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了亲的,都是一副惋惜、追毁的模样。

而没成亲的那些男子,则一个个兴奋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似乎完全忘记了,还坐在地上要死不活的那五个人。

不过这村里女人的神色倒是比较统一。

一个个都是那种羡慕、嫉恨到扭曲发疯的模样。

“琬丫头长成这样,也难怪这家的臭小子,会忍不住的做了错事。”

“对啊!人家都说红颜祸水!”

几个女人在人群里小小声的念叨了起来。

然后其他的女人立刻跟着附和了起来。

这让官筱琬气到直接就笑了起来。

感情自己来这里三年,连大门都没有出一个。

被惦记上了,还要怪是自己长得太美出了问题。

而那些心术不正的,倒变成了有理的那一方。

都怪自己引诱了他们。

若是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这样,怕是全都要乱套了。

“红颜祸水?!”左恺箫微眯着眼睑,看向他们的目光连一丝的温度都没有了。

如同冬日里凌冽的北风,刮的他们从骨子里透出冻人的寒意。

一个个都惊恐万分的缩了缩脖子。

“琬琬长得美不用你们来说,但祸水……你们放心,你们这些人还不配被她祸害。”

自己的小恩人来这里一是避祸,二是为了风水。

要不然这些人别说是做邻里了。

就是给自己的小恩人,当粗使的丫鬟、下人,那都是不配的。

“你……”

那些女人又气又怕,身子都不停的哆嗦了起来。

“怎么就不配了?!难不成她还能比我们高人一等不成!都是泥土子,谁也没比谁高贵!”

“就是!这官家每天吃的还不如我们好呢,饭菜里都见不到半点的荤腥。”

左恺箫知道官家的人不太吃荤,只是不想让修行的路上增加业障。

但他们也不是纯然的半点荤腥都不沾。

可这种话他也不好说出来,当然也没有必要跟这些人去解释些什么。

“你们还对自己的认知,还真是挺厚颜无耻的。”左恺箫极尽嘲讽的嗤笑着。

村长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们两方人,来回的对比着。

最终还是相信了左恺箫的话。

不想把事情给闹大了。

“官当家的,你看这事是我们村的这几个臭小子做错了,可你们打也打了,真要是送到衙门上,不仅他们活不成了,还得连累你家琬丫头的名声。”

“不如你们给我这个当村长的一个面子,这事就别跟这几个臭小子计较了!想想当初你们一家来我们村的时候,我们也是倾尽了全力,帮着你们在村里住下来。”

“大家能做邻里都是缘分,没有必要闹到非要死一方,伤一方不是吗?!”

村长多少是读过几年书的,所以说的话也比较中肯。

官父、官母也知道当年,这些人确实是比较热情。

但还不是看着自己两个儿子一表人财,他们带过来的东西又比较精致。

一看家境就不算太差。

所以才抱着想要结亲的念头,一个个的凑上来。

“村长,你这话说的就有些像是说我们不懂事了!”官母气的插了插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