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佛号,就如一缕钻出乌云的阳光,不单给此间带来了光亮,也带来了久违的温暖,将周围刺骨的冰寒消融驱散。

寒天云和小花只觉得身上骤然一暖,血液恢复流动,压抑难受的胸腹间猛地吐出一口浊气,心神猛然一凛,即将跪倒在地的身躯也重新挺直站起,没有在那意念的碾压下就此臣服。

不过,这一声佛号能够作用的范围有限,紧紧只是解除了寒天云两人的封冻,还有一丝飞出覆盖了远处颤抖不停的妖树新枝,对远方的那些生灵,只能爱莫能助。

而远处的六道光柱间,那黑色身影的模样却愈加凝实了。

甚至他身后开始出现一件巨大的黑色披风,遮蔽了东北方的天际,黑压压地如压城的黑云。

显然,这就是那声音所说的主神降临。

那六道光柱间的祭坛,才是他降临这方世界的真正通道。

至于之前的彩虹门,或许只是他对这方世界的试探,声东击西的诡诈之术罢了。

此时在捏碎了那东方阳晖老人的虚影后,他确定此间的防御已经极为脆弱,是以无视了红毛犼的存在,以这样的方式,真正降临这方无主的残界。

随着那披风在天际上猎猎起舞,那身影重新伸出了那双戴着黑色手套的大手,向着妖树的方向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然后他长长地吸了口气,艰涩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生命的美味,真是令人迷醉!“

随着他这拥抱的动作,天地间猛地出现了两片巨大的阴影,凡是在阴影内的生灵,全都无数晶莹剔透的丝线被抽离出来,向着高空汇聚成两股翠绿的光雾,飞快地向大手上缭绕而去。

“这是......剥夺生命力?”

寒天云心中骇然,知道要是让这亡灵之主真的降临在这方世界,恐怕他们和妖树,全都要被抽成干尸的。

在获得了那两股生命力的补充后,那黑影的模样愈加清晰了。

那是一个中年人的形象,可是巨大的斗篷遮住了他的面容,只露出一只巨大的鹰钩鼻,映射在天空中,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威压。

与此同时,以那六道光柱为中心,一股诡异的黑暗之力从大地上向着四周飞速蔓延,不过片刻间,便已追上了向着妖树奔袭而来的亡灵骑士。

有了这黑暗之力的加持,这些骑士身下的坐骑骤然轻盈,恐怖的煞气宛如实质,如一阵阴风般汹涌扑来。

更令人胆颤的,是那黑暗之力所到之处,所有的生灵都是瞬间干枯腐化,化成了一滩滩黑水,成为了那黑影的养分。

原本泥泞不堪的大地,也在这黑暗之力的侵蚀下,如同被滚烫的沥青熨烫,就此化成了一片乌黑的死地。

看着如此可怖的景象,寒天云和小花都是眼瞳疾缩,心中生出了浓浓的无力感。

对他们来说,这种层次的对决,就像是蚂蚁面对大象的践踏,很难有反击的可能。

特别是如此可怖的亡灵之力侵袭,要是来到脚下,他们的生机恐怕也会瞬间被抽干的。

“杀!”

而就在这时,那一排排的亡灵骑士已经冲到了十余丈前,喊杀声中举起了长枪,指向了三人。

“不好!”

寒天云来不及去想那黑暗之力的恐怖,只能将玉萧举到唇边,吹响了“滞灵篇”,先去阻挡一下这些亡灵骑士前进的脚步。

因为他同时也注意到,坐在地上的方寸神尼,已经双手合十念诵起了一段经文。

那段经文,即使他前世不懂佛法,却也大体听了出来,乃是流传极广的《地藏王本愿经》。

面对这些亡灵,寒天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比《地藏王本愿经》更有效的应对方法了。

毕竟地藏王菩萨本就发下了超度亡灵的大愿,显然对面前的局面有着至高无上的克制之力。

此时此刻,他只希望自己能给方寸神尼争取一些时间,让她将这部经文的威力完全展现出来,最好能够就此挡住亡灵之主的降临。

嘀哩哩......

随着他萧声的送出,那前排的亡灵骑士便像猛然撞在了一堵墙上,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

“咦?”

寒天云心头大喜,他发现自己这“滞灵篇”竟对这些亡灵骑士也有着极好的效果,甚至迟滞效果比对黑翼青蝠王时还要强。

如果说当初这“滞灵篇”对黑翼青蝠王迟滞了半秒,那么此时对这些亡灵骑士产生的效果,就快要达到一秒了。

更何况,这一道萧声,竟在对这些亡灵骑士时并非是单体攻击,而是将它们成排地挡住。

另外更让寒天云激动的,是这“滞灵篇”对那不断奔涌侵蚀而来的黑暗之力,似乎也产生了极强的克制效果。

因为那些亡灵脚下飞速蔓延而来的黑暗之力,在这萧声的阻挡下,竟猛然一滞后拉出了一个大大的半圆,向着两侧奔涌而去。

这就太强大了!

寒天云心中激动,口中却是不敢停顿,几乎是抽调起识海内的所有灵识,接二连三地吹奏出“滞灵篇”,向着亡灵骑士的方向不断送去。

一时间,这妖树前三四十丈远的位置,呈现出一幅怪异的画面。

一个吹奏玉萧的少年,竟凭一声声怪异的萧声,将一群煞气腾腾的亡灵骑士,生生地挡在了十余丈外。

一旁的方寸神尼眼中也不禁闪过一抹异色。

这个奇怪的少年,还真是给了她十足的惊奇。

在那雷电沼泽中,他不怕雷电的麻痹,将自己从沼泽间拖了出来,已经让她心中暗暗震惊,想不到此时,他竟还有这种独抗亡灵的手段。

也不知他究竟是什么人,竟生活在这片奇异的天地中。

方寸神尼心中虽然震撼,口中念诵的《地藏王本愿经》却是毫不停留。

只见她的身上渐渐发出一层明黄色的光芒,无数的愿力以她的身体为中心,开始渐渐汇聚了起来。

“咦?”

终于,这边的动静完全惊动了那直刺苍穹的黑色身影,他那幽深的眼眸再次一扫,向着这里投了下来。

在看到场间的寒天云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双眼一凝间,一道强大至极的意念,已如利箭般电射而来。

这一道意念宛如实质,比之先前令万物臣服时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同时,它的速度快到了极致,不过眨眼间已来到此间,向着寒天云头顶轰落。

如果让这意念击中,寒天云的识海,恐怕再无幸免的可能。

好在这时,只见方寸神尼身上的黄光一闪,已化成一尊菩萨的虚影,骤然挡在了寒天云的头顶。

这菩萨头戴毗卢冠,一手持锡杖,身上的袈裟红芒乍现,正是地藏王菩萨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