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完全是无赖作风,林云义和洪刚虽然对他有气,但当着袁洪烈的面也不好发作,无奈只能答应江源在袁府住一晚上,明天再行动。

对林云义和洪刚来说,不过是让江源多活一天而已。

袁洪烈对江源也有些反感,他不过是说客气话让他们三个多住一天,没想到江源还当真了,真如林云义所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妖兽潜入袁家镇,到时候村民死伤惨重,这个责任谁付得起。

可三人既然都这样说了,袁洪烈只好为他们安排住处。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江源也不例外,他之所以想多留一晚并不是因为劳累,而是另有所图。

一进入房间当中,江源立刻把房门关紧,门窗关严,摘下脖子上的吊坠,吊坠上发出温润的曝光,颜儿出现在江源面前。

“颜儿,抓紧时间为我炼制兽元丹,快!”

江源从须弥戒当中取出那四颗妖丹以及千年安神草,颜儿瞪了他一眼,不悦道:“你叫我什么?”

“颜儿姐!”

江源一愣,随即说道。

颜儿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四颗妖丹融合形成兽元丹需要你和我配合,接下来你听我指挥。

在江源的操纵下,那一株千年安神草缓缓漂浮起来,一团丹火催生。自从掌控了火炎爆之后,对丹火的操纵更加得心应手,轻而易举就能让丹火脱离身体,用意念去掌控。

千年安神草与普通安神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只不过药力强大而已,很快丹药被提纯出来,四颗妖丹当中的大部分妖气也被强行逼出,化作四团液态物体。

被真气包裹之下悬浮在空中,呈现出十分滚圆的形状。

四颗妖丹逐一融合,隐约间可以听到妖兽的嘶吼声,这妖丹当中蕴含着极其精纯的能量,更是妖兽的本源,即便祛除了大量的妖气,内部的妖性根深蒂固,只能凭借千年安神草镇压。

不多时候,一颗黑黢黢的丹药成型,漂浮在半空中,江源没有犹豫,一把拿过来吞入口中。

滚烫的丹药入口即化,真龙吐息这一功法运转。

一般来说,聚气功法可有可无,就算没有聚气功法也可以顺利突破,但是到达淬体境的时候就必须拥有淬体功法才可以。

人的体内有无数穴位,但在淬体境只能够让九处穴位化作气海,因此不同的淬体功法所生成气海的位置也是不同。没有淬体功法,就连修为都无法突破。

真龙吐息在江源达到淬体境的时候就成为了淬体功法,第一处气海是在丹田位置,而根据真龙吐息的运转,百会穴位置发出阵阵暖意。

那一刻,真龙吐息吸收天地灵气转化成体内真气,朝着百会穴的位置汇聚而去。

类似于从无到有的产生,原本不可储存真气的穴位上突然产生了类似于丹田位置气海,刚刚出现的时候就像是一片干涸的海洋,真气汇入,让这片海洋变得有了水汽。

百会穴处的气海疯狂吸吮着汇入的真气,像是一个饥饿了三天的人看到美食,恨不得一口将其吃完。

这一过程是舒爽的,江源成功的达到了淬体境第二重,气海也由一处化作两处,真气的量提升了一倍不止,战力也有很大的提升。

并且随着修为提升,对各种武技也有了更深的掌握,有足够的真气催动它们。丹火的操纵也更加熟练。

现在江源已经有把握与洪刚一战,但是面对林云义恐怕还是有些不足,毕竟林云义是天丹殿的三品炼丹师,实力不容小觑。

等到江源成功跨入淬体境第二重的时候,夜已经深了,袁府之外偶尔传来打更声,伴随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喊声。

江源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体内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这次的提升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机会。

“江源,有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你,这次考验为什么不把赤金兽带来,他是淬体境第一重的妖兽,战力强横,是你的一大助力。”颜儿说道。

江源叹了口气,说道:“颜儿姐,你说的我清楚,只是这次真正的考验不是为袁家镇解决妖兽问题,而是洪刚和林云义二人。赤金兽也不是二人的对手,况且林云义觊觎赤金兽,我若是把赤金兽带来恐怕更会陷入被动。”

“你想的太多了,赤金兽拥有赤炎金猊血脉,孤身在邪月山这样复杂的地方都能谋得一席之地,说明它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这次你不把它带来,真的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颜儿叹了口气,说道。

“或许吧。”

……

清晨天还没亮,洪刚和林云义就催促着江源出发,这一晚上江源休息的不错,精神饱满,但是对袁家家主袁洪烈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自从妖兽来袭,他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生怕哪一次妖兽趁着夜色大举入侵,那可就一睡不醒了。

拂晓时分,三人刚出袁府,骑马来到袁家镇外围,坐下马匹不约而同的表现出惊慌,都止步不前。

三人正纳闷呢,忽然从昏暗中闪出一道白影,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白狐。这只白狐和普通狐狸差不多大,但是却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好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还想找它们呢,没想到这只畜生就这样送上门来了。江源,去把这头白狐打伤,记住千万不要打死。”林云义说道。

江源没有回应,从马上下来走向狐妖。

狐妖也注意到了他们三个,但三人未曾调动真气的时候和常人无异,因此白狐也将他们当成了猎物,速度快到如同一道白色闪电冲向站在最前方的江源。

“聚气八重的狐妖,随随便便冒出一只妖兽就拥有这种实力,看来这次的妖兽实力不容小觑啊。”

江源正思索间,忽然感到脑袋一阵眩晕,眼看狐妖已经扑到江源面前,可却无法反抗这种力量。

脖子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让江源清醒过来,看到已经近在咫尺的狐妖,江源挥拳砸在狐妖的脑袋上。

这一拳并没有调用真气,完全是肉身的力量,江源修炼不灭君炎战体,即便在平常状态下身体强度也远超常人。

这一拳下去狐妖的身体倒飞出去,不过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江源小心,狐妖有魅惑之术,刚刚你就中了它的妖法,差一点安乐死了。”颜儿提醒道。

江源也是一阵后怕,还好有颜儿,否则就要栽在一只聚气八重的妖兽手上了。

林云义和洪刚见江源在聚气八重的狐妖身上吃瘪,也是哑然失笑,看样子确实太高估江源了,这样一只小小的聚气八重妖兽都对付不了。

狐妖晃了晃脑袋,一声嘶叫,身体发生了十分明显的变化,从普通狐狸大小变成了一丈高的巨兽。身体壮如牛,一对獠牙从口中延伸出来。

“怪不得都讨厌骚狐狸,勾引不成就翻脸了。”

江源嗤笑一声,调动起真气,淬体境第二重的修为展现出来,林云义和洪刚见了吃了一惊。刚刚还嘲笑江源实力不济,但是看到这淬体境第二重的修为着实吓了一跳。

还记得第一次见江源的时候他只不过时候聚气八重的小虾米,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竟然达到了淬体境第二重,或许等丹源试炼场的日子结束,连林云义都不是江源的对手。

狐妖见到江源的实力之后也被震慑住了,愣在了原地。狐妖已经开启了灵智,它可不记得袁家镇有淬体境第二重的高手。

但是看到江源底蕴浑厚,气息饱满,实打实的淬体境第二重,这可不是在开玩笑的。

对方是淬体境第二重的高手,那还有什么可打的,赶紧跑吧。

狐妖想到这里也不再出手,掉头就跑。

“江源,赶紧上马跟上它!”林云义大喊道。

江源冷笑一声,一跃而起,真气汇聚在拳头上双拳齐出,大喝一声:“万林惊鸿拳!”

只见拳罡落在狐妖身上,直接将它掀飞了出去,全身经脉断了大半,鲜血渗出染红了皮毛。

林云义勒马止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气的嘴角抽搐,江源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施展万林惊鸿拳,那可是他们林家的至高武学,不传之秘。江源从林云枭身上抢走了拳谱偷学也就算了,还当着他的面施展,简直就是在示威。

“江源,你在做什么!”林云义咆哮道。

江源转过身,一脸无辜的看着林云义,说道:“我怕妖兽跑的太快我们的马追不上,先打伤再说。”

“你!”林云义心中憋了一肚子气,怒道:“你把它打死了,我们的线索岂不是断了!”

“我心里有数,它死不掉。”

正说话间,狐妖突然站起身来,朝着一个方向逃窜而起,一眨眼就不见了踪迹。

“嗯?去哪了?”

林云义傻眼了,刚刚还怪江源把它打死断了踪迹,没想到一时没注意到,竟然让他跑了。

江源一笑,说道:“看吧,如果狐妖施展出这等速度,我们岂能追的上。”

“现在呢,结果不还是一样?”洪刚不悦道。

江源神秘一笑,指着地上的点点血迹,说道:“这,难道不是留下的线索?”

果然,狐妖虽然逃走,但是每隔数十步都会留下一点血迹,顺着这个踪迹寻找,就可以找到妖兽的藏身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