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们纷纷回头看向袁晨,袁晨飞快的走到台前把带有血迹的U盘交给了工作人员。

“发生什么事情了,苏存呢?”汤姆斯看到血迹感觉苏存肯定遇到事情了。

“他在医院,季城陪着呢。”袁晨和汤姆斯没有了情敌的对视。

“医院。”汤姆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先解决眼下的事情吧,一会结束了我们一起去医院。”白易晗走到汤姆斯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时屏幕上播放了一段视频,视频中正是苏存和詹尼斯在酒店的对话。

“你在帮我一次,我保证是最后一次,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帮帮我。”詹尼斯晃动着苏存的手臂。

“这些年你没有灵感都是我在老师那里偷的设计给你,你还要我怎么样?”苏存有些无奈。

“存,求你了,如果这次我不这么做,我的设计生涯就毁了,我保证这次之后我就隐退不在做设计了,我和那个老男人离婚,我们从新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好不好。”詹尼斯用脑袋蹭着苏存。

“不是我不帮你,只是叶乔的设计如果泄露了一定会被查出来的,她的设计只有我和老师见过。”苏存有些为难。

“没关系的,张诗妍说了只要她作证叶乔就没有办法翻身。”詹尼斯眼底漏出一丝恨意。

她恨叶乔凭什么她有那样的才能,凭什么她有那么好的朋友,凭什么她的男朋友那么优秀。

“为什么非得盯着叶乔不放。”苏存疑问的看着詹尼斯,明知道惹了叶乔是麻烦为什么非要她的设计。

“因为张诗妍有了我和你偷情的证据,她说要是不按她说的做就把这些放到网上。”詹尼斯抹着眼泪,“要是这是那样我就完了,那个老男人也不会放过我的,我们斗不过他的。”

“张诗妍为什么要这么做。”苏存没有想到堂堂大明星居然会做这么龌龊的事情。

“你帮帮人家吗?”詹尼斯边说边褪去苏存的衣服,然后镜头里没有两人的身影,不过倒是有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发出来。

“现在大家看到视频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袁晨对着记者们开口。

“不是说苏存会到现场吗?他为什么没有来,还有视频里说的张诗妍是我们认识的明星张诗妍吗?”记者F发问。

“苏存在送证据的时候被人撞上了,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这也更能表明事情的真相了,还有你说的张诗妍我是认为是大明星张诗妍。”袁晨的眼睛闪过一丝冰冷。

袁晨没有想到张诗妍为了陷害叶乔居然这么丧心病狂,害了夏氏受损不说,现在还牵扯到人命。

记者们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纷纷离场。

白易晗等人结束后来到了医院。

“阿城,人现在怎么样?你没事吧?”白易晗看到季城身上沾上血迹,不免担心。

“我没事老大,这血不是我的。”季城看出白易晗的担忧了。

“苏存怎么样了?”汤姆斯开口。

“他可能不太好,医生说挺严重的,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他现在估计已经没命了了。”季城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差点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心里难免一揪。

“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易晗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当时我赶到的时候有一辆微型车直奔苏存开过去,我没能阻止他撞的第一下。”季城有些自责。

“第一下,难道还要第二下吗?”汤姆斯皱眉看着季城,不管这么样苏存也是跟着自己这么多年了。

“对,还有第二下,以为我的车子挡住了他才没有撞上第二下,不过警察来的时候说那个微型车司机是醉驾,说他喝了好多酒思维不清晰,可是我觉得他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撞死苏存。”季城很确定那个司机就是故意的。

“谁是病人家属?”医生出来询问。

“我是。”汤姆斯走到医生身边。

“病人送来的很及时保住一条命,不过以后都要坐在轮椅上了。”医生摇摇头,虽然在医院里每天都有生老病死,可是看到这么一个大好青年就这样残废了还是觉得有点可惜。

“没有办法了吗?他还真年轻,他很有才华的,怎么会这样呢。”汤姆斯抓着医生的胳膊。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你最好给他找一个看护,接下来他会有很多不便。”医生无奈拨开汤姆斯的手,无奈的摇摇头。

“医生谢谢你,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白易晗拍拍汤姆斯的肩膀。

“我一定要把害苏存的人揪出来。”汤姆斯双手握拳,眼睛腥红。

“这件事情明天再说吧,今天大家都累了一天,先回去休息吧,我已经联系好了看护过来。”白易晗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过去的,可是眼下大家也都累坏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那今天还是都去我那里休息吧,明天一起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袁晨看着疲惫的众人,现在也只有他那里比较合适吧。

“我也可以去吗?”汤姆斯开口,虽然他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可是这次苏存的事情对他打击不小。

“好吧。”袁晨极不情愿的答应了。

“暖儿你陪我。”汤姆斯走到夏暖身边抱着夏暖。

“啊......”夏暖想要推开他,可是看到他难过的样子又不忍心。

“起开。”袁晨可不管他难过不难过,占夏暖的便宜就是不行。

“好了,那今晚我们都去袁晨那里好好休息一下吧。”白易晗牵着叶乔的手,“乔乔,今天累坏了吧。”

“不累,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叶乔一直没有说话,可是她心里很难受,毕竟苏存是因为自己才会这样的。

回到了袁晨的别墅大家吃好饭都回房间休息了。

“暖儿,你说张诗妍怎么会那么恨我呢。”叶乔坐在床上低着头。

“乔乔,你不要多想,她那种人就是有病,不要把她放在心上知道吗?”夏暖一只手握着叶乔的手,另一只手摸着叶乔的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