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皇的话令凯乐儿的娇躯颤了颤。

她当然知道和这位求情有多么困难,而如果换了和星辰有关的事,就跟不可能了。

可是没办法,如果这件事谈不妥,她最后一定会被该隐惩罚的。

啊……好难办啊。

一想到这里,恶作剧的心思都没有了。

“开车的时候不要胡思乱想。”

“哦哦!”

凯乐儿随口答应着,思索着接下来的打算。

……

姜念雄的话,仿佛一支利箭,集中了江连地最深的软肋。

何大哥死了,早在四年之前,他就始终知道这一点。

即便是后来出现的那个,他也很清楚就是姜念雄假扮的。

因为假扮姜念雄的,是他。

可是……

事到如今。

却要告诉自己还能见到何大哥?

“开什么玩笑!你在哪里!给我滚过来!马上!”

“……”

“姜念雄!别以为每个人都会和你的那个跟屁虫一样,被你骗了无数次还会相信你!”

“这话我会原话转告的,另外脾气不要这么大,你现在还能对我发脾气,看来情况完全没到没我就处理不了的地步啊,那我应该再吊你一会儿的,是我的失误,误判了你会使用‘命眼’的时机。”

“姜念雄!别以为每个人都像那个天真善良的水精灵,无论你犯什么错都选择原谅!”

“哦,你的意思是不会原谅我咯?”

“你做这些的时候想过会被人原谅吗!!?”

“当然,我打赌你会原谅我的——你看,燕雨蝶的特训效果不是很好嘛,你都只是动怒,一点杀意都没有。”

“我不动杀意是因为我清楚,杀了你会有多么可怕的负面连锁!但是别以为我就会这样原谅你!”

“嘛……也好啊,如果你以后还有机会见到我,你想怎么打我都可以。”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接受我的帮助了?”

“滚!”

“那……这样吧,我们打个赌?我现在就在万人城,你也可以来找我,我也可以帮你出主意,然后等到你我再见面的时候,如果你那个时候不打我一顿,就算我赢。如果你打了我一顿,就算你赢?我绝对不还手哦。”

“……”

“怎么不说话了?”

“你得保证不会用任何手段威胁我。”

“哎呀哎呀,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不是吗?”

“放心吧,我绝对不对你的选择做出任何的干涉,也不会用任何手段影响你的判断——这样如何?”

“你的话一点也不可信。”

“我对天地法则起誓,如何?如果在从现在开始到你再次见到我的这段时间内,我用任何手段阻挠或干涉你想对我做什么,就让天地法则把我这条小命收掉吧——你看,这够诚意了吧。天地法则最想把我们这些命运之子收掉了不是吗?这你该信了吧。”

“……”

江连地认真的思索了许久,冷哼一声。

“你果然又算计我。”

“哦?”

“我们在识海中的交谈,天地法则听得见?这能当做誓言?你在万人城我在大草原,我又看不见你是不是真的在发誓。”

“啧啧啧……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居然这都被你识破了。有进步,有进步啊……”

“誓言我来发,你说条件吧。”

“哦……你来?”

“哼!你会骗我,但我不会。如果是我这边来发誓,就是你刚才的誓言,只需要把死的人变成我就可以了。”

“嗯……如果从现在开始到你再次见到我的时候,我用任何手段阻挠或者干涉你想对我做什么,就让天地法则把你的小命收掉……对自己这么狠啊江连地,这个誓言对我完全没有约束性啊。不过你的确发不出对我有约束力的誓言呢,要不然做任何事都只需要一个誓言了。”

“哼!但是这个誓言就是为了约束你而存在,如果你不想我死了,就给我老实一点!”

“……”

姜念雄想不想让江连地死?

这个答案,似乎没那么难。

江连地不知道姜念雄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但他知道自己必然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环。

而如果他死了,哪怕他没有得到答案,姜念雄的计划也会就此破灭。

“啧,江连地啊江连地,您可真会玩,我还在想怎么让你相信我发的誓,您倒是把自己搭上了。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把你往死里玩?”

“我无牵无挂,你随意。”

“……”

姜念雄突然轻笑了一声。

江连地说的没错,他的确是无牵无挂。

两个最重要的人早都不在了,支持着他活下去的,本就是一个虚假的何成兴,以及不知下落的齐南天。

这些年燕雨蝶一边沉淀他的心,一边也是在努力让他重新对世界充满希望——就像以前一样。

但燕雨蝶是否成功尚未可知,齐南天却已经回来了。

那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我倒想知道,你这么有底气的话能说到什么时候。”姜念雄一边笑着,一边继续道:“可以,刚才只是说了输赢怎么判定,还没说赌注呢——从你主动思考赌约的判定来看,你现在的确需要我的帮助啊。”

“……”

“我的条件很简单,如果我赢了,私生活我不干涉,‘三人行’的任何任务接取、执行,你都要听我的,你也不可以擅自退出‘三人行’,另外,我会正式接替何成兴成为‘三人行’团长,这个消息由你来告诉大家。”

“……你害怕抗雷?”

“这话说的多难听啊,怎么叫抗雷呢?这可是光荣的事情,我从副团长荣升团长,多么重要的事情啊,怎么?不愿意?”

“……我可以帮你去做这个抗雷的人,和每一个不服气,不满意的人解释,也包括齐南天。而我的条件……也很简单,如果我赢了……”

“如果你赢了?”

“除去吃饭睡觉上厕所,从今以后你做任何事情,都必须问过我,告诉我实情。我说什么你必须听,我让你做你必须做!”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

“江连地啊江连地,我想过你肯定会提很刁钻很刁钻的条件,没想过你会这么狠啊!你这是当我母亲呢?还是当我老婆?什么都要管?”

“你那么狡猾,如果不是这样,谁也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时候会给人使绊子。我只是想安安稳稳的让一切平静下去,如果你不答应,我也不要你帮什么忙了,这什么赌约,也就这么算了。”

“啧啧啧……你就不怕我真不帮你?”

“你要是不打算帮我,根本没有调侃我的必要。我就算不了解你,也知道你不是一个会有闲时间找别人茬的人。你来就是为了这个看似赌约,实则是交易的帮忙,不是吗?”

“厉害厉害,越来越有独当一面的样子了。让何成兴看见,一定会十分高兴的。”

“……”

“可以啊,我答应你的条件了,反正你也不会赢的。”

“我很好奇你的自信从哪里来,见到你之后,我一定会痛扁你一顿的。”

“额呵呵呵……那你先发誓吧,直接把赌约的条件加到你的誓言里,这样你就不怕我违约了吧。”

“我相信你至少不会看着我死了。”

“想清楚了哦,如果到时候再发现有什么问题,就别怪我耍手段了啊。”

姜念雄如同调侃般的话让江连地又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真的陷入了思索。

难道还有什么被自己遗漏了的?

姜念雄不可能让自己死了,这个前提没有问题。

自己见到姜念雄一定会打他一顿,这个前提没有问题。

时间是从现在到见到姜念雄……

再次见到姜念雄?

不对……

不是再次见到姜念雄,而是再次见到他。

他就是姜念雄,这并没有问题,但是……

自己真的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见到姜念雄吗?

原来如此……

伪劣之影。

如果自己见到了姜念雄,却不知道他是姜念雄的话……

等自己再次见到他,自以为是第一次见,可实际上已经见过了

他就已经赢了。

“姜念雄你这个混蛋,这是连环套啊……”

“哦?说说看?”

“每当我看穿你的一个陷阱,以为全部看穿的时候,只会发现你的下一个陷阱。果不其然,从你来提出这个赌约的时候,你就没想过会输。因为你很清楚,你比我聪明,我绝对不可能看穿你所有的圈套。”

“哦哦?又发现什么了?该不是我刚才让你再想想,你就想反悔吧?”

“我要加一个条件。”

“啧,我开始后悔和你多嘴了,果然恶人都是死于话多吗?”

“你不允许用任何伪装手段来见我,我要见到的,是你本人。我会加到赌约里的,用不用你随意,我死了就是你的责任。”

“咳咳……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啊。”

“恶人还需恶人磨。”

“啧啧……”

“同意吗。”

“……同意,当然同意。你先去发誓,发完和我说说你现在的情况,我给你出谋划策。”

“你不怕我不发誓?”

“怕什么,就算没有这个誓言,你输了也不会违约的。誓言是约束我的又不是约束你的,你说是吧。”

江连地沉默了一会儿,睁开了眼睛。

他环顾四周,周围高高的火墙告诉他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别说是发个小誓,就算在这里打一会盹都不会有人打扰。

他很清楚。

姜念雄一定还有什么圈套。

所以他才答应了自己所有的条件,甚至主动诱导自己找出那些陷阱。

他是为了给自己吃定心丸,这样自己才会答应他的赌约。

甚至刚才对伪装见面这一陷阱的发现,还是姜念雄特意给自己时间让自己重新思考的。

这个家伙……

自己不可能玩的过他。

所以……

至少不能用枷锁锁住自己。

“我,江连地,对天地法则发誓。”

“在从现在开始到我和姜念雄见面的这段时间内,姜念雄不得用任何手段阻挠或干涉我想对他做什么,且必须以本身面目与我见面,不得进行伪装。”

“如果我在和他见面的那时,没有打他,就算他赢,如果我打了他,就算我赢。姜念雄不许还手。如果我赢了,姜念雄除去吃饭睡觉上厕所,从今以后他做任何事情,都必须问过我,告诉我实情。我说什么他必须听,我让他做他必须做!如果双方有任何一方违反誓言,就让我死。”

这个条件必须有,如果没有这个条件,姜念雄很可能什么都不会做。

虽然自己可以不加上这个条件,哄骗姜念雄……

但,先不提没有把握骗过姜念雄,姜念雄很可能能从自己的心理攒测出自己不会加上这个条件而阳奉阴违。

那么,即便赌上性命,这个条件也必须加。

但是……

这个誓言缺了一部分。

缺了自己输了的后果。

如果自己输了。

什么也不会发生。

只有建立在自己不怕输的基础上,才可以和姜念雄这个骗子做赌。

姜念雄不可能让自己真的死了,如此一来,自己一来不怕输,二来不怕姜念雄耍手段。

这已经是最好的应对方式了,正如姜念雄所说。

自己的确需要他的帮助,这是……不得已的屈服。

……

(你们说……如果姜念雄不是他弟弟而是和他毫无关系,还是个女的,会不会凑成一对相爱相杀的奇特cp啊。

哦呵呵,我什么都没说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