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显然不能使用幽灵邪符,而只是拿了几个愤怒的小鸟和狂暴的小鸟,一次次的把大批的邪灵打伤。

大头如鱼得水,不停的吞噬受伤和虚弱的邪灵,可谓大展手脚。

江风对邪灵已无所求,只要落在地上的魂晶。

他俩各有所需,互不干涉,默契的收割着月牙湖的邪灵。

天亮之时,即便大头大胆的飞到月牙湖水域的边缘,甚至为了挑逗邪灵,去水面上洗一把脸,邪灵却无论如何不冒头了。

江风自然清楚原因,白天邪灵一般不敢露面,所以他们奋斗了一晚上的工作宣布结束。

等江风回到营地,刚刚点起篝火,盖小楼便从帐篷里钻了出来,眯着眼睛,模模糊糊的问道:“风哥,什么时候了?”

江风笑道:“刚刚半夜。”

“那就好,那就好……咦,不对,你骗我,这不天都亮啦!”盖小楼用手搓了搓眼睛,责怪江风,“风哥啊,你怎么没喊我呀,难道你自己值了一宿啊!”

江风仍然笑道:“你没见我精神很好吗?”

二人一逗,把杜鹏飞也召来了。那边一个帐篷,花月影和张小衣几乎同时钻出来。

另外两个帐篷,两个老师也先后出来。

昨夜的一场激战过后,所有人都累了,躺在帐篷里,一合眼就是一个晚上,他们却惊奇的发现,江风虽然值了一整个夜的班,但精神出奇的好,精神饱满,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倦意。

大家闲扯了几句,开始做早饭。

在吃早饭的时候,杨天化宣布了一件事,因为昨天发生的变故,月牙湖已经不适宜久留,如果那个头领去搬救兵了,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虽然这种概率微乎其微,但不能不做好预案!

此事一公布,江风的脑袋便有点疼。

他自然是最不想走的。

如果继续留在月牙湖,哪怕再逗留一天,最好不过。水域的邪灵还有很多,再用一晚上的时间,江风会有更大的收获。

可如果离开的话,那就什么也得不到了,尤其魂晶。

其价值难以估量,重中之重,而在别的地方想得到魂晶,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大家对杨天化的话都无异议,毕竟,经历昨夜一场鏖战,让他们认识了外面世界的凶残和无情。如今,他们虽然有七个人,但实力上的确差强人意,如果不是计策得当,昨天他们很可能全军覆灭了!

顾二娘同样说道:“我们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尽量的避免冲突,月牙湖已成为是非之地,离开这里是正确的。”

“行啊,杨老师,顾老师,我们都听你们的。”盖小楼当即表态道。

花月影点点头,没说什么。

张小衣和杜鹏飞看来也支持老师的决定,嘴里吃着东西,仍然举手表态。

唯独江风,耷拉着脑袋闷头吃饭。

顾二娘笑道:“江风,就差你了,你也表个态吧,昨天的计策是你出的,你的功劳最大,如果你有不同意见,可以说出来。”

这次出行,是杨天化和顾二娘运作的,所有的规划和步骤均为二人制定。但是,因为昨天一战,却是例外。

御兽系学生表现出来的团结和睿智,让他俩开始重视起他们几个的意见。

尤其江风的意见,昨天晚上最大的功臣是他。

“咳咳……我没啥意见,走就走吧。”江风含糊的说着话,忽然一捂肚子,脸色一变说道:“不好,我肚子不太舒服……”

随即,江风爬起来,捂着肚子就跑走了。

肚子不舒服?

刚才不是好好的吗?四个御兽系的同学面面相觑,不知道江风究竟搞的什么。

杨天化看看顾二娘,顾二娘也在看杨天化,二人很快的达成默契,都在暗中偷笑。

江风露馅了,装的太假。至于江风为什么搞小伎俩,却是个迷。

不久后,江风耷拉着脑袋返回来,坐下后一声不吭。

“风哥,你不会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拉肚子了吧。”盖小楼关心的问道。

“哎呦,坏了,我受不了啦……”江风来不及回答盖小楼的话,就再次捂着肚子跑开。

花月影望着江风跑出去狼狈的背影,心说你这是捣得什么鬼!

连番的几次,江风好像真的闹肚子了,脸色也很难看。

杨天化说道:“好吧,江风今天不舒服,我们的计划暂且推迟一天,明天再离开,今天大家随便调整,可以去寻宝,也可以选择休息。”

江风刚想说话,杨天化转脸对江风说道:“小风,你去帐篷休息吧,昨天夜里你很可能受了风寒,着凉了!”

“谢谢老师!”江风跟大家摆摆手,独自一个人回帐篷去了。

既然计划有变,饭后,都开始规划这一天的事情,主要是月牙湖地域也才搜寻了一半,还有一些地方没有搜寻到,虽然明知道收获不会大,但张小衣和杜鹏飞最先去了。

盖小楼想了一想,随后也跟了过去。

顾二娘正想喊着杨天化一起去,杨天化却先她一步说道:“二娘,你先去吧,我看看江风。”

杨天化来到江风的帐篷,发现江风正坐在那里,并没有躺下休息。

“情况好些了吗?”杨天化关心的问道。

江风请老师坐下,欲言又止。他想对杨天化说出实情,因为本来他就没有闹肚子,而是装的。

但真的说出来,怕不好,江风有点犹豫。

杨天化笑道:“小风,我看出来你有其他事,你不愿说我不会勉强你,我想告诉你的就是,老师永远都支持你,不管你做任何事!”

听完此话,江风很受感动。

“杨老师……”

“小风,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做出惊人的成绩,我做为老师为你感到骄傲!无论什么事,尽管大胆的去做就行了。”

“谢谢你,老师!”

“嗯,你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杨天化说着起身欲出帐篷,而这时花月影却钻进来了。

“杨老师,你也在呀。”

“你们聊……”杨天化随后出了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