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实琛肥胖的身子一瞬间变得灵活了许多,一手按着胸口,另一只手按着扶手,蹬蹬蹬的窜到了楚云瑶的面前。

咧着垂着唾液的大嘴,笑的见牙不见眼,吞咽着口水,视线仿佛黏在了楚云瑶身上一般。

楼下正吃饭喝酒的众人,见这幅情景,敢怒不敢言,纷纷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楚云瑶,叹息不已:

“不知哪家养的如此好看的闺女,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多好看的姑娘呀,竟然被这种人盯上了,今日怕是逃不过这呆霸王的手掌心了,可怜啊可怜。”

“谁让这人是封家的表亲呢,那封府的夫人护娘家护的紧,哪个敢招惹?”

“这女子看穿戴,家境应该也是不俗的,别说护卫了,何苦身边连个丫鬟都没跟着,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

......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跟着顾实琛的公子哥也有看眼力行事的。

追到顾实琛身后,压低了声音凑到他耳边,好意提醒道:“顾爷,听闻从锦城也过来了一些家眷,万一这女子果真是北方过来的,就不好了。”

顾实琛搓着双手,眯缝着细小的双眼,质问:“你见过北方女子有长得比南方女子还要纤细水灵的?”

公子哥摇头。

顾实琛一巴掌拍在他的头顶上:“你都没见过几个北方女子,在大爷面前瞎嚷嚷什么?”

公子哥委屈巴巴的开口:“我看这女子穿戴华贵,特别是她怀里抱着的那貂儿,也是个极品货色,家境怕是极好的......”

“能好的过封家?”顾实琛又一巴掌拍到他的天灵盖上:“少在大爷跟前灭他人志气长自己威风。”

公子哥:“......”

分明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好不好?

公子哥捂着脑袋,“顾爷,万一呢?”

“万一你个头。”顾实琛再一巴掌拍到他的脑袋上,终于将这家伙拍开了:“你见过家境极好的女子有独自出门的?

你见过家境极好的女子出现在这种地方,身边一个护卫一个丫鬟都没有的?”

那公子爷一听,连连点头:“顾爷说的极是。”

这南方的闺秀小姐富太太,出门动辄三五个奴仆跟随着,哪有独自一人到处乱跑的?

更何况,这女子脸上毫无惧意,似乎压根就不清楚遇到南城大名鼎鼎臭名昭着的呆霸王意味着什么,怕是压根就不是南方人。

充其量只是家里有些钱而已,权势肯定是没有的,否则,也不会毫无排场了。

“蠢货!”顾实琛一把将公子哥推开,“别坏了大爷的好事。”

那公子哥只得灰溜溜的下楼了。

顾实琛双手把着栏杆,站在楚云瑶面前:“小娘子,我找你找你好苦呀,各个房间都寻到了,怎么就没看到你,你倒是会藏人呢,这一上午到底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楚云瑶心中一凛,能在如此高档的客栈为所欲为的纨绔,怕是来路不小。

楚云瑶抚着怀里的小白,嗓音恢复了女子特有的清丽和柔美,淡声道:“让开。”

顾实琛听到美人儿跟自己说话了,骨头都快要酥了般,笑的越发猥琐了:“美人儿,大爷好不容易找到你,怎么舍得让开呢,跟大爷回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