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阳赶到公寓时,内里已只剩皇甫斌一个人。

愤怒之极的他扬起手给了儿子一耳光,他默默受下了,没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逆子,这一个来月你过得很逍遥吧?我可是都查了,那鬼女并不是自愿跟你走的,她傲气得很,你以为你能把她软禁一辈子?”

皇甫阳冷笑道。皇甫斌这才开口。

“爸,这不劳你费心,我迟早会让我儿女有个叫苏贝贝的母亲的。”

“哼,少说好听的,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承认她,即便她给你生了孩子,或做了再多对皇甫家有利的事。”

丢下这番话,皇甫阳扬长而去。他前脚走,皇甫斌后脚就给张欣打电话。

苏贝贝不是一般的机灵,皇甫斌实在没信心他们能够平安把她带回别墅。

听说他们已经快到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这头张欣放下手机,点头朝苏贝贝微笑。

“苏小姐,这样可以了吧?”

“行,到了别墅我再用电击器把你们弄晕,伪装成你们是被我袭击就行,皇甫斌也不会找你们麻烦了。”

说着话,她拿起手机,开始按人头转账。

一人50万,这是她自由的代价,简直不要太划算,连她都佩服自己的机智……咦?

怎么回事,她的银行账户怎么会是冻结状态呢?!

“这是廖远山干的吗?”

苏贝贝慌了,问,张欣猛摇头。

他们三人是互通的,他没听说过总裁有给他安排这个工作。

一张银行卡不行换另外一张,最后苏贝贝惊愕地发现,自己所有的银行卡都被冻结了。

慌乱之下,她把钱夹里的所有东西都倒出来清理,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也不见了。

于是她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皇甫斌为了防止她逃跑,趁她不注意时拿走钱夹,抽走身份证,再把所有银行卡输错三次密码导致了冻结,呜呜。

虽然知道很不厚道,但众人还是爆发出了拖拉机般的笑声。

“贝贝,今天晚上的菜比中午的还好吃。”

郊区里典型的华夏国国风、豪华兼大气的别墅里,皇甫斌吃一口菜称赞一声,而苏贝贝……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皇甫斌已经被她千刀万剐了。

“皇甫斌,我的包包呢?”

惦记着里面的电击器,苏贝贝问。皇甫斌的动作呆滞了一下,扭头吩咐佣人。

包包里除了苏贝贝女生的东西,并不见电击器的踪影,很明显,又被皇甫斌给收起来了。

抬起头,对上皇甫斌各种装的无辜眼睛,苏贝贝拿把刀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皇甫斌,从今晚开始你给我睡客房!”

可是,即便苏贝贝一个人,也仍然气到睡不着觉。

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世界上还有天理吗?

要是这样她还能忍得下去,要是这样她都不给皇甫斌点颜色看看,她就不是苏贝贝!

辗转反侧直到凌晨,苏贝贝终于想出了自己如何才能完美地逃跑,那就是——拿起手机呼叫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