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么的我真想把你拍成球!”凤城校长怒气冲冲的对着庄呈吼道:“你小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还年轻,没有经历过高金伦的恐怖时代!你是不知道这个小魔王的可怕!”

又是被喷了一脸口水的庄呈,再次胡乱的在脸上擦了把后,不服气的说道:“就算他以前再厉害,现在也未必——”

“现在也能把你吊打!”凤城校长现在真想把庄呈给一脚踹出去。

“那他和舅姥爷你哪个更厉害?”庄呈问。

“废话!当然是我厉害!”凤城校长厚着老脸说了句,在高金伦右手废了之前,他还真没有高金伦厉害。现在他右手虽然废了,但却创出了左手刀法。

谁厉害?没打过,还真不知道。

不过,真要是动手,生死战的话,他觉得自己是一点儿也没把握赢那个魔王。

那家伙狠起来估计他自己都怕,要不然他也不会闹得深城鸡犬不宁,不会把他的小师叔也给坑进去。

“舅姥爷既然厉害,干嘛还怕他?再说了,凤大第一高手,可是我的老表。”庄呈不敢轻易找那个老表,那是个不近人情的主子,每次去,都没有好脸色。

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对学生有那种意图,估计不用高金伦动手,他都要分分秒秒把他给解决了。

“怕他很丢人吗?”

凤城校长的话把庄呈给堵的啊。

凤城校长接着说道:“就问问,在华国,有几个不怕他高金伦的?远的不说,就是圣华的副校长,杨子强?知道为什么校长死了那么多年,杨子强他还是个副校长吗?”

庄呈摇头,按理说原来圣华校长死了,就该杨子强这个副校长继任校长的位子,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副校长还是副校长,圣华也还是没有校长。

凤城校长解释说道:“因为高金伦。”

啊?庄呈不解。

“因为高金伦在圣华校长死了的当天,放话,圣华校长只能是他师傅,永远是他师傅,谁要是敢觊觎校长之位,就去挑战他!”凤城校长说。

庄呈倒吸一口凉气,这么狂的吗?而且更让他感到震惊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圣华还是没有校长,这不正说明了,大家都在怕高金伦。

“他这么说根本不现实,要是等他死了呢?圣华谁当校长,他还能管得着?”

凤城校长呵呵笑了两声,“谁知道?或许在他死之前,就先把圣华给灭了也说不定。”

听闻这话,庄呈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真是个狠人,为了不让其他人做校长,宁愿将圣华覆灭......

刚才庄呈一直不明白舅姥爷他们为什么会怕一个右手废了的人,现在他大概明白了一些。让舅姥爷他们害怕的未必就是高金伦的实力,还是高金伦真的太狠!狠到让人不敢想象!

就在庄呈这么想的时候,凤城校长开口说道:“你走吧,凤城一中不能留你。”

什么?!

庄呈愣住,他一个导师被学生打的住进了医院,身为凤城校长的舅姥爷不给他做主就算了,还要赶他走?

“就是因为高金伦?”庄呈愤愤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