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身穿华丽长袍的商家少爷缓缓出现在了包围圈之外。

“呵呵,你以为我商佟是那些没用的浮夸子弟?我动手之后怎会不调查一番?嘿!没想到让我抓到了一条大鱼!当朝第二通缉犯,北域剑圣叶良文!看来今日这一千金的赏金都是本公子的了!”

这当然不是真名,只不过是良文为了行走江湖而加了个叶姓的假名而已。

“对了你可不要轻举妄动哟!看看这是什么?”

一名侍女抱着一名婴儿放到了商佟的手里。

商佟手里拿着刀子轻轻挑开了包裹着小红的薄被子“啧啧还真可爱呢,长大定然是个美人。”

说着用刀子在婴儿稚嫩的小胳膊上划出一道口子,小红直接就哭了起来,撕心裂肺。

“不!!!有什么冲着我来!你要我命都可以,不要伤害她!”良文心如刀绞的哀求着。良文眼睛都要瞪出来了!那个婴儿不是别人,正是放在家里的小红!自己真的是该死!怎么能将那么小的婴儿放在家里!

将小红交给一名士兵之后“那个叶良文有什么动作直接给我弄死这个孩子,记得让她幼小的心灵多一点创伤,省的下辈子还做人!”

商佟说着,来到了良文面前。一刀子扎在了良文左肩窝上,缓缓转动着刀子。

只要小红能平安无事,这一刀算不了什么!

“哟还挺能忍,再来一刀?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商佟将刀子拔了出来捅在了原来伤口旁边的位置,再次挖掉了一块肉。

良文差点将扶手都捏碎,但是他只能忍,不认那幼小的生命就会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个世界就消散。

商佟拍着良文的脸:“啧啧,往日一人屠了黑山军几百人,滴血不沾身的北域剑圣呢?恩?在我商佟面前,你就是条狗!还是不会叫的那种,那么你会叫么?叫一个试试?”

说完一拳将良文打倒在地。

任凭血染红着衣衫,指甲都扣进了肉里,可是小红在他手上!

“本公子现在给你个机会,本少爷剑法也是人中无一的好手,今天我就要看看你这北域剑圣跟我商家小剑豪谁更强一点。”商佟说着将旁边的轮椅一剑劈成两半。

“他敢伤我一下!就那个孩子掐死!”商佟继续无耻至极的吩咐手下的士兵。

“好!我跟你打。”良文颤抖着咬牙挤出几个字。

几条触手沿着背后爬向了自己的腿。良文缓缓站了起来,可是扭曲的腿让他再一次跌倒在地。

“哈哈哈!看到没这傻狗站都站不起来!”

“哈哈!”

“跟我们大少爷作对!死吧傻狗!哈哈哈”

“he~tui~辣鸡!”

看着眼前的眼前嚣张的人们,良文也跟着笑了起来,声嘶力竭的笑着。

“哟~还没打就疯了?傻狗!哈哈哈~”

终于原本已经被压制的愤怒的火山终于喷薄而出,直接冲向了天外。

腿上缠绕着的触手在良文决断的笑声中,硬是把骨头都已经扭曲的双腿掰断,触手包裹着双腿,代替骨骼支撑身体,不然自己的腿根本没办法发力!

随之而来的是一丝丝的移动都会让双腿的主人感受到旷古烁今的疼痛。

但是!

能让眼前这个人付出代价,一切都值得。

良文猛地站了起来,手里的合金刀如同一道银色的闪电,直接将还在大笑的商佟那握剑的手割了下来。

商佟那受过这种疼痛?哭爹喊娘起来!良文利刃抵在商佟的脖子上,商佟立刻安静了下来。

“把那个孩子给我!不然你们的狗主子立刻脑袋搬家!”良文恶狠狠地看着周围的士兵,杀气让周围落叶都停止了飘动。

“不能给!给了我就死了!他对我做什么你们就对那个孩子做什么!”商佟也不是傻子!

“呵呵,你大可试试!”良文手里的长刀直接在商佟的胸口上划了个‘狗’字。

“愣着干嘛?你们也照做啊!啊啊啊!疼死我了~”商佟哭嚎着。

就当那名抱着孩子的士兵举起手里的长刀时,良文另一只手里几乎没有动过的手枪瞬间出枪。

砰~~~~~~

回音久久不能平息。

抱孩子的士兵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圆洞,从小圆洞里缓缓流出一条血线。

周围的士兵都被这一声枪响吓了一跳,转头看去,上一秒还在威胁良文的士兵,都已经流出了脑浆!这人会妖术!这不是人能做的到!未知的恐惧让士兵们甚至有了逃跑的意图。

良文用刀轻轻拍商佟的脸:“大人!时代~他变了!”.

“谁敢碰那个孩子我就叫谁看见自己的脑浆!那个女人!你把孩子抱过来!干做什么其他的事情!我保证,你们的尸体拼都拼不起来!”

侍女颤抖着抱起还在嚎啕大哭的小红缓缓走了过来,地上都留下了一道湿润的水渍。

良文看着天上的月亮,轻声说道:“海叔、红姐。你们怎么样了!”

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半年前那普通的一天说起……

。。。。。。。。

最后一缕阳光带着恋恋不舍与不甘离开了房间,让本来就有些陈旧但是干净的房间更加昏暗了一些。

看起来已经老的掉渣的木门被粗暴的打开了。

随着柜子上一个盆子掉下来的声音一名青年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将手里一顶蓝色上面写着‘饱了没’的头盔与一个装有泡面的塑料袋丢在了床上,然后如同春运抢票一般冲进了WC中,厕所中一阵哗哗哗的声音后,传出来另一声更大的冲水声。

青年大约20多岁,穿着灰色的运动服,脚上一双旧但是很干净的运动鞋,红色的T恤上印着一只Hello kitty却不是很应景,本着干净能穿就不丢人的想法,他本人也没感觉哪里不对过。别问!问就是不拘小节!

脸上的消瘦缺挡不住曾经的俊朗,一双眼睛深沉却又自信,加上浓重的眉毛,整个人都增添了一份沉稳的气息...沉稳个屁啊!我们的主角良文此时正蹲在地上煮着泡面,并且哼着一首画风完全不符的曲子。

“大象!大象~你的脖子为什么那么长~踏马得~甘霖娘~我是长颈鹿~~”

哼哼完了歌,泡面也进入了焖锅状态,用嘴嗦了一下筷子,抄起早上没喝完的饮料咕咚咕咚灌了个爽,大热天的能爽快的灌饮料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神仙!

随手打开了电视机,电视机里的WWTV又在播报着XX市出现异种袭击人类造成X死X伤的新闻,良文轻蔑一笑,反正已经离开了那个组织,除非发生在某市这里,不然跟自己一根毛关系都没有!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还想让人给你卖命处理事情?做梦啊!括号傻子除外括回。

等着泡面煮好还有几分钟,良文拍了拍手:“小白!粗来报告下收入。”

“叮~良文,今天的收入是347元,距离伟大的帝国复兴又进了一步呢。那么您是选择强化精神强度还是肉体力量呢?”小白俏皮可爱的回答着。

一枚只有良文看得见并且还没有实体的萝莉飘飘出现,白色洛丽塔,夸张蓬松的裙摆,双马尾、头上戴着小兔子的发卡俏皮可爱,粉嫩的皮肤,加上脸上阳光的笑容,如同诱人的奶油蛋糕一般想让人要一口。少女出现后以少女坐端端正正地坐那里。

“叮~帝国的主人比起武力更需要强大的军队,人类!今天的收入应该纳入军资,扩充军队!”

忽然床上又多了一只与小白如同双胞胎的小萝莉,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色洛丽塔,花纹、样式与小白都是一样的,不过是单马尾头上戴着猫咪发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