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刚刚走进同样人满为患的购物中心,就被一个身着红色旗袍的年轻女士满面笑容地拦了下来,女子向两人分别递上一张花花绿绿的宣传单:“同学,你们好,我们新希望英语学校正在举办一个趣味单词竞赛活动,”说着指指身后一个人头攒动非常吸睛的临时擂台,“正在招募有兴趣的参与者,获胜有大奖哦,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来试试看?”

新希望英语学校是盛川市最老牌也最具名号的英语学校,徐来和任清风周末上的SAT辅导班也正是新希望的课程,因此,这个趣味单词竞赛的真实性可见一斑。

然而,徐来看到擂台旁热情高涨的围观群众,兴趣已经失去一大半。正准备礼貌地拒绝,就看到身边的男生翻着手中的宣传单,饶有兴致地念到:“三等奖,购物中心一层咖啡厅代金券100元,”停一下,带些笑意看向女生,“怎么样,有兴趣吗?”

见男生似乎没有要明确拒绝的意思,穿着旗袍的女士趁热打铁看向显然犹豫不决的女生:“对对对,这只是三等奖,一等奖的话,可是新希望价值3000元的课程卡,所有课都可以选择的哦。”

其实对于奖品的内容,代金券也好,课程卡也好,徐来并不感冒,但不知为何,在那一瞬间看到任清风那张笑意盎然信心满满的脸,女生忽然就产生了想与男生PK一番的冲动——她记得上一次演讲比赛时,男生引经据典侃侃而谈,真实水平深不可测。徐来无比好奇,这个同样有在外国生活经历的任清风,究竟能有多强。

“呃,好啊,”于是徐来对着任清风和充满期待地看向两人的女子笑笑,“那我们试试看。”

“太好啦,虽然看你们还是高中生,但是勇气可嘉,”女士连忙从手包中掏出两张报名表和两支笔分别递给两人,“麻烦你们填下基本信息,用于登记号码。比赛还要再二十分钟开始,不过我们已经招募到了接近80位勇士了,期待你们的表现啊!”

徐来扫了一眼报名表上的内容,没多想就在姓名栏填了“陆潇潇”三个大字。

在她还在为“请预估自己的词汇量”这个问题而仔细思考时,男生已经迅速地填完所有信息,将表格交还给了年轻女士,领到了数字为“0218”的号码牌。

徐来最终还是写了保守的8000,又检查了一遍没有错别字后,才将表格交还。看到两人来自盛川四中,年轻女士一边将“0426”的号码牌递给女生,一边笑着开口:“你们是四中的学生啊,我更期待了,”说着转身准备带两人向着擂台的方向走去,“那陆潇潇和许啸川,你们跟我来吧。”

徐来脚步一顿,愕然抬头,从任清风的眼中读到了同样的诧异,顽皮,与忍俊不禁。

“你怎么填那么快?”徐来忍不住低声问道。

“高中要求的词汇量在3500左右,我填了3000,很合理。”男生同样压低声音,淡淡回答。

徐来觉得,在“皮”这件事上,真正的许啸川还是惨败。

徐来没想到,还真的有能将整个擂台站得满满当当的参与者。并且,从乳臭未干的小朋友到跃跃欲试的中老年阿姨,参赛者年龄跨度之大让徐来不得不震惊于新希望稳妥的号召力。

第一轮的测试非常简单,在大屏幕上出现一个英语单词和四种中文释义,每个人在手中的题板上写下与之相匹配的翻译序号。所有人同时亮出题板,回答正确的人留在台上,回答错误的人则遗憾离场,领取纪念品一份。

题目也严格按照从简入难的顺序排列,比如第一题中的“Sun”几乎没有任何区分度。

可渐渐的,等到屏幕出现“Locomotive”的时候,台上只剩下了刚好20个人。

“Sporadic”。剩15人。

“Vigilant”。剩11人。

“Abscond”。剩最后的7人,除去徐来和任清风,其余的都像是大学生或研究生。

“Fugacious”。这个词完美地筛选出了最终进入第二轮挑战的5个人。

这五位让台下观众献上疯狂的赞叹与掌声的选手,将有一位获得3000元课程卡,一位获得1000元课程卡,其余三位各获得100元的咖啡厅代金券。

第二轮的比赛一共十道题目。十个单词,不提供选项,要求选手直接在答题板上写下对应的中文翻译,因此排除了一切靠幸运获胜的可能。十轮过后,按照累计正确个数排名,前两位将进入最终轮的决选。

台下的气氛似乎比台上还要紧张,每位观众的视线都暗戳戳在台上的五位青年才俊中来回逡巡,特别是两位看起来年纪最轻,依旧穿着高中制服却无比淡定沉稳的少男少女。

“Enormous”。没有人答错。

“Ephemeral”。来自盛川大学历史系的研究生率先落马。

一路进行到第9题结束时,众人无比惊愕地发现,完全没有出现任何错误的,竟然是那两个依旧满脸轻松的高中生。

“了不起,四中的学生真了不起。”

由于刚刚五个人已经简短地进行了自我介绍,人们对于台上的徐来和任清风献上全方位毫不吝惜地赞扬。

“Surreptitious”。最后一个词出现在大屏幕时,依旧还在题板上写字的,也的确只剩男生和女生二人。

“好,下面请两位同学同时亮题板!”主持人亦难掩激动,微微提高声音。台下的人群鸦雀无声,看看任清风,又看看徐来,屏息等待着。

“诡秘的”。徐来的字方方正正,规整清晰。

“鬼鬼祟祟的”。任清风的字则奔放得多,好好的行楷漫不经心写成了草书。

“恭喜你们,完全正确!”主持人带着无比的叹服与惊讶,深深看了两人一眼,在如雷鸣般的掌声中高声宣布,“那么进入最终环节的是四中的许啸川和陆潇潇两位同学!”

这个时候,徐来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有哪里不对。

女生抬头,接收到男生同时带着笑意和隐隐尴尬的目光,才恍然大悟。

“糟糕,好像错过100元的咖啡厅代金券了。”

第三轮的比赛中,主持人将给出十个形容词,要求选手写出3个同义的英文单词。例子是非常简单的“Happy”,与之对应的英文则是“Cheery”,“Cheerful”,和“Joyful”。

确认两人明白了规则后,主持人一声令下,宣布比赛开始。

比赛毫无悬念地进行到第九轮,两人在词汇的选择上虽然偶有不同,却毫无谬误。

第九轮的原词是“Spontaneous”。

徐来选择了“Unprompted”,“Impetuous”,和“Unpremeditated”。

任清风的题板上则是“Unprompted”,“Impetuous”,和看起来更加高大上的“Extemporaneous”。

两人的答案看愣了所有围观群众,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连原词的含义都并不确定。

主持人判定两人的答案全部有效后,幽默地表示:“看来今天我们可能需要加试了,不过让我们先看看最后一题。”

徐来微微带些紧张与激动看向题板。虽然女生不喜欢在人群面前抛头露面,也不喜欢被别人肆意评说,对于人群总归有些敏感,可不知为何,当对手是任清风时,她几乎不曾感觉到围观群众的存在,所有的注意力只全神贯注放在题目上,是为棋逢对手的快乐。

“好,最后一个单词就是刚刚的‘Surreptitious’,相信这两位同学一定可以写出正确答案。”

徐来默默松了一口气。她在题板上快速写下“Secretive”,“Furtive”,和“Stealthy”,忍不住看了一眼似乎与她同时放下笔的男生。

任清风依旧带着惯常的散漫,朝她微微勾起嘴角。

“好,看来两位同学都已经作答完毕了,”主持人忍不住夸赞到,“真的让人非常佩服,好,那么请二位同时亮题板,3,2,1!”

然后。

徐来愣住了,主持人愣住了,围观群众就更加没能从刚刚的呆愣状态中切换出来。

笑得无比温柔的男生的题板上。一清二楚的。

“Want”,“My”,“Earl Grey”, “:)”。

三秒之后,主持人又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才带着了然的笑意调侃道:“真是双商都高得惊人的小伙子,知道在关键时刻将胜利大度地让给女朋友,”又面向围观群众,“台下的小伙子们,你们都学到了吗?”

在一片女生其实已经无比熟悉的“哇靠”“这小伙子666的”“我酸了”和更加狂热的掌声与口哨声中,徐来觉得自己的双颊还是有些不明缘由地微微发烫。

“好啦,恭喜你们取得今天的胜利,”主持人示意人群冷静片刻,才重新对着两人友好开口,“那么,请问你们愿不愿意把平时背单词的秘籍分享给大家呢?”

“就是平时多看看原版书,遇到不会的单词结合语境多记几遍,”徐来认真想了想,将自己平时学习英语的方法倾囊相授,“这样去记会容易一些。”

“呃,看两遍就记得了。”男生也无比诚恳地开口,态度诚恳到人们不得不去原谅这着实找打的内容。

“……”主持人也觉得,这位刚刚还展示着自己超高情商的帅哥像是突然切换了频道,一秒将天聊死,冷静了片刻,才赶忙继续找补道,“看来花时间背单词果然还是很有必要的,呃,那么,再次感谢二位的参与,等下请到台下领取你们的奖品,在课程卡上签好名字就可以正常使用了,”又特地强调一句,“不过,课程卡只限本人携带身份证件使用哦!”

这次,换徐来和任清风面面相觑地愣在原地。

看来,还是皮过头了。

群众万众期待的目光聚焦在两人身上,以为这郎才女貌的二位将会发表真挚的获奖感言或是甜蜜的互捧或告白时。

女生只是带着无限尴尬开口:“其实我们只是想来试试能不能拿到咖啡厅的代金券。”

男生也只是无比尴尬地接口:“不好意思,请问我们可不可以和第三四名换一下奖品?”

然而,下台就惨遭无数心怀崇敬的家长激烈围堵以求得学习经验的二人,即便得偿所愿地手握着两张代金券,却直到徐来的妈妈打来电话,两人借机说着“抱歉,父母已经等急了”才最终得以脱身时,都没能再靠近咖啡厅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