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几秒,薄欢还是开了口:“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对你毫无感觉吗?”

陆牧白不说话,目光深深的盯着薄欢。

他眼底的懊恼跟悔悟,此刻映在薄欢眼中跟笑话差不多。

“我以为,你知道是我救了你。所以哪怕我为了救你丢了半条命,也还是义无反顾的想娶薄雪薇……”

“你知道吗?在我被薄家所有人欺负,只有出现在薄家时,我的日子才会好过点。”

“可是慢慢的,你的出现就变成了煎熬。因为每次你离开,薄雪薇就会无缘无故对我发脾气,打骂折磨。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你还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陆牧白的脸一阵白一阵青,张了张嘴,说不出一个字。

他当时的心思都放在薄雪薇身上,压根没有在意薄欢,更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薄欢苦涩一笑:“看吧,你不记得的。你当时说:雪薇很善良,不可能做那些事。”

听见薄欢的话,陆牧白整个身体都僵硬住,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

“欢欢……”

“不过都过去了!”薄欢耸了耸肩,“通过这些事我才明白,没有谁的人生会凄惨一辈子。没有谁的世界里只有一盏灯。这盏油尽的灯灭了,说不定下个路口就是一盏装满油的明灯。”

“所以,也是你们教会了我忍辱偷生,自强不息。”

“欢欢,我们……”

“没有我们!”薄欢打断陆牧白的话,瞥了一眼肩上的伤疤,淡淡勾唇:“你是你,我跟慕寒沉才是我们。陆牧白,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两清了。”

“欢欢,不要……”陆牧白摇头,脸苍白得像被抽干血液一般,弱不禁风的身体更是摇摇欲坠,“我们重新开始……”

薄欢摇头,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淡然处之,岁月静好。

重新两个字,哪有那么容易!

听完陆牧白的话,薄欢在一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提着长裙走到主持人面前,拿过话筒轻声开口:“我跟陆牧白先生确实有过婚约,不过从今天开始,我宣布……”

陆牧白双腿发软,他想将话筒夺回来,不想让薄欢说出那句话。

可怎么都动不了!

“薄欢,欢欢……”

薄欢深吸一口气,清了清嗓子,无比认真的开口:“我跟陆牧白的婚约,就此解除!”

我跟陆牧白的婚约,就此解除……

听见这句话,陆牧白只觉得眼前一片重影,脑海中忽然变得吵杂起来。

他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薄欢,我们解除婚约吧。你这样坚持下去,对你没好处!”

“薄欢,我们的婚姻是老人订下的。我不爱你,跟我结婚你也不会幸福的。”

“薄欢,解除婚约吧……”

“解除婚约……”

他盼了这么多年的一句话,今天终于听到了。

呵,薄欢终于跟他解除婚约了!

“还有,正式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救命恩人,我未来的丈夫……慕先生!”

——

更完了,晚安,求票。

好像凌晨就可以留言了,不管了,我要你们说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