坎臭骂了一顿。

“不准背对主人!”

“那我要这么离开啊?”秦善淑有些烦躁道。

“面对主人,小步后退离开,如果是房间就顺便关上房门。”

“知道了。”秦善淑强忍着不抱怨,听话的如洛坎所说小步后退离开房间并关上房门。

站在房门外,秦善淑深吸了一口气,一身轻松的感觉让她非常怀念,尽管从学习礼仪开始才过去一个半时辰。

秦善淑重新戴上帷帽回到了房间休息了一会儿就去隔壁查看杨真的情况,杨真此刻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这不由的就让秦善淑开始羡慕起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懂的杨真了,曾何几时她自己也拥有者这样的一段时光啊。

“醒醒。”秦善淑拍了拍杨真的脸道,回忆归回忆,晚饭还是要吃的。

“秦姐……”杨真揉着睡眼起身道。

“你一天干嘛去了,睡得这么死。”

“唔,我去在孝礼城找了些工作。”杨真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

“工作?”秦善淑帮着杨真穿衣服道。

“对啊,秦姐一路上不总是抱怨钱不够的问题吗,对了,这是剩下。”穿好衣服后秦善淑把床上毯子下面的找钱给秦善淑道“我没买其它吃的东西,真的!”

秦善淑看着杨真认真的样子不由的露出了微笑,杨真也已经从之前的傻小子开始变得成熟了啊。

“这些钱你留着当零花钱吧。”秦善淑微笑道。

“呃,可是……”杨真还想说些什么被秦善淑打断道。

“自己拿着,你也该自己学着管理自己了不是吗?”秦善淑说的一点也没错,毕竟她不可能一直都照顾在杨真的身边。

“嘿嘿,真的吗。”杨真拿着这些钱开心道。

“不过你可不能乱花哦,花完了就没了。”秦善淑叮嘱道。

“嗯嗯。”听到秦善淑的话后,杨真握紧了这些零钱,表情非常坚定。

“走吧,我们吃饭去吧。”秦善淑看着杨真的样子好笑道。

“好。”杨真说着便跟在了秦善淑的身后。

秦善淑走在前头,这个时间去吃饭的学生很多,几乎是经过的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看向秦善淑,毕竟身材妙曼的她再配上帷帽下神秘的容貌很容易吸引目光,说实话秦善淑有些怀疑这是能勾勒出女子身材的丫鬟服是不是三皇子故意给她准备的了。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秦善淑更在意的是她给三皇子当丫鬟,三皇子会不会给她发工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