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我永远记得》组的舞台已经接近末尾,从上方撒下来的亮片把整个舞台都衬托的闪闪发光。镜头下保持着ending pose的几个人帅气十足。

“伯哥这场造型真的好帅啊。”姜庸托着脸羡慕的说道。“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帅气呢?”

“等你像他这么老的时候。”

姜庸一回头,和说出这句话的钱正昊对上了眼神。

“昊昊哥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姜庸有点吃惊。

“在他敢捏杰哥脸的时候他胆子就已经很大了。”justin叹息一声。

“杰哥的脸?!”姜庸哇了一声,搬着小椅子准备坐到钱正昊身边去听他

讲讲他的丰功伟绩。

这时候,《听听我说的吧》组被来后台的工作人员叫出去准备上场了。

姜庸一回头,看见蔡徐坤揉了揉腿站起来。

“坤坤哥加油!”姜庸伸过手去捏了捏蔡徐坤的手掌给他打气。

“你怎么就惦记着你坤坤哥呢?你凡哥不是你哥啊?”卜凡拽了拽自己的外套,走过来急匆匆的揉了把姜庸的脑袋。

“那不是坤坤哥在我旁边嘛。”姜庸仰着头让卜凡摸了,然后双手在胸前抱拳。“凡哥拿出黑帮大佬的气质来,加油!”

已经走出门去的小鬼听见了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鬼子哥也加油!你可是会吃小孩的鬼子哥!”

小鬼对他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笑着走了。

“嗯,会加油的。”最后一个走出去的蔡徐坤对着姜庸点了点头,为了这次舞台特意染的黑发让他更加的温柔。

韩沐伯回到后台坐到姜庸身边的时候,《听听我说的吧》组的自我介绍正好轮到秦奋。

“奋哥,好油腻啊。”姜庸听了秦奋号称要守护全民制作人未来的一番话,身子一歪对韩沐伯说道。

姜庸看着韩沐伯的发型心里蠢蠢欲动。这次韩沐伯为了舞台效果,额头上的头发梳上去了不说,两侧的头发也都剃掉了剩下短短一层发茬。

之前发型也是剃了一块的姜庸就经常摸着自己的发茬玩,指腹麻麻的,触感很奇妙。

现在,他盯上了韩沐伯的脑袋。

“你奋哥,一直这么油腻的你不知道吗。”韩沐伯没注意到姜庸直勾勾的视线嗤笑一声。

姜庸想想之前和韩沐伯一队的时候,因为皮了一次就被揍了一顿的事情,遗憾的放弃了去摸一下的想法。

不知道自己的脑袋逃过一劫,并且姜庸的屁股也逃过一劫的韩沐伯嫌弃舞台上油腻腻的秦奋。

“我知道,我还知道奋哥心里还住着一个小公举。”姜庸又想到那天去找蔡徐坤约他一起去吃饭的时候,看到他们在排练动作。

秦奋对着镜子撅起嘴,一手叉腰一手在头顶上比了一个v,一只腿还活泼的向外翘了起来。

“…”姜庸保持着推开门的姿势沉默了。

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吗?

“哎哟弟弟你怎么来了?!”秦奋从镜子里看到姜庸连忙放下手,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咳了一声。

“我…来找坤坤哥…”姜庸弱弱的说着,然后沿着墙根溜了进来。“奋哥你…你继续,不用管我…”

“我们在想中间的动作,没干什么…”秦奋欲盖弥彰的解释了一句,然后看到姜庸认真的点了点头,对他比了一个大拇指。

“我知道,奋哥你什么也没干,只不过是小公举了一点。”姜庸倚着墙坐下,从口袋中掏出一包手指饼干窸窸窣窣的啃了起来,口齿不清的回答道。最后还附送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真没有…”秦奋有苦说不出,只能转过身去折腾队友。

“我觉着圣恩你可以做这个动作。”

秦奋一边比划一边说着,其他人也围住他问自己应该做个什么样的姿势。

姜庸一边啃着饼干,一边看着被秦奋教成美少女战士的一组人,小声的笑起来。

真的很想看公演当天台下粉丝们的反应了。

这么想着,屏幕里镜头一晃过去,七个人定格在和他们风格一点都不符合的动作上。

秦奋做出了水冰月的同款姿势。

蔡徐坤两只手指着自己的脸颊一条腿翘了起来。

小鬼撑着膝盖半蹲着身子,腿还是内八。

郑锐彬歪着大半个身子手伸过头顶。

徐圣恩叉着腰鼓起嘴巴瞪大了眼睛。

卜凡叉开腿一手指天,一手向后伸展,偏偏是和秦奋相同的手势。

李希侃歪着头做出开枪的姿势。

几个人穿了一身黑红酷炫的衣服,偏偏动作还这么娇俏。

姜庸也是第一次看到七个人在舞台上的成果,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

“形象呀形象呀!”姜庸一边拍着大腿一边笑,抖的椅子都要放不下他了。

韩沐伯看了他一眼,默默伸手拦了他一下。

很快台上的《听听我说的吧》组就下了台,张PD和几位导师在前面说着投票规则,后台里却陷入了食物争夺狂潮。

从早上三四点就开始准备造型的练习生们都没有吃饭,一个原因是没有时间,另一个原因就是不吃早饭更上镜。

再加上舞台录制的这一段时间,七八个小时是差不多了,别人都饿的不行了,更何况是平时一直在吃的姜庸。

好在节目组还算有点人性,给他们送来了炸鸡汉堡让他们垫垫肚子。

“这是幸福的感觉吗?”姜庸抱着抢来的两个汉堡和一包鸡翅,眼里水润润的都要哭出来了。

已经饿到没有知觉的肚子在第一口汉堡下肚之后发出了哀鸣。

恰巧这时候番番也来录制采访了。

“姜庸,这么饿吗?”

“嗯嗯!”嘴里塞了满满一大口的姜庸只能通过用力的点头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那你这吃的也有点多吧。”番番让镜头对准了姜庸腿上的两个空盒子和他另一只手里攥着的纸袋。

“不,不多。”用力咽下嘴里的一口食物,姜庸下意识的搂了搂还没吃的那一个盒子,然后鼓起了嘴。“一点都不多!”

“奶姜还在长身体,吃的不算多。”蔡徐坤伸手揉了揉姜庸的脑袋。

番番的目光又移向蔡徐坤。

“觉着这顿饭怎么样,好吃吗?”

蔡徐坤看了一眼自己怀里抱着的盒子,又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咬了一大口的汉堡,肯定的点点头。“特别好吃!”

“来,我们让全民制作人选一下,是要这个呢?还是要这个呢。”

番番指了指蔡徐坤自己,看他下意识的抱紧怀里的汉堡,又指了指蔡徐坤穿着的破洞裤下露出来的一截白皙的腿。

蔡徐坤连忙把自己的腿捂住。

“那肯定是要这个呀。”姜庸在镜头外面伸进一只手来,从蔡徐坤露出来的膝盖开始沿着他的腿向上摸。

旁边justin哇哦的一声,眼睛都亮了。

然后所有人就看到姜庸的手摸到蔡徐坤怀里之后,猛地拿走了一个汉堡。

番番笑了一声,把镜头挪向两只手捧着汉堡,嘴里塞了一大口导致脸变成仓鼠样子的姜庸。

“来,我们采访一下姜庸,在你心中,你的坤坤哥还没有汉堡重要吗?”

姜庸透过番番看向蔡徐坤。

蔡徐坤给他一个好看的笑容。

姜庸下意识的翘起嘴角然后沉吟了一下才说道:“你看,坤坤哥是我哥,汉堡这种身外之物怎么能比得过坤坤哥呢?”

“我觉着如果现在你不是还在吃的话,这句话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姜庸噎了一下。

“算了算了,不逗你了,我看到jeffrey了,我去采访他。”

看他走远了,姜庸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就看到蔡徐坤还在盯着他。

“坤坤哥?”

蔡徐坤什么话也没说,慢条斯理的打开一个汉堡的包装,自己咬了一口之后,举着给走过来的钱正昊咬了一口。

“坤坤哥——”

看着姜庸渴望的眼神,蔡徐坤笑着自己又咬了一口,眼看着一整个汉堡就要没了,这才在姜庸面前晃了晃,然后被瞅准了时机的少年一口咬住。

就像是被猎人用钓竿钓到的小动物,得意洋洋的咬着诱饵,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陷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工作人员紧张的统计过后,现场的投票排名已经做了出来。

把所有练习生集合起来的张PD站在他们前面。

“等待的时间很煎熬吧。”张艺兴了然的笑了。“现在,现场投票排名已经出来了,那么哪一首歌,会是全民制作人心中的第一呢?”

“接下来,先从五组歌曲的排名开始公布。”

“就直接公布小组名次?”姜庸吸了一口气,紧张的拽住了自己的袖子。结果按照之前数据给他的衣服对他来说有点大了,他这么一拽,本来就是宽版的领子直接露出了半个肩膀。

岳岳一低头就看到了姜庸露在外面的皮肤,自己呛了一下之后连忙给他拉了上来。

“那么你们是想听我从第五名开始公布呢,还是直接告诉第一名呢?”

“第一名!”

“第一名吧!”

“那我从第五名开始公布了。”张PD眨了眨眼睛,笑了。

“第五名的队伍获得了现场投票的107票。他就是——《我永远记得》组。”

尤长靖微张了一下嘴,有点失落但还是抬起手给自己和组内的同伴鼓了鼓掌。

“很棒的。”姜庸探过身子抱了抱尤长靖。“哥哥唱的很好听。”

尤长靖笑了笑。

“接下来公布第四名的队伍。他们一共获得了113票。”

“恭喜《Boom boom boom》组。”

姜庸耶了一声,转身和岳岳击了个掌。

“超厉害的!”

“第三名的队伍,一共获得了151票。他们是——《firewalking》组。”

宣布了三组的排名之后,张PD让他们看向大屏幕。“接下来我们先看一看每个人的票数排名。”

姜庸看见自己的名字还是排在第五的位置,下面写着53票,和第四名的陈立农差了1票。

姜庸眨了眨眼睛,有点开心。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现场投票会是这么高,本来以为也就二十多票左右吧,因为举着写有他名字灯牌的粉丝看起来没有很多。

但是和他同一组的队员的票情况却不是很乐观。何东东是最后一名,只得到了2票。

姜庸仰着头一个个的找到组内的哥哥,咬着嘴唇心里有点愧疚。

没能把整个组带起来,只是自己得到的票数高。

岳岳看他一直保持着沉默,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说道:“弟弟很厉害。咱们组多亏了有你在。”

“其实最刚开始和姜庸去了一个组之后,心里就稳住了。”岳岳低沉的嗓音中带着笑意。“因为之前就听说弟弟很认真的一个人,我们的舞台肯定不会差。”

“他人气高,一直是在上位圈的,当时觉着他在我们组里就一下子有了把握,能把我们整个组带起来。”陆定昊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张PD已经开始宣布蔡徐坤和justin到底谁会是第一名,是

《drean》组保持领先还是《听听我说的吧》组逆袭成功。

“恭喜——我们的蔡徐坤!”

“哇——!”姜庸第一个喊了出来。

他们面前的电子屏幕上显示出蔡徐坤的票数。

他带着小组反超《dream》得到了小组第一。

“恭喜《听听我说的吧》组获得50万票的奖励,也恭喜我们的蔡徐坤获得20万的票数奖励。”

张艺兴笑着说完,就让他们解散了。

“大家最近好好休息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