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绝的最终目的是写轮眼,这个世界的他已经是成功了一半了。”最后还是漩涡水户的一记铁拳让千手柱间闭了嘴,宇智波泉奈心情复杂的说道——这么一个逗比居然是能够救他和斑哥的人……

“咦?泉奈你的意思是说斑信了无限月读的计划了吗!?”千手柱间这才反应过来这些话的意思,震惊的瞪大眼睛。“怎么可能?!”

“……”宇智波泉奈瞪他。“都是肯定是黑绝花言巧语!这个世界的我又死得早,斑哥他才会失去判断的!”

不,或许还有一种可能——斑哥知道黑绝对他很快有隐瞒,但是不屑去探寻而已。

“是的泉奈你说的没错!”千手柱间飞快的赞同了,他神色严肃眼底藏着担忧。“我们要帮斑才行!绝对不可以让斑被黑绝利用!”

佐助和鸣人面面相觑:所以说,黑绝究竟是谁啊?居然可以骗到斑尼桑?

“那带土要怎么办,现在的话,应该是他在主持着月之眼的计划吧?”漩涡水户指了指现在还被定着的宇智波带土,“不放他回去的话,黑绝会起疑的。”果然,将剧情伪造成‘真相’,是她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了。

“暂时不用,既然只有一只眼睛在他这里,相比另一只眼睛的拥有者会继续接下来的计划。水户,木叶之后的结界就拜托你了,最起码在斑哥找到我们,回去之前,要给黑绝留一份大礼。”宇智波泉奈想了想后说道,“佐助和鸣人跟我来,有些事情告诉你们。”

“柱间,带土就交给你看着了。”说着,宇智波泉奈解除了瞳术的作用。

他的一双万花筒写轮眼,右眼是精神攻击类的瞳术,直接作用于人的精神,名为天照命——对视的刹那燃烧敌人的灵魂,一旦被注视了,就是无解的瞳术;左眼,就是刚刚用来禁锢宇智波带土的力量,名为月渎命——在看穿空间坐标的同时,可以用瞳力将之完全锁死,是在他知道了扉间的飞雷神之术后开发出来的,专门针对时空忍术的力量。

宇智波带土在第一时间想要钻进神威空间内,就被漩涡水户丢出的封印卷轴盖住了。

“真是不让人省心。”红发的少女微微叹了口气,对青年喷火的视线视而不见,然后从身上的忍者包里拿出几枚千本。“不过,你的半边身体我真的很有兴趣呢,只是没有扉间熟悉这方面,要是等一下痛了——我也不会停下来哦~”

“咦!水户你是开玩笑吧?”在宇智波带土青白了脸色的同时,千手柱间也惨白了脸。“刚刚水户是不是说了带土的这半边身体和我的体质很像啊?!难道水户的真正目标是我吗?……也、也不是不可以……”

虽然,他说到最后又诡异的害羞起来了。

你是白痴吗!这个女人玩真的!宇智波带土想要挣扎,但是从卷轴上延伸出来的符文和泉奈的眼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霸道的禁锢住了空间不说,他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哎呀,我只是开个玩笑~”漩涡水户歪头看他们,“你们是不是想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危险的气息攫取住了两个男人的呼吸,不同理念的两人此刻不约而同的摇头:“不,没有!”

“……是吗?好了柱间,帮我把带土搬到客房去,要是有人来了就不好了——我先去布结界。”漩涡水户也就只是吓吓他们,收回了千本后她取出了几个小的卷轴。“木叶的高层可不会让我们这么悠闲。”虽然确认了她和柱间的身份,但是木叶可不是只有光——根,或者说是团藏一定会趁此机会做些什么的。

另一边,佐助按住了想要跑到宇智波泉奈怀里的小伙伴,两个人正襟危坐在榻榻米上,一副你说话我认真听得乖巧模样。

要把真相告诉他们吗?宇智波泉奈心里问自己,然后回答。

要。

斑哥曾经跟他说过,佐助和鸣人这两个孩子的未来。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他们,不可能永远注视着他们成长,梦境的联系又太过虚无缥缈,如果哪一天断掉了,就将再无交接。

一直困扰着,怎么样才能给这两个孩子最适合的成长环境——战争年代的成长并不适合套用于佐助和鸣人身上,斑哥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他……

“佐助,鸣人,接下来,你们听好了。”

一直觉得,无论是战争还是和平的年代,血与火的战斗,才是最好的成长方式。

×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黑绝只是为了利用我得到轮回眼,进而解开大筒木辉夜的封印。”疑问的句式,在因陀罗低沉冰冷的语调下成了肯定句。他眼底丝丝缕缕的杀意逸出,却因为在场的几人而显得克制,俊美的面容冷的要结冰一样。“证据是什么。”

“如果是母亲的话……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大筒木羽衣开口道,他想起自己的母亲,内心涌起的不知道是惆怅还是忌惮。他的母亲……结束了战乱,被称作卯之女神的存在。“因陀罗,是谁告诉你,痛苦越深,眼睛获得的力量就更多的?——黑绝?”

因陀罗没有否认。

“可是……可是哥哥的眼睛不是因为保护我才会变成仙人眼的吗?……那个时候的哥哥,痛苦了吗?”阿修罗惶然道,“哥哥因为保护我而感到痛苦吗?”

“……”因陀罗微微皱眉,冷淡的神色也散去不少。那个时候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他看着面前看着他的青年,抬手揉了揉他的头。“不,没有。”

他欣喜于强大的力量,也欣喜于自己能够用自己的力量,保护珍视着的弟弟。面对危险时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完全比不上心里的会受伤的弟弟的预想来的让他心生惶恐。

大筒木羽衣觉得脸有点痛……却也因为面前这兄弟和睦的一幕而感到暖心。也因如此,更对调拨了他的大儿子的黑绝,愈发厌恶。

“真是俗套的手段,和母亲当初控制羽衣于我战斗的手段如出一源。”大筒木羽衣厌恶道。“仙人眼的开启绝对不是什么要痛苦才能获得强大力量的眼睛。”

“我记得,斑你的眼睛是当年南贺川和大哥彻底决裂那次开启的吧?”看着父子三人正针对黑绝发起一系列的讨论,千手扉间压低了声音确认道。

“……是这样没错。”宇智波斑微妙的有点心虚的感觉,毕竟写轮眼只有经过强烈的情感刺激——例如失去亲人挚爱什么的才能开启这件事情,在忍界也是流传颇广的。但是!宇智波斑发誓!当时开眼绝对是因为对自己太过弱小而无法掌控命运的痛恨!绝对才不是什么失去亲人挚爱什么的!柱间那个天真的蠢货管他去死!

“这样啊……”千手扉间没继续说什么,但是柔和下来的眸光却是可以看见的。宇智波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恋人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情,但是看现在情况显然是好事,他自然不会说什么破坏气氛的话。慢慢靠近一点,两个人手牵着手肩挨着肩,默契的氛围已经是完全插不进第三个人。

而千手扉间想的,却是很早以前,在他和斑私下还没有过多交集的时候,大哥和他说的话。

当时的他是对于这类吹捧宇智波,宇智波斑的词是完全无视处理的,但是如今想来,真相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向他述说,只是因为他的偏见而忽视了而已。

而如今,他只是更加清楚地知道,他……喜欢着的人,是多么的好而已。

原本很严肃正经听着大筒木羽衣对黑绝的分析的宇智波止水不经意间就扫到了这么一幕——总感觉吃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暗自摇摇头,视线一转,某个偷偷观察着后面那一对的大筒木阿修罗的模样又进入了他的视野……

喂,好歹是老祖宗,保持形象好嘛?

但是看看任由阿修罗抓着衣角,隐隐之间将青年护在身后的因陀罗,又看看黏糊在一起明明没做什么亲密的事情却把所有人都排除在外的斑祖宗和扉间大人……

很好,可以的,最起码六道仙人这样的大人物和自己一个待遇!

宇智波止水聚精会神,将所有的一切都抛在了脑后,专心听着大筒木羽衣的各种balalalal——

×

黑绝最近很高兴,因为他觉得自己离自己的愿望又进了一步——自从他诞生的那一天起,就跟着他一起诞生的愿望!为了他伟大的母亲!必须要得到轮回眼!将母亲从那个该死的月亮上解放出来!

因陀罗那个傻瓜!羽衣那个傻瓜!阿修罗那个傻瓜哈哈哈哈他们一家子都是傻瓜!如此轻易的就被他分离崩析!——不对,这都要感谢羽衣啊,如果不是他立了阿修罗那个废柴笨蛋为忍宗继承人,他也找不到机会啊!因陀罗那个家伙,在那之前也是个棘手的人物。

但是,越是完美的人,心里一旦有了裂缝,反而比大部分人更好——骗哈哈哈哈!

黑绝藏在地底深处,算了算,距离上次找因陀罗已经过了两个月了,这段时间应该足以因陀罗彻底抛弃过去了——为了刺激那双眼睛再次进化,他还需要再加一把火。

是时候去找因陀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