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复杂的情绪在席漠承的脸上一闪而过,席漠承有些不太自然的说:“没什么,只是告诉你,宋婶叫你吃晚餐。”

这句话实在是让人有些奇怪,一般都是宋婶来叫自己才对啊,顾晴想,今天席漠承是怎么了。

在悠长的走廊里,顾晴低着头跟在席漠承身后,从顾晴的房间到餐厅,大约要走两分钟,没办法,席家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就像是一座城堡一样,不仅有专门的宴会厅、健身房,还有酒窖、游泳池,更加夸张的是在后面还有一个网球场。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席漠承突然停下脚步,让身后跟着的顾晴差一点撞上席漠承。

“你今天,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吗?”席漠承突然问。

顾晴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席漠承似乎眉宇间闪过一丝失望,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

在席漠承转过身的那一瞬,顾晴却突然拉住了席漠承的手。

她做出了决定。

“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顾晴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和席漠承解释这件事的,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席漠承答应自己,放过薛家。

“你不会后悔吗?”席漠承问。

后悔?后悔什么呢?后悔自己拜托他放过薛家吗?顾晴笑了笑,没什么可后悔的,因为她觉得这样做值得。

薛家是否破产,和现在的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那栋别墅,对自己来说很重要。

而席漠承,他轻抚着顾晴的头发在她耳边说:“只要你开口,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而顾晴,没有抗拒席漠承的亲密,她靠在席漠承的胸口,就让自己任性一次,把自己的痛苦和脆弱,都展现在这个男人面前。

薛定海如愿以偿,拿回了公司,回到了曾经居住的大房子。

“爸爸,这次真的是顾晴求得席漠承吗?”薛原美问。

“算她还有点良心。”薛定海对顾晴没有任何的感激之情,他觉得这是顾晴应该做的。

薛原美则不仅不感激顾晴,反而对顾晴产生了强烈的嫉妒心,现在席漠承简直就把顾晴当个宝贝一样,顾晴有什么好的。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埋怨起薛定海,为什么还不早一点给自己制造机会让自己接触席漠承,自己比顾晴漂亮比顾晴聪明,只要自己能有机会,席漠承肯定会喜欢上自己的。

薛定海瞪了薛原美一眼,自己怎么知道那个顾晴命这么好,不过,说到底顾晴也算是自己的女儿,她和席漠承在一起,只要自己能好好把握,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乔枫告诉席漠承,关于薛家的问题已经处理好了。

“好,我我知道了。”席漠承靠在椅背上,这还是第一次,自己放过了别人。

只要是顾晴说的,自己就没有办法拒绝。

顾晴看着不情不愿的薛原美,他是来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的。

自己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承诺,让席漠承放过了薛家,那么属于自己的别墅,自己也应该拿回来了。

薛原美有些舍不得,那栋别墅位置不错,要是卖掉的话,能卖不少钱,现在就这样还给顾晴了,她有些不太乐意。

“你不要忘了,你妈死了以后,你和你弟弟都是我父亲照顾的,本来席漠承就是因为你才对付薛家,你现在还好意思和我们谈条件。”薛原美看着面前的顾晴,满脸不屑。

她心里对顾晴充满了羡慕和嫉妒,能够席漠承看上,那是海城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顾晴早就料到可能薛原美会变卦,她说:“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如果你不愿意把我的别墅还给我的话,那么,后果你自己承担,我能够说服席漠承放过你们,也能让他再重新让薛家破产。”

“顾晴,你不要欺人太甚!”薛原美气势汹汹的站起来,就如同一只斗鸡一样,浑身的羽毛都竖了起来。

欺人太甚?这句话从薛原美的口中说出来,不管怎么听都好像带着点讽刺,欺人太甚的难道不是她和薛定海吗?

既然薛原美不愿意履行承诺,那么顾晴也没办法,她站起来叹了口气:“我想下次我们再见面,你可能又要去别的地方住了。”

“你!”薛原美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又拿顾晴没办法,她只能在过户协议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走的时候,薛原美还不忘记撂下一句狠话:“我告诉你,离开了席漠承,你什么都不是!”

不管怎么样,自己终于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顾晴来到那栋别墅,往昔的回忆都浮现在自己眼前。

妈推开门,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还是自己小时候的样子。

原来,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自己不再是小孩子,而疼爱自己的母亲,也已经离开了。

但愿从此以后,自己的生活能够和薛家再也没有半点关系。

顾晴在厨房里有条不紊的切菜、下锅、翻炒,动作十分熟练,没办法,在薛家的时候,自己要做的家务比一般的佣人还要多,一次来换取一点可怜的生活费。

宋婶看的很心疼,和顾晴差不多大的孩子大部分还都很娇气,什么都不会做,顾晴却已经可以扛起生活的重担了。

席漠承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香味,随后系着围裙,穿着黑色女仆装的顾晴走了出来,把手上端着的菜放在桌子上。

虽然这些菜肴色香味俱全,但是在席漠承眼中,顾晴才是最“美味”的那一个。

今天顾晴亲自下厨,就是为了感谢一下席漠承,因为他自己才能顺利的把妈妈的遗物拿回来。

其实顾晴觉得这对席漠承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这是现阶段的自己唯一能为席漠承做的事情了。

顾晴的头发在脑后松松的扎了一个马尾,有几缕碎发落在锁骨处,比起吃饭,席漠承更加想要品尝一下顾晴的味道。

或许是因为席漠承的视线实在是太过炽热了,顾晴有些不好意思,她讪讪的对席漠承说:“我借用了一下厨房,要是味道不好,你不要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