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何掌柜走过来,楼锦琪微红的脸膛立刻笑起来:“呦,何大掌柜亲自过来?必定是来找我爹和我大哥喝酒的吧,来来来,我先敬大掌柜一杯!”

何掌柜赶紧推却道:“堂少爷且先等等,我是奉了老爷的话特地过来找少爷的,老爷那边还在书房等着少爷过去呢,待我先找着少爷传了话,回头再过来陪堂少爷喝酒。”

楼锦琪听闻是大伯父找楼嘉钰,眼睛里暗芒一闪,脸上却是一脸疑惑:“这么热闹的日子,大伯父不过来陪诸位大掌柜喝酒,怎么突然叫大哥去书房,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要跟大哥说么?”

何掌柜自然不会把楼老爷的话说给楼锦琪听,只推说不知,便往楼夫人那桌走了过去。

还没走近,就看见楼嘉钰坐在楼夫人身边,正陪着楼夫人边说笑边看戏。

何掌柜走过去的时候,楼嘉钰转过身给楼夫人取点心,正巧看见了他。

“何掌柜,你怎么过来了?”楼嘉钰起身迎了过来。

虽说何掌柜是跟着楼老爷身边多年的大掌柜,楼家又是商户,府内规矩并不比官宦侯门严格,他寻常来府中找楼老爷时也常见着楼夫人。

可毕竟今日这边宴席上还有楼家别的女眷,何掌柜觉得能回避还是回避的好。

看见楼嘉钰走出宴席,何掌柜便站住了脚。

打量周围没人,何掌柜皱着眉头低声道:“老爷叫你去内书房呢。”

楼嘉钰有些意外,问道:“现在?”

何掌柜点头:“嗯,就是现在,老爷也不知为何,此刻气儿有点不顺,你见了他可当心着些。”

楼嘉钰听闻父亲叫他,便不敢耽搁,赶紧往后院内书房走,边走边问:“知不知道老爷是为何事叫我?”

“老爷大概知道少爷在外头有心仪的姑娘了,刚才叫我过去问话就是为这个,不过老爷尚不知道少爷喜欢的人是叶姑娘,我也没说。”

何掌柜实话实说,其实论亲疏,虽然他跟着楼老爷的时日更久,但其实他跟楼嘉钰感情更好些。

楼嘉钰一听就停住了脚步,蹙着一对英眉问:“这是谁跟老爷说的?”

何掌柜摇头:“我哪儿敢问这个啊,不过老爷手里有那张药方子。”

“方子?什么方子?”楼嘉钰有点懵。

何掌柜瘪了瘪嘴,无奈道:“就是,你帮叶姑娘找的那个,医那个病的方子,你当时不是还让店里的张大夫给看过么?你都忘啦?”

哎,原以为楼少爷是个多情有责任心的好男儿,既然已经跟人家姑娘好了,就势必会负责到底。

却没想到他自己干过的事儿,过后转眼就忘了。这话要是让叶姑娘听见了,可得多伤心呢。

楼嘉钰被这么一提,也想起了那张药方子,却仍是一脸不解:“那药方子我爹知道就知道呗,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我以前也没少帮人找药方子啊。”

何掌柜彻底无语了,真不晓得他的大少爷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这帮别人找,跟给自己的人用,这能一样么?

不过这些肚子里的话何掌柜肯定不能跟楼嘉钰明说的,只摇头道:“反正老爷知道这事儿了,此刻正生气呢,你去书房见着老爷知道啦。”

楼嘉钰虽仍是不解,不过俩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内书房门口,楼嘉钰只得先进去再说。

早有仆人向书房内的楼世奇禀明了,待楼嘉钰走近时,仆人轻轻替他推开了门,待他进去后,又将门轻轻带上。

房内只剩父子二人。

书房内静悄悄的,楼嘉钰走到楼老爷的书桌前,看着低头正翻看账簿的楼世奇,躬身恭敬道:“不知父亲叫孩儿过来,是有何事?”

“啪!”楼老爷狠狠合上账簿,抬眼看向楼嘉钰的目光中满是怒色。

“你这小畜生,做出这等丑事,还有脸问我叫你过来是为什么!”说完,一张纸直接甩到了楼嘉钰脸上。

没头没脑地被父亲劈头盖脸骂了一顿,楼嘉钰只皱了下眉却并没恼。

从小到大他没少挨父亲骂,脸皮是早磨出来了,不过眼下他更好奇的是,自己到底为啥挨骂。

附身将拍在自己脸上的那张纸从地上捡起来,楼嘉钰匆匆扫了一眼,正是刚才何掌柜跟自己提到的,他帮叶翕音找的那张药方。

将药方拿在手里,楼嘉钰不解地抬起头看向楼世奇:“父亲生气是为这张方子么?”

楼嘉钰这幅不解的表情,看在楼世奇眼里,这分明就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想到这小子干出那么缺德的事儿,居然还在自己面前装,楼世奇一肚子火就蹭蹭地往脑门子上涌。

猛然起身,楼世奇指着楼嘉钰的鼻尖骂道:“我辛辛苦苦半辈子,挣出这么大一份家业,为的是光耀楼家的门楣,可不是给你这小畜生肆意挥霍,干那龌蹉之事做资本的。”

“你在外头祸害了人家女子,居然连一点羞耻心都没有,还在为父面前还装正经。我今日若不好生教训你这个不长进的东西,我楼家往后还如何能安生的了?别说光耀门庭,我百年之后,都没脸去见楼家的祖宗!你个小畜生……”

楼世奇话没说完,已伸手抄起旁边一根中间缠了红线的大棍,照着楼嘉钰身上就狠狠打了下去。

楼嘉钰还完全没弄清状况,见父亲手里拿着的竟然是家法杖,便知这必定是早预备好了要揍自己的。

只是话还没明白,这揍可不能白挨。

眼看棒子朝着自己挥下来,楼嘉钰身子轻盈一闪便轻松躲了过去,顺带扶住用力过猛,险些闪着老腰的楼世奇。

“孩儿到底做错了什么,就算您此刻要打死孩儿,也该让孩儿做个冤死鬼吧?”楼嘉钰只觉自己被打的莫名其妙。

他怎么越听父亲说的越糊涂呢?

他到底祸害谁家姑娘了?

这话必须得问清楚!

楼世奇脑门的青筋暴跳:“你还装,你把人家姑娘祸害成那样,你居然还不认账,我打死你个毫无廉耻的畜生!”又是一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