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王之心LV16!”

坂本终于搞清楚了这阵心底而发的恐惧原理,并用他那为数不多的状态增益技能抵消了一部分效果,这种精神系的光环技能很难防御,但基本都有抑制手段,如何应对这类局面,也是勇者在对抗魔族时必须掌握的常识。

为什么这家伙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精神系技能?不!现在比起考虑那些,一定要先救下自己的未婚妻才行!

“哆,哆……”

那叩在人们脆弱心弦上的声音再次响起,这让坂本感受到了尊严上的屈辱,身为勇者,难道连自己的未婚妻都救……等等!自己是什么时候把他代入敌对角色的?他应该也是勇者吧!按理说就算是睡梦中他也不应该会伤害爱丽丝吧!

片刻的迟疑让坂本的脚步放慢下来,就是这片刻迟疑的空档,帷幕内再一次传了来那个男人呢喃的细语。

“咂,咂……唔~好瓜……呼噜Z”

好……好瓜?

这一刻,勇者坂本的面部画风崩的离谱,振作而起的狮王之心都一股脑儿的泄了去,深渊沦陷的效果徐徐恢复,导致坂本的思维陷入混乱。

好瓜是什么?这是什么梗吗?为什么会突然说好瓜?那个男人在车里对爱丽丝做了什么?他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偏偏盯上爱丽丝?爱丽丝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因为一句莫名其妙的“好瓜”,坂本感受到了一种思维炸裂的感觉,那个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能在任何情况下都如此悠闲?最最关键的是,这小子现在到底在搞什么JB玩意啊!

所有情绪都汇聚成一股激动,而激动又成为促使坂本冲动的源泉,这个冲动的男人在“狮子之心”buff的再一次加持下,终于完成了将手推向了帘幕的伟业。

当帘幕掀开的一刻,坂本炸了。

“唔……你……这……家……伙!@#¥%”

眼前的一幕令坂本的愤怒早已超越了窒息程度,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骂人的词汇是如此短缺,以至于直接掏出了正义之拳。

在那拳头之下,艾尔文正双臂环抱着爱丽丝的细腰,两腿亦纠缠上少女的双脚,那似梦非醒的面庞则贴近通红燥热的侧脸,隐隐伸出一段小舌舔舐起后者的耳垂,使得后者娇喘连连,就连眼神也变得甚是迷离,层层保护苍蓝少女的铠甲早已不见踪迹,剩下的,只有一个酷似人形抱枕,羞耻不止的弱气女孩。

“不……不要……”

还在积蓄力量的正义之拳因为爱丽丝的这声细语更是冲动,此刻,勇者坂本化身修罗,在数十亿只草泥马的助力下,降下来自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制裁。

“啪!”

门牙碎裂,艾尔文安然无恙,勇者坂本却不得不捂着一口碎牙,甚是凄惨,刚才那个男人的拳头闯入了加速领域,自极为刁钻的角度抢先一步,击在了他的下巴上。

唔~可恶!就连那个魔王都没敢把我牙打碎!

捂着血流不止的嘴巴,坂本换了个切入角度,打算拽住那个男人的脚,将他拖下来后再一顿胖揍。

“碰!碰!”

脚掌相交,坂本接住了艾尔文踹出的第一脚,紧接着,暗藏在那一脚后的另一只脚也同样被接下,这一刻勇者坂本终于心情舒畅了许多,他准备顺势扯着这个男人的双脚将其一把甩出。

哼!你以为就你拥有能够进入加速领域的实力?我勇者坂本……噗!

那张还未痊愈的脸庞再一次刻上脚印,突然多出来的第三只脚踹得坂本一脸懵逼,等向后倒去一段距离后,他才看清那个男人正手抚爱丽丝的大腿。

竟……竟然如此卑鄙!

“坂……坂本大人……真是非常抱歉!”

爱丽丝那细弱无力的道歉哽噎在喉,恐怕就算是睡在她身旁的艾尔文都无法听到。

“艾尔文大人!您是在太花心了!明明已经有我的说!怎么可以再去欺负爱丽丝姐姐呢!”

克里姆同样发出了正义的呼唤,然而面对这一切源自正义的声讨,艾尔文依旧是一连串的“呼噜Z,呼噜Z”。

我就算是睡着,也能把你打趴。

勉强重新立起的坂本少年仿佛听到了如是嘲讽。

唔~这家伙!和他之间已经不是相冲的问题了!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我的克星!不想办法除掉的话……不不不,我怎么可以产生如此不符合勇者身份的想法,就算他绿……这TM还怎么忍啊!

为了了解自己的未婚妻,坂本也曾阅览过斯菲特尔的家族史,其中对于勇者艾尔文的那一段描述尤其嗤之以鼻。

勇者艾尔文——成全斯菲托尔先祖浪漫爱情之人,为斯菲托尔的家族基业与繁荣昌盛奠定基础,后世子辈应当永恩戴德,铭记其恩情。

分明就是个装逼失败,没发现和自己一起从家族中逃出去的公爵千金其实是为了和别的男人一起私奔的衰仔而已。那个姓斯菲托尔的男人正是因为娶了公爵千金才一路攀升,继承帝国公爵爵位,不然人家为什么会如此感谢?

非但被人绿,还成就了别人的事业,正宗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如此失败的男人却被捧为传说?简直是笑话。

一直以来,坂本对勇者艾尔文的看法都是如此,直到此刻,他才稍稍理解了传说勇者的心情,这种被带帽子的情节发展——真是想防也防不住啊!

“呵~啊啊~睡一觉后的感觉真舒服……咦?爱丽丝,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众人:“……”

随着艾尔文的苏醒,那令人深陷恐惧的气息终于消散,从泥沼中挣脱的强盗啰喽们发现自己又能行动后当即作鸟兽散。

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小子可是睡了我未婚妻啊!为什么会摆出一副类似起床发现被自家宠物钻了被窝一样的脸色啊!

此刻的坂本越发抓狂,若不是牙齿已被打碎,他是真想立马冲上前去食其肉,饮其血,可这一次他并没有上前,因为他发现了一件痛心疾首的事实。

TM的,为什么我会打不过他啊!

“哟!坂本老弟,强盗解决了不?啧啧啧,你被修理的可真够惨啊,对付个强盗至于把自己伤到这地步吗?”

故意的吧?你小子一定是故意的吧!其实你压根儿就没睡着吧!你TM就是为了玩我吧!

“哼!如果真的区区普通强盗,怎么可能伤得了我?还不是因为……”

说到“因为”坂本再次卡壳,不想承认,自己是被这个男人睡梦中教训的,但又不能随便说出那个山贼头领身上穿戴的帝国机密,这种感觉——心好塞。

心情抑郁的坂本将视线挪向他处,却碰巧瞄到在克里姆的掩护下仓皇套上铠甲的爱丽丝,勇者坂本终于气血攻心,在喷出一口老血后昏了过去。

真是的,不就是装逼失败被个路人强盗欺负了吗?至于这么激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