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悄然降临。

黑发的单马尾少女提着一个小巧的行李箱,走在热闹的街道上。

·

理科:我下车了,但还要一段时间才会到。

心示:饿(●—●)

鸟视:你可是一直在吃零食啊

Teleport:要我来接你吗理科!

理科:不用了我自己过来就好。

心示:饿(づ ●─● )づ

鸟视:你是猪吗

理科:你们先吃晚饭吧

Teleport:哥哥大人说会请我们吃夜宵~( ̄▽ ̄~)~

心示:夜宵前就要饿死了!!

理科:说起来,螃蟹呢

鸟视:他陪弟弟和朋友吃晚饭去了

·

“啊,抱歉。”专注于手机的理科没有看清前方的路,撞到了一个人,她赶忙道歉。

“......没事。”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理科下意识的抬头,对上了少年的异色瞳。

少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半红半白的发丝给他染上一抹距离感,左眼的伤疤显得他更加冷酷。

但是个池面。

理科心里下了定义。

两人都没有将这一眼对视放在心上,理科找了眨眼,示意了一下就移开了目光。

“焦冻,走了。”

拦到一辆出租车的轰冬美对还在路边的轰焦冻招呼着。

“来了。”

并不知两人的目的地一样,纯粹的路人行为后两人便分开了。

“焦冻,刚才的那个女孩子挺可爱的啊。”一上车,轰夏雄便用胳膊抵了抵轰焦冻的腰,一脸八卦的神色。

“是吗。”

轰焦冻神色淡淡,因为他已经记不得刚才的少女的面容了,硬要说的话,就是......路边灯光下,匆匆一瞥看到的少女右耳上反光的耳钉。

————————————

“我们去泡温泉吧!”吃完晚饭后轰乡如此提议道。

晚饭期间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期间的气氛意外的融洽,怎么......下午一起复习出了都要考雄英的战友感情?

“切,刚吃完就泡温泉肠道会......”

“好了好了出来玩就是要开心啊!”轰乡直接打断了爆豪胜己的话,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另一只手,当然是拉上绿谷出久了。

“都看了一下午的书不腻吗晚上就陪陪我啊!”轰乡的话语,虽说绿谷出久听起来有些撒娇的意味,但对爆豪胜己来说是百分百拒绝不了的“命令”。

“知道了。”爆豪胜己不耐烦的挠挠头发,准过头看着轰乡笑嘻嘻的脸庞,看似无奈的答应了。

而绿谷出久当然是没什么意见,要去就去呗。

轰乡推搡着两人回房换上了浴袍,拿着房间自带的洗漱用品,三人来到了温泉的换衣室,把浴袍放在了衣篓里,披上一块浴巾,打开了温泉的门。

“挺宽敞的嘛,现在人也挺少的。”

浴场很大,也许是爆豪胜己未说完的那个原因,刚吃完泡温泉时全身血液流速加快,分配到胃部的血液会减少,影响消化,偌大的温泉里只有一些零星的身影。

这里的温泉不止一个,度假村还改造了其他温泉,有针对女性养肤美容的,有针对男性强身健体的,还有针对老年人延缓衰老等等一系列益处。

氤氲的雾气从池子里冉冉升起,轰乡选了一个点,呼出一口气,把围在腰上的毛巾取下叠好,身体泡进了温泉,再把毛巾放在头顶。

爆豪胜己也同样,但他的位置有些巧妙,距离轰乡不近也不远,刚好能看到轰乡的半边身子。而绿谷出久的位置则有些微妙,本来他想在轰乡旁边下水的,但在岸边犹豫了一会,还是另选了一个地方泡,他最终的位置还是带了一点私心,离爆豪胜己的距离比轰乡远了一些。

大概就是,直角三角形的距离。

轰乡背靠着一块岩石,享受着热度从脚底板延着身体一路向上,舒服极了。

“哟!”

一阵水花随着熟悉的声音传来,把轰乡头顶的干毛巾打湿了。

毛巾都湿了当然头发也湿了。

“霍克斯......”轰乡略带无奈的口气呼唤着眼前的青年。

说是青年,还是大男孩这个称呼比较适合他。

金色的头发因为淋了水,稍稍耷拉下来了一些,水珠随着头发丝顺流而下划过脸颊,还有因为温泉泡的有些发红的皮肤。

‘这可是......’

摘掉眼镜的霍克斯眯了眯眼眸,一瞬扫去眼底不明的情绪。

“你也来了。”轰乡并不在意霍克斯的恶作剧,抬起手擦了擦刘海下还在滴水的发丝。

Teleport邀请他们的消息是在群里说的,这个窥屏鸟人绝对看到了第一手信息,其他成员也知道有一个职业英雄一直在帮他们做收尾工作,只是“鸟人”就是大名鼎鼎的NO.3的羽翼英雄这件事他们还不知道,不,也许谁多多少少有些察觉了......

霍克斯则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英雄也是需要休假的。”

他如是回答道。

“话说回来,”霍克斯的视线移向轰乡的右耳,并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耳垂“为什么我没有?”

‘明明我们是一个Team啊。’

“啊......这个。”轰乡也伸手摸上了自己右耳的耳钉,两人的手指不经意的触碰摩擦。

“理科做了的,等她来了你问她要呗。”

以理科的智商,要推测出“鸟人”就是霍克斯不是什么难事,其他的就......鸟视和Teleport暂且不提,心示是肯定不知道的。

突然——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女性的尖叫声从另一个温泉池传来。

轰乡和霍克斯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对视一眼,冲出了温泉。

当然路上不忘围上毛巾就是了。

很快,在不远处的温泉池,刚刚发出尖叫的女性就出现了视野中。

“为什么老子的金蛋蛋没了,还变成了巨.乳啊啊啊啊!!!!”

一个大胸美女的尖细声线传进了两人的耳朵。

轰乡&霍克斯:......话说这里是男浴吧。

这是算什么?

离大胸美女不远处有一个小女孩。

“爸爸?我……”小女孩的声音有些哽咽,显然对这个场景有些无错。

“儿砸!你的巴比伦塔怎么也没了!!!”大胸美女直指小女孩的胯部,眼睛瞪的贼大。

而这个池子里并不是只有这母女(父子)俩,没来得及反应的路人的身体纷纷开始了变化。

“天啊,怎么回事……”

“我的……”

“不!会!这!样!吧!”

这种操作……应该是个性吧,但像这样无差别的中招,大概是那个小女孩了,或者说是小男孩,刚觉醒吗?

而且受害者只是在这个温泉池里,媒介是温泉吗……

如是想着,轰乡推搡了一把霍克斯,“喂,你飞过去把那个孩子捞上来看看情况,受害者越来越多了。”

霍克斯脑子很好,轰乡想到的他当然也想到了。

只是,霍克斯一直沉默着,没有回应。

“怎么了?”轰乡投以询问的目光。

霍克斯第一次避开了轰乡的眼神,“......刚泡了温泉,翅膀浸水了,就……飞不动了。”

火红的翅膀扑腾了几下,抖出了一羽毛的水。

轰乡:......你好没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