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夜梦的眼中慢慢闪过一丝金色的寒光,不知为何,周围的空气甚至都平静了下来,即使刚刚的攻击让整座森林补满了灰尘,但此刻所有的灰尘纷纷飘散开来。

白虎感觉到了……周围千米之内的魔力被一股奇怪的力量压制了,这是什么能力?

从未听说过有这种能力都人类,不,就算是其他种族也办不到吧?

“咔嚓!”白虎的头骨瞬间发出了碎裂的声音,刺骨的感觉深深的在脑中爆发,让这只存活了万年的白虎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崩溃的感觉,或者说是地狱的感觉。

滚烫的血液从白虎的眼睛流出,意识瞬间变得阴暗。

“啊……抱歉,抱歉,情绪有点激动,没有把握好力道,真是的,果然是太久没活动了吗?既然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夜梦笑着说道,但是……在一幅画面在白虎的眼睛里面却如同一只恶魔一般可怕。

“那么,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先确认一下 屏障……指的是我所想的那个屏障没错吧?”

“……嗯……人类最强屏障,天屏。”白虎用勉强的口气说道,就在刚刚他的骨骼已经回复的差不多了,这是来自妖族特有的恢复能力,除了魔族之外恐怕真的没人能匹敌。

天屏指的是隔绝人类与外界的屏障,十二年前幻梦布置的最强屏障。

“哦哦,果然是那个屏障啊,那……你刚刚说屏障会碎裂,会怎么碎呢?”

夜梦说到这里再次一笑。

白虎咽下已经吐沫,道“鬼……鬼人……会为我们开路,再过几天,会有大军从屏障内部直接引发大战,具体要怎么破坏我也不知道,我……我只是来探查的!”

“嗯?探查……简单的说你原本是来自外面对吗?”夜梦问出了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

“是……是的,我确实是在外面生活的妖兽,在一个星期前的时候受到四兽大人的命令前来探查。”

夜梦并没有从这一只白虎的眼睛里看到任何说谎的迹象,也就是说这一只白虎确实是在一个星期前进入了人类的屏障?

进入了这个即使是天魔都难以击碎的屏障?

那么……最为关键的问题来了。

“鬼人……到底是谁,他们在哪里?”

没错,鬼人,这个词语可以说是让夜梦头疼了有一会,上次遇到那个叫做诺言的家伙就说自己是鬼人,而且在外面遇到的那个魔王也好像认识鬼人还与众多血榜的罪犯有交易,不管怎么看都超级麻烦!

“鬼人……是…是…魔族…与…啊啊啊啊啊啊。”突然,白虎的额头上面出现了蓝色的魔法阵,夜梦微微一愣,眼神变得十分的犀利,一甩,直接把白虎丢向了天空,下一秒自己也一跃来到了空中又是一脚,白虎再次飞天,只不过这一次更快更远!

—————不到五秒,原本黑夜的长空瞬间变成了白色,巨大的爆炸声让莫奇和凌尘纷纷捂住了耳朵,这威力已经可以快赶上目前最发达的导弹了吧?

夜梦看着天空,微微摇头。

妖族的高级魔法刻文既然用在了这种级别的白虎身上,还真是小心翼翼啊。

真是的,没有活口了吗?

早知道应该更小心一点的才对。

应该稍微反省一下才可以啊。

夜梦慢慢的落下,但这个时候莫奇和凌尘却突然跑了过来,略微有些着急的说道

“老师……有点奇怪,莫玲的魔力……”

“好像……突然中断了!”

夜梦神色瞬间一边,刚刚脑中的思考全部停止,闭上了眼睛直接开始了感知,在他的世界之中,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空白。

奇怪……为什么……

空间传送吗?

到底是什么人?

不……我刚刚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别人的气息,也就是说他们应该是触碰到了某种传送阵才对,或者是夏羽有什么逃跑的传送手段。

不过,明显应该是前者的可能性比较高吧,我在校服上设置的跟踪铭文也失去了效果,这明显是进入了什么奇怪的空间吧。

现在唯一知道是她们还活着吗?

总之,要快!

这一系列的所有想法虽然多,但……其实全是夜梦在不到半秒钟想出来的,实际的时间甚至过去了不到半秒,夜梦就已经消失在那两个孩子在面前,留下了一段声音。

“回去找班级,不要轻举妄动。”

莫奇微微皱眉,他知道老师这么说肯定有些着急,那……自己妹妹的情况岂不是很不妙!

“嗯?”凌尘倒是注意到了莫奇的脸色并不怎么好,微微哭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们跟上去吧?”

莫奇问道“你……不劝我吗?”

“说的好像我能劝的住你一样。”

凌尘倒是露出了一个略微爽朗的笑容。

“毕竟……老师教过我们,在家人有危险的时候,不管做出什么事情,就算是与世界为敌,那也是被允许的,而且老师也说过一定会支持我们的。”

“是啊……用老师的话说,就是一切都把家人排在第一位啊。”

“跟我来吧,我还能勉强感知到莫玲的一点魔力,应该就在这附近。”

于此同时夜梦已经来到了洞口,他没有丝毫的迟疑,也没有考虑这是一个陷阱,直接冲了进去,在他看到里面的人工火把时就已经知道了夏羽她们是被强行传送走了。

可恶……可恶!

很快,他就已经来到了洞穴的深处,黑色的刻画再一次发出了强烈的黑色气流,但是这一次的气流直接形成了一面面的盾牌挡住了夜梦,夜梦的表情变得相当不善,以前的那道白色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这个刻画……不是来自这个星球的吧,其他宇宙的文明还是其他未发现的种族呢?』

“你管他那么多干什么!”

夜梦直接一把抓住了墙壁,一把美丽高雅的长予瞬间制作完成,紧接着夜梦直接摆出了丢长枪的姿势顺势而发,一道道黑色的盾牌化作为碎片,周围的墙壁也被划上了一道巨大的裂痕,刚刚丢出去的那一把长枪在刺穿完所有盾牌之后瞬间消失,化作为了灰尘。

『哦?你这是着急了吗!』

“我只是采取了最为理智的行动而已!”

夜梦没有多说什么,一脚就已经来到了那道奇怪紫色眼睛的魔法阵面前。

『哦?又是没有见过的法阵。』

“无所谓,不管是陷阱还是什么都无所谓。”

夜梦没有任何的犹豫走进了魔法阵,身形一闪直接消失。

下一秒,他已经来到了夏羽之前来到的房间里面,此时他的表情已经显得有些不对劲,小右正在用修复的能力为夏羽治疗,而莫玲则是站在旁边担心的看着两人,夏羽的手中还有一把黑色不知名的长刀,但是夜梦并没有在她们身上看几秒钟,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看到了中间的一名男子身上。

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睛,黑色的风衣,黑色的气息,英俊的五官,样子看上去和夜梦差不多,都十分的年轻,两人都是十八岁的外貌。

“真是不错记忆啊,难怪这个弱小的少女既然能拔起此刀,如果是她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驾驭这把刀也说不定啊。”

他的声音异常的清脆,就好像直接打入了人的脑袋。

“你把她弄晕的?”

夜梦无视了他之前的话指着夏羽问向那个黑衣男,不过莫玲却W直接抱住了夜梦抢先回答道“老师您终于来了,我们为了躲避一只巨大的老虎被困在这里,夏羽姐姐为了救我们想要去把那把刀**,但是……夏羽姐姐……之后就晕倒了,然……然后这个怪人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从她的声音可以判断,莫玲略微有些害怕。

“咳咳,喂,什么叫做困在这里,我明明说了只要把那一本书撕开……”然而这名男子的话音未落,夜梦却无视了她,揉了揉莫玲的头,道“好好的呆在这里,照顾好夏羽,我……马上回来。”

“还有你们,照顾好小右和莫玲,知道了吗?”夜梦微微转过头看着了莫奇和凌尘,两人看到这一幅景象也不由咬了咬牙,但是点了点头。

“喂,那个女生没事的啦,她只需要休息几分钟就可以……”

然而男子的话并未说完,夜梦的拳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但这一拳却直接穿透了男子的身体!

“真是的,能不能把话说完,我只是一道残念而已吧了,一道马上就要消失的残念。”

夜梦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没有变,但现在却显得异常的冰冷,冰冷到让周围的实际温度都直接下降到了负数!

“还真是可怕的杀意啊,太可惜了,如果是真正的我在这里的话估计已经想要和你厮杀了吧?”

“如果你现在说出你真正的位置话……我不建议和你去玩玩,不,或者说我很乐意陪你去玩玩,甚至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说着夜梦的眼睛逐渐慢慢闪过一丝又一丝的金色光辉,语气与平时也完全不一样。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告诉你我的位置,但关键是现在的我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本体到底在哪里。”

“不过……还请容许我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辉,光辉的辉,来自其他的世界,在那里,别人称呼我为死神,当然,这个称号倒是并不重要。”

“你只需要知道我很强就可以了,而且那把黑色的长刀是我送给那个少女的礼物,怎么样,喜欢吗?”

夜梦微微一笑,用无比温柔的语气说。

“如果你真的想这么早消失的话……我不建议你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