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博是典型的易水肿体质,所以即便自己已经非常瘦了,可是有时候为了上镜还是不得不严格控制摄入量。

而谭雪惊却恰恰相反,所以就这点来讲她很难真实体会到王一博的感受,不过有时候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他那张明显“胖”了一圈的脸,还是为他深深表示默哀。

于是,她昨天特意从她妈那要到了水肿的最佳食谱,要兼顾美味与营养哦。

下完课,谭雪惊就到了王一博的公寓,因为他还没到,就自己先进去了,反正钥匙她也有,正好整理一下他那堆得满满当当的客厅。

与此同时,在公寓楼下,王一博没让助理和他一起上去,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他打发掉了,自己提着行李箱走向电梯。

这貌似是他十三岁离开家后,第一次,有人在等他。

大家总说男孩成熟得都要晚一些,其实也不全对。在更多的时候,男孩之所以更晚熟很大一部分是和这个社会对男性的包容有关,但是王一博不属于这个大部分,他比那些男孩经历得更早,也懂得更早,尤其当他只剩下自己的时候,就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被允许晚熟的男孩了。

有时候,偶尔,真的就是偶尔,他脑海里会闪过这么一句话——这样值得吗?

他的付出,好像一直在增加,可每次的收获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他也是人,心和其他人一样,是肉长的,会疲倦,会难过……

“叮——”电梯到了。

打开门,印入眼帘的是满目阳光灿烂,从窗户的另一头而来,照亮整个家。

“咦,回来了啊~”

而眼前这个人,却照亮了他的心。

王一博轻轻抱了她一下,然后松开,笑着说:“嗯,我回来了。”

谭雪惊只是很平常地应着,微笑道:“那就来吃饭吧!今天的午饭一定很合你的口味!”

“好。”他挂上了括弧笑,眼睛也不由弯了起来。

两个人,三菜一汤完全够了——小分量的清炒西兰花、芹菜炒牛肉、香菇炒肉,以及一锅鲤鱼豆腐汤。

王一博忍不住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他妈,并告诉她这是他今天中午的午饭,小雪做的。

王妈妈回了一个表情,竖大拇指的表情。

在为他妈刷好感这方面,王一博一直做得相当优秀,他收起手机,宣布开动了。

谭雪惊对此并不知情,也不知道自己在王妈妈心中的地位日渐升高,注意力都落在了今天的午饭上。

“味道怎么样?”她问。

王一博扒了一口饭,点点头。西兰花好吃,牛肉好吃,香菇嘛……也OK!然后鱼汤,嗯,完美!

“那就好。”

做饭对谭雪惊来讲是一种爱好,令人愉快的爱好,无论是做给自己还是做给别人,那种得到认可的感觉真的很棒。

吃完午饭,王一博帮着把碗洗了,主要还是负责擦干这一项,其他的谭雪惊实在嫌弃他碍手又碍脚。

做完卫生,谭雪惊就像她一开始说的那样,盘着腿坐在地毯上,认真地开始学习了。

王一博手上拿了一本新书,原来那本《演员的职业素养》总算是看完了,靠着沙发就看了起来。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谭雪惊起身去倒水,转头一看,王一博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脸上还盖着那本《演员的力量》。她低声笑了一下,伸手拿过毛毯盖在他身上。

等王一博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太阳西下,残留一丝余温。

公寓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谭雪惊在茶几上留了一张纸条,说她去学校上课了,晚饭已经准备好放在了桌上,让他起来热一下就能吃了。

王一博放下纸条,来到餐桌上,确实摆了两个小碗,一道黄瓜炒蛋,一道是中午剩下的芹菜牛肉,分量不算多,但一个人吃是够的,鱼汤还在锅里。

王一博把手机立到桌子上,给他妈发了个视频请求。

很快,接通了。

“一博,在吃饭啊?”

王一博吃了块牛肉,又说:“嗯,你们呢,吃饭了吗?”

“正准备吃呢,小雪呢?她怎么不在啊?”

王一博笑了笑,解释说:“她回学校上课了,就那么想见她啊。”

“哎我就是问问,对了,小雪是读大学的……吧?”

王一博望望天,说:“妈,怎么你也这样,大学生啊,真不是高中生。”

“哪个大学的啊,家里人怎么样?”

王一博咳了一声,说:“下次您亲自问她怎么样?”

“那下次是什么时候?”

王一博想了想,说:“过年吧,有时间的话。”

“得过年啊……”

王一博见状又换了个话题,说:“对了,您之前不是说要养狗吗?养了吗?”

“哦那个啊,问了,但是没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