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晨媛这几天,做梦都是笑醒的,只要一想到自己要跟顾倾泽结婚了,就笑得合不拢嘴。

她坐在床上,幻想着结婚那天,和顾倾泽交换戒指的画面,脸色就开始泛红。

穆晨媛这几天特地跟公司请了假,准备婚礼的事宜。

想到顾倾泽工作特别的繁忙,穆晨媛想,那准备婚礼的事宜就由她这边准备就好了。这样就能够准备一个她自己想要的婚礼了。

这样美滋滋的想着,穆晨媛立刻着手准备了。

收拾完毕之后,穆晨媛迫不及待的来到婚纱店试婚纱。

穿上婚纱是每个女孩子的梦想,穆晨媛更是不例外。

这一天,她真的等了很久了。

事情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穆晨媛想起来一个人。

她要跟顾倾泽结婚的事情,怎么可能少了季飞雪?

邀请函设计好当天,穆晨媛立刻派人给季飞雪送去了一份邀请函。

“飞雪,飞雪。”

季飞雪正在看着杂志,却听到外面传来余婷有些着急的声音。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在余婷走进来的那一瞬间,季飞雪只感觉自己的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就这个。”余婷扬了扬手中的邀请函,脸色有些不悦:“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外面的一个人给我的,说是要给你的邀请函。”

她说着,就把手中的邀请函递给季飞雪,“我也不知道是谁给的,我还么来得及拆开看看。毕竟是邀请函,得让你自己先看。”

余婷在季飞雪的身边坐下,嘴里嘀嘀咕咕说个不停:“我看这邀请函是大红色的,看起来有些喜庆,我怎么看着有点像是别人的结婚邀请函?”

被余婷这么一提醒,季飞雪在邀请函外面快速的浏览了一下,才发现角落下的一行字。

穆晨媛和顾倾泽的婚礼?

季飞雪瞬间愣在当场,一下子明白邀请函是谁送的了。

肯定是穆晨媛没错了,是想让她难过吧?

季飞雪盯着那一处出神,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同样的内容。

她愤恨不已:“该死的,结个婚了不起吗?穆晨媛到底是有多喜欢到处瞎显摆?”

说着,见季飞雪有些失神,便安慰道:“飞雪,你别生气,或许这件事情不是真的。”

想了想,又觉得好像没有多大的可能。

她挠挠头,“既然这是穆晨媛送过来的,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要不要去参加?还是假装没有收到这份结婚邀请函?”

“叮咚叮咚。”

余婷的话音刚落下,门铃就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余婷起了身。

“怎么是你?”

余婷有些惊讶,不由得提高了音量。

“飞雪。”

周陈晗不理会门边的余婷,直接越过她,朝着季飞雪的方向走了过来。

余婷愣愣的站在门口,想说什么,却被周陈晗接下来的话彻底打断。

“飞雪。”

他拿出一束玫瑰花,在季飞雪的面前单膝下跪。

季飞雪彻底蒙圈,“你想干什么?”

心里多少有点数,只是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这些。

周陈晗被他问的有些尴尬,拿出手中的戒指举到她的面前:“飞雪,你,愿意嫁给我吗?”

两人都蒙圈了,周陈晗到底搞得哪一出?有在女方家里求婚的嘛?更何况,周陈晗不是知道季飞雪心里从来没有他的嘛?

余婷惊讶的合不拢嘴,也不知道该替季飞雪高兴还是,竟然一时间连门都忘记关上了。

“我……”

季飞雪盯着他手上的那一枚戒指,却是想到了另一个人。

一个即将要跟别的女人结婚的人,心中一股子心酸翻涌上来,让她说不出一句话。

周陈晗眸光暗了几分,面色又更加真诚:“我没有在开玩笑,我是真心实意想要跟你在一起。飞雪,嫁给我,我会给你想要的生活,好吗?”

季飞雪抿了抿嘴,开口想要拒绝,她实在不想跟周陈晗在一起。

“我要是说不好呢?”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余婷这才反应过来,顾倾泽已经走到两人面前,脸色似乎还有些难看。

“怎么?周陈晗,趁人之危?”顾倾泽嘲讽的开口,目光却落在季飞雪的身上。

心中庆幸自己来的及时,他真的不敢想要是自己来晚了一步的话,季飞雪会不会答应周陈晗这个小子的求婚。

毕竟现在情况特殊……

“你怎么来了?”季飞雪脸上换上了淡漠的表情。

周陈晗站了起来,挡住了季飞雪和顾倾泽两人之间的视线。

“哼,都快要结婚了,怎么还往她这边跑?”周陈晗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又转过身,带着歉意道:“我下次找个寓意浪漫的地方求婚,今天就是个意外。”

季飞雪没有回答,面对面前两个男人,脸上的神情依旧还是淡如水。

顾倾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对周陈晗投去一个嘲讽的眼神。

好像是在说,态度都一样,咱俩谁也别笑话谁。

周陈晗视若无睹,将手中的玫瑰花塞到季飞雪手里:“既然求婚暂时告一段落,那玫瑰花你就收下吧。”

“谢谢。”季飞雪微微颔首,面上扯出一个很淡的弧度。

“飞雪,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顾倾泽气结,气季飞雪是不是知道男人送女人玫瑰花代表着什么。

要是知道的话,为什么还要收下?

“出去外面说。”季飞雪淡淡的撇了一眼顾倾泽,率先走了出去。

门外,两人面对面而站立。

“有神母鸭你就直说吧。”季飞雪眼神看向别处,似乎有些失神。

“看这个。”顾倾泽拿出一瓶香水,有些别扭的说道:“这是你以前赞赏过的香水,在我那放了好久,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季飞雪眼神落在他递过来的香水上,还没打开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身上的愁绪散去了几分,不得不感叹这香水的神奇之处。

好像又回到了那天,她第一次闻到这个香味就迷上了,可惜那时候香水已经停售了。

顾倾泽就承诺说,要帮她弄来一瓶。

可是现在时过境迁,谁也没想到送香水的时间会是这样一个场面。

门内的周陈晗,一下子跳脚。

“胡说八道,你手里的香水分明就是给穆晨媛的。”周陈晗丝毫不理会顾倾泽越发阴沉的脸色:“飞雪,你可别相信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