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壮观啊。”

蒂兰撩开车窗帘看了一眼外面,忍不住感叹道。

穿着统一样式铁色轻甲的士兵肩抗长戟正沿着大路行军,军容肃整,除了步伐只能听到铠甲和武器的金属摩擦声。

步兵队列的后方还有大量运送锱重的马车队,扬起滚滚尘土遮天蔽日。

蒂兰一行的车队正在从军队侧面通过,不得不承认,五驾的马车还是很有排面的,和军队的将领沟通了之后很快就让出了通过的路,不愧是本国皇女的座驾。

次日早晨,从天南城的垓下学院出发不就她们的车队就迎头赶上了这支正在行军的部队。

“他们也是去北边的吗?”蒂兰问道。

“是的蒂兰殿下,北方雁门关要塞,也是我们的目的地。”

墨易同样也在大量车外的步兵队列,从行军的军容军纪来看这肯定是能打硬仗的精锐部队,放眼全国,这时候需要动用这种军队的也只有雁门关了。

东方整片大陆只有一个西楚帝国,但也并非高枕无忧,比如西北草原人,善骑射,以游牧为生,时常有规模有组织地进入帝国内地的几个郡烧杀抢掠,并且一击即退,带着抢来的东西又逃回草原不知所踪。

西楚历代皇帝曾经不止一次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但被天山山脉隔断的西北地区外是大草原和茫茫戈壁雪山,因为草原戈壁资源匮乏,帝国并没有选择占领,而是派遣远征军把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打服之后就撤了回来。

奈何草原的游牧生活和稀缺的资源造就了他们彪悍的民风和流淌在血液里的狼性,即使被帝国的远征军打到元气大伤向帝国宣布臣服,几十年后恢复元气又会开始跃跃欲试,几乎成了一个循环。

从前也不是没有皇帝下狠心决心将草原人斩草除根,组建了近二十万的远征军,但在深入草原戈壁之后反而因为后勤补给被草原人的游骑兵骚扰导致大军的粮食供应和饮水短缺,军心大乱,反而被趁机夜袭的草原骑兵打得大败,最终撤退回来的不足两万。

遭了这个教训后,帝国就放弃了对草原的征服,继而选择在天山天险修建雁门要塞阻止草原人长驱直入。

而如今驻守雁门关的,正是那位邀请了蒂兰来东大陆的项翎殿下。

“虽然翎殿下一再强调不需要援军,但边境遭受十年难得一见的攻击,不加派援军洛城的高官大臣们可放不下心。”墨易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实际上援军的最大意义也就是让他们放心而已。”

“你对皇女殿下这么有信心吗?”

蒂兰收回目光后看了一眼墨易。

“我可是殿下对臣子,对殿下对信心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墨易笑了,“况且,我可不止是对殿下有信心。驻守雁门关的是帝国王牌江东军,整个西楚帝国也找不出第二只更强的军队了。”

江东军?蒂兰听着这个名字总觉得耳熟。

“楚帝国开国皇帝项羽曾经从故乡江东带出八千子弟兵,跟随先帝南征北战战功赫赫,垓下一战后生者不足千人,立国后更是一直驻守西北边疆,无数次粉碎草原人的侵袭……翎殿下所率领的正是这样一支铁军。”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吗?

蒂兰顿时有了种微妙的感觉,再一次感慨这个世界的魔幻,这算是历史的if线吗?

“但果然有点奇怪啊……北上支援边境的话,为什么会从南方调遣军队,虽然是精锐,但北方军不是更及时吗?”墨易又看了眼窗外行军队列中的旗号,有些疑惑地嘀咕。

蒂兰一行的马车是轻装简行,随身行李都存在储物手环里,墨易和芷兰也有类似的道具,所以速度比起徒步行军不止快了一点,很快就经过了行军的队列继续一路北上。

得亏还是轻装,而且座驾的车厢也被墨易用机关术里的手段改造过,节省马力的同时速度进一步提升,饶是这样,从早到晚的赶路也得十天左右才能到雁门关,不知道那些士兵赶到是什么时候来。

……运气差一点没准战争都结束了,如果那位皇女殿下真的有墨易口中说的那么厉害。

“我说啊,既然是修仙,你们就没有类似云舟这样的法宝能快速到达吗?再不济弄个长距离传送也好啊。”

在马车上坐了半日有余,蒂兰伸手在闭目冥想的墨易面前晃了晃,实在是憋不住想找人说话了。

“蒂兰殿下您说笑了,云舟这种法宝即使制造出来作用和成本也不成正比,而传送阵……殿下,参考西方的魔法,超远距离的传送耗费也不是小数字吧?”

确实,西方也有类似的传送技术,但绘制一个最小的魔法阵也要最高超的魔法师耗费大量精力,同时还要用很多魔力水晶,反倒是随着法阵规模增大,消耗的增长率并不大,所以一般只有需要紧急调用大量军队的时候才会用上。

——历史上似乎也有这种法阵大量使用的记录,不过那是神话战争时代对付魔族时穷尽整个西方世界的资源才做到的。

这么看来,这里的修仙界也没有蒂兰印象中修仙小说里说的那样神奇,至少修仙彻底取代科技全方位提升文明水平是不存在的,实际的影响力应该也和魔法差不多,都是“可以方便极少数,但不构成文明”。

“但这样坐车也太无聊了啊,早知道是这样就多带几本漫画了……你们难道不无聊吗?”

蒂兰忍痛收起手里的漫画书。她本来也是想着来救阿娅应该不会太悠闲所以出发时随便带了些,结果在船上就看了几本,剩下的可得省着点看,不然就得忍受漫长的无聊时光了。

墨易看着蒂兰,神情有些无奈:“可能是神州的修炼方式不一样吧,我们有专门的‘心法’,通过冥想修行的话可以为铸就仙心作准备,我和大师姐都是从小习惯了心法修炼,所以这种赶路时难以聚集灵气的时候修心法已经成习惯了。”

说完他又叹了口气:“其实也挺无聊的,我有时候还羡慕蒂兰殿下,西方人不用修心也可以变得很强啊。”

“嘛……”这么一说蒂兰反而为自己打扰别人有点不好意思了。

又看了一眼边上静坐闭目跟坐化……不是,入定了的高僧一样的芷兰,蒂兰吐了吐舌头。

决定了,一会去后面的马车找啾啾玩好了。

……

按照墨易的说法,位于项翎是位于天南城的垓下分院名义上的院长,边境无战事时也会在雁门关和天南之间往返,因此整条路线也算相当熟悉了,每一天大概能赶路到什么地方、夜里在哪里休息都早有安排。

“今晚我们会下榻五溪驿站。”

天色渐暗时,从车夫口中得知了位置后,墨易说道。

“驿站?”蒂兰愣了一下,在她的印象里,驿站一直都是给苦逼的长途信使歇下脚顺便提供备马的地方,环境么,大概不会好到哪去。

她倒不是接受不了简陋,但一般这种地方的简陋往往还伴随着卫生条件奇差,晚上睡着睡着说不定会有跳蚤蟑螂老鼠钻被窝之类的事情……这就很为难了呀。

“如果殿下在担心驿站的环境倒大可不必。”

墨易仿佛看穿了蒂兰的心思,“从天南到雁门一路上的几处驿站都是我为殿下精挑细选过的,而且也专门出资修缮建设过,不说和王侯的私人山庄相比,至少也是不差于一般商贾富贵的。哪怕是平时途径此处的贵族也乐意在我们出资修缮过的驿站投宿。”

谈话间,马车已经转入了一条大道旁的小路,一路驶向了路旁的山。

来到五溪驿站的门前时,天刚好完全黑了下来,驿站门外的大灯笼散发着柔和的光,透过灯笼纸显得格外温暖。

“这还真是刷新对驿站的认识……”

怀里抱着啾啾从马车上第一个跳下来,蒂兰看着朱门白墙和顶上黑瓦感叹道。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座豪华山庄嘛。

“听墨易说这里还有温泉,啾啾,晚上去泡温泉吗?”

捏了捏啾啾的小鼻子,蒂兰问道。

“啾!去!”0w0

“殿下!请务必让我也一起!”刚从车上下来的米米闻风而动,甚至还没站稳就举手报名。

而前面的墨易已经踏上了门前的石阶,摇动门环发出哐哐响声,心中却有些疑惑。

奇怪,驿站应该是早就收到了蒂兰殿下和自己的到来的消息的,为什么不提前出来迎接反而大门紧闭?

这处驿站的管理者他是认识的,是一个早些年因为伤残从雁门关退役的老军官,翎殿下照顾他特意把这处驿站交给他,正常情况下是没理由在明知作为殿下臣子的自己和殿下贵客的蒂兰要来还把门关上的。

难道……

墨易的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回头冲乖巧站在自己身后的大师姐使了个眼色,芷兰点头后从袖中抖出一柄飞剑握在手中。

这时候,门后也想起了渐渐靠近的脚步声,让墨易的心跳瞬时有些加速。

门裂开了一条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