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and match!Won by Japan Sanada & Akutsu!7-6!”

一个半小时过后,真田亚久津组合以艰难地打赢了比赛。下场后的俩人,体力明显已经透支。能赢,凭的是心底的那一丝对胜利的执着,最主要的还有一点点运气。在抢七局时,最后那一球原本会出界,却因为海风的关系,落在了场球内。

“做的不错。”平等院凤凰这般对走下场的真田弦一郎以及亚久津仁道。

另一边,澳大利亚队休息区里因为输掉了比赛,气氛明显有些凝重。就连观众席里,前来观看自家球队比赛的澳大利亚本国人,也是议论纷纷的。

“没想到我们竟然会输给对面两个国中生组合。”

“可不是。”

“看来这次霓虹队还真是匹黑马,来势汹汹呢。”

……

“啧,没用的废物!”J﹒J﹒高尔吉亚侧过头看向一旁正准备上场的双打一组合,冷冷地开口道,“双打一的你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我们会完全按照诺亚的指示行动的!”留着长刘海,国中二年级的米鲁克﹒米尔曼眯着眼回应道。

“小组预选赛B组第二场,澳大利亚VS霓虹双打一的比赛正式开始。”

“那两个人没问题吧?”双打一比赛,霓虹队这边派出的是冰帝学园的“天才”忍足侑士以及立海大的“欺诈师”仁王雅治。

看着球场边正在做最后调整的俩人,不二周助则侧过头看向了身旁的迹部景吾,突然眯着眼笑道:“想不到小~景~也被雅治抛弃了呐~”

“啊恩?”迹部景吾挑眉看向不二周助,但身体一瞬间还是有些僵硬。

“不晓得拥有‘幻影’的仁王这一次会幻影成谁?”相信这个问题,是但凡对仁王雅治有所了解的小伙伴们都比较好奇的地方。

率先拿到发球机会的是那个米鲁克﹒米尔曼,一上来便是个速度极快的“超光速粒子”发球。

“速度挺快的,完全不像是国中生能打出来的高速球!”入江奏多比较中肯的点评道,“澳大利亚队的发球在诸多赛事上都相当有名,只是没想到区区国中生就能打出足以匹敌越智的‘马赫发球’。”

当然,若只是单论球速,越智月光的“马赫发球”还要更快一些。

“看来这次风格逆转了,澳大利亚这是想用攻击性的双打一口气拿下比赛了。”平等院凤凰望着球场上,澳大利亚那头已经凭借着那个“超光速粒子”发球连下三球。

“哎?仁王前辈打算退到界外反击吗?”切原赤也瞪大了眼睛好奇地问道。

随着切原赤也的声音落下,球场上,仁王雅治果然纵身跃起,接住了对面澳大利亚的选手米鲁克﹒米尔曼那个“超光速粒子”发球,可惜反击回去的那颗黄绿色小球转眼被另一位澳大利亚选择马克﹒麦克格雷戈给扣杀了回来。

“Game won by Australia!1-0!Change ends!”

伴随着裁判宣布比分,是全场顿时响起的那整齐的歌唱澳大利亚国歌的声音:“前进!美丽的澳大利亚……前进!美丽的澳大利亚……”

“啧!”站在发球区的仁王雅治那苍白的没有多少血色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真的好奇怪啊,雅治为什么没有用‘幻影’?”没用幻影也就是罢了,连那些个已经掌握了的得意技能都没怎么用,这就很有问题了。对于丸井文太而言,仁王雅治可不单单只是朝夕相处了两年多的网球部的队友,还是同班兼同桌。

“难得看到雅治那般严肃,还真是好生不习惯呐,小~景~”

灵光一闪的功夫,吹着泡泡糖的丸井文太试探性地呼唤了一声:“雅治?!”

迹部景吾瞥了一眼丸井文太,将注意力转向了球场上。丸井文太见此,瞬间了然怎么回事了。

球场上一脸严肃表情的仁王雅治将手里的网球高高地抛向半空,随后用力挥拍将球击打了出去。那个黄绿色小球从守在拦网前的忍足侑士身边擦过,越过拦网后,重重地砸在澳大利亚队这边的球场前半区。

已经意识到澳大利亚队这一次打算利用高速发球来终结比赛的忍足侑士,在球被快速回击回来的瞬间,便及时做出了反应。高速球什么的,冰帝学园里有个会打高速球的乖宝宝凤长太郎在。

凤长太郎经过U—17训练营地系统训练后,那得意技“瞬间式发球”的最高速度据说已经突破了250km/h。所以……现在虽说暂且没办法接住那个“超光速粒子”发球,并不代表着拿其他高速球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霓虹队休息区这边,高中生前辈如何看待正在球场上酣战的仁王雅治迟迟不用“幻影”暂且不得而知,反正国中生这边,“神魔双孖”打从一开始便发现了不对劲,随着比赛继续,其他人或多或少瞧出了一些端倪来。除了切原赤也以及远山金太郎外。

毕竟立海大那位“欺诈师”先生,即便不用“幻影”,对于其他选手的得意技也掌握了不少。

此时正在酒店观看比赛的柳生比吕士推了一把鼻梁上的眼镜,望着巨大的电视显示屏里那抹熟悉的纤瘦身影,嘴角微翘,轻笑道:“球场上的‘欺诈师’吗?”

“Game won by Japan Niou & Oshitari!3-3!”场上的比分再次战成了平局。对这一结果,J﹒J﹒高尔吉亚甚是不满意。

喂!你们的看家本领就是快攻……竟然慢悠悠的让对方拿下三局?!

之后的比赛呈现胶着之态,仁王雅治跟忍足侑士虽说暂且对米鲁克﹒米尔曼那个“超超光速粒子”没办法。只要是米鲁克﹒米尔曼的发球局,澳大利亚队可以凭借着四个ACE球直接拿下,问题双打比赛选手发球每四局一个轮回。

六局过后,双方各自保住了自己的发球局。即便一不小心丢掉了发球局,下一局又将对方的发球局给破了,追回了比分。

“Game won by Australia!4-3!Change ends!”

……

“Game won by Japan Niou & Oshitari!4-4!”

……

“Game won by Australia!5-4!Change ends!”

……

“Game won by Japan Niou & Oshitari!5-5!”

当收音机里再次传出打成平局的消息,把.玩着国际象棋的诺亚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手中的棋子,眉头紧皱在了一起:“真的好奇怪啊,球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再一次感觉到跟自己所推测的结果截然不同的诺亚着实有点想不明白。虽然从收音机里获取到的最新比赛情况,澳大利亚队已经“6-5”领先,拿到了赛点,可这第十二局却迟迟没能拿下。

球场上,忍足侑士一个漂亮的向左滑行,半躬着身将球高高地挑起。对面的马克﹒麦克格雷戈果然如忍足侑士预料那般,回赠了一个扣杀球。只是……他们难道不知道,在忍足侑士面前打扣杀球是非(直)常(接)危(送)险(分)的行为么?

果不其然,一个漂亮的“棕熊落网”,那颗黄绿色小球被成功回击了回去。

“40-40 Deuce!Japan领先!”

“仁王看起来很累啊。”几乎在现场观看比赛的所有人都会这般认为,毕竟那气喘吁吁的样子骗不了人,而之前的比赛负责进攻的主要也是仁王雅治。

可事实当真如此么?

当同样满头大汗的米鲁克﹒米尔曼奋力挥拍,想用高速球结束比赛时,看起来非常累的仁王雅治竟然还有体力将球回击回来,而且瞧着那力量根本就不像是体力已经透支样子。

怎,怎么回事?!

“噗哩~那小子……原本就最擅长持久战!”站在场边观看比赛的“迹部景吾”可算收回了“幻影”效果,而球场上因为击球的动作幅度过大,“仁王雅治”头上所戴的银白色假发一不小心就掉了。

“Game won by Japan Niou & Oshitari!6-6!”

“啊恩,这不是本大爷最喜欢的抢七决胜局嘛。”迹部景吾抚上了眼角下的泪痣,带着一贯傲慢的咏叹调语调,开口道。

“所以……从一开始就是迹部跟忍足组合进行双打一?!”

“有必要这么多此一举么?”不仅观众席跟澳大利亚那边的休息区里对这一变化诧异的很,就连霓虹队这边貌似多少也有些不解。想来也是,对战澳大利亚队,不管是仁王雅治还是迹部景吾,其实在此之前都不曾比赛过,可以说都是第一次。这般怎么看都有点多此一举。

隐约猜到了其中缘由的入江奏多笑道:“迹部……说不定是在跟其他什么人战斗……也说不准。”

“什么意思?!”这下大家越发云里雾里了。

“听说澳大利亚队之所以能在第一场比赛里打赢排名No.2的瑞士队,是因为背后有个天才军师诺亚在出谋划策。”幸村精市不紧不慢地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