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暗示不管用,那就没必要暗示了,直接明示吧。

反正她跟他早就是夫妻了,夫妻之间谁更主动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楚云瑶索性滚到他身边,伸长了双臂,抱住他,“是挺冷的,抱着你就不冷了。”

她衣衫半解,柔软的身子蹭着他僵硬的身板,小手在他胸口处一通乱摸,从他的衣领口滑了进去。

听到头顶的呼吸变得急促剧烈起来,楚云瑶扬起小脸,指尖的指甲刮过他滚烫的胸口,得意的开口:“你好像很紧张呢,夫君~~”

她的嗓音软软糯糯,甜的跟蜜糖一样,唤他的时候,刻意拖长了声音。

好似融化的麦芽糖拉成了丝,在他心口处缠绕了几圈,那一丝丝的甜蜜顺着血液刻到了他的骨头里面。

他真是想要弄死她的心都有了。

这丫头小小年纪,在哪里学的这么些勾死人不偿命的手段?

跟迟夜白和云澈那两个家伙走的太近了,被带坏了吗?

还是无师自通生来就会的?

如果不是明日出行在即,往后生死未卜,他一定将她就地正法。

楚云瑶见他浑身的肌肉崩的厉害,粉粉的唇凑近他耳边,吐气如兰:“明天就要分别了,我们要不要做点别的事?”

墨凌渊咬着牙,生怕自己一出声就暴露了本性。

楚云瑶的手指顺着他结实的肌肤纹理往下滑,“夫君,我们都成亲好久了,是不是应该亲密一点。”

墨凌渊一把握住了她作乱的小手,深吸一口气,哑声拒绝:“云瑶,你别这样......”

“不要哪样?”楚云瑶反手紧握着他的手指:“夫君,你喜欢我从前的身段还是现在的身段?”

墨凌渊:“......”

墨凌渊额角上青筋爆出,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他一翻身,将她按在身下,指腹扶着她的小脸,薄唇压在她的粉唇上,狠狠的吻了吻她。

楚云瑶虽然已经准备好了,但看到他突然之间的举动,还是有些被吓到,傻愣愣的一动不动了,任由他用力的亲自己。

她在心底默默的告诫自己:关键时刻,怎么就掉链子了,不要怂,继续扑啊。

可偏偏身子不听使唤,她被亲的连呼吸都透不过气来,身子软软的,没有丝毫力气。

原本以为墨凌渊掌握了主动权,会水到渠成,更进一步,却没想到最后的关头,墨凌渊偏偏放开了她。

他埋首在她的颈窝里,嗓音又低又哑,克制的厉害:“云瑶,我这一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你还小,我曾经答应过你,会等你长大一些的。”

楚云瑶脑子已经转不过弯了,冲口而出:“不要你等了,我已经长大了。”

墨凌渊闷闷的笑起来,有力的长臂将她搂抱在怀里,紧紧的,勒的她骨头都疼了,恨不得将她嵌入骨血里。

“有些事,我还没想好,有些结果,我无法预料。”墨凌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明日离开之时,我安排了段长宇住在府里,府里的护卫会增加三倍。

父亲和宫家要是派人过来找你,不要出去,让凌薇应付即可。

我离开后,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