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强烈的好胜心和誓死捍卫所有物永远是雄性生物的特性。

被带到宛如中世纪的华贵会客厅中,威廉无声地退了下去。

他才不要呆在这里遭受波及。自从自家boss得知妮可小姐身边出现了一个除了自己之外第二个被记住的非亲属异性后,boss的脾气越发古怪了。

妮可站在富丽堂皇的会客厅里,觉得这里的华丽至极的装饰晃得她眼晕,但是更让她晕晕乎乎的是站在自己面前的绝美男人,克里斯托弗。

可以说,夏洛克的智商超过普通人的平均线有多少,那克里斯托弗的美貌超过普通人的平均线也就有多少。

而妮可又是个极其被美色吸引,并且对美色没什么抵抗力的人,所以现在的场景可想而知。

两个男人视线在第一时间交错,下一秒似乎就在视线的交汇处“噼里啪啦”地形成了四溅的火星。

不过这种“深情款款”的对视只持续了短短三秒。要是妮可是腐女的话一定会扼腕叹息没有记录下这样珍贵的场景。

不过妮可不是。而作为当场唯一的女性,她不知不觉中在火上浇了一大桶油。

妮可小手牵着自家独一无二的男朋友,眼睛盯着绝代风华的美人看得目不转睛。

这是现场版的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霸着院子里的歪脖子树,还要蹬着梯子去够墙外的黑心树。

夏洛克暗自磨牙,牵着妮可的大手微微一用力就将属于自己盘子里的小鱼干拉近自己一分。同时也拉回了妮可沉迷于美色的魂。

人形大猫护食的天性在这一刻暴露无遗。

夏洛克已经在心底无数遍唾弃遍克里斯托弗这张讨人厌的皮囊,却完全忘记当初妮可也是因为他的这张诱惑力十足的皮囊而心甘情愿留在贝克街。

“好久不见,克里斯托弗。”妮可眨了下眼睛,顿时对于美色的痴迷全部消失无踪,灵动梦幻的大眼里一片清澈。

趁着和对方打招呼的时候,妮可弯曲手指在夏洛克的手心里扣了扣,讨好意味明显。

那麻麻痒痒的感觉就像是用逗猫棒挠着猫最敏感的肉垫!

夏洛克冷岑岑地赏了妮可一个眼角,捏着妮可的手越发用力了。

“一个月前从我这拿走的小东西还满意么?我亲爱的妮可。”克里斯托弗轻抚摸了一下毫无褶皱的金贵衣摆,万分精致的脸上勾起一个不起眼的微笑,“不为我介绍一下吗?”

妮可听出来对方话里的意思了——他拐着弯说自己没良心呢!

还没穿越前她跑到梵蒂冈来顺走了某个挺好看又好像蛮珍贵的古董,克里斯托弗当时就在隔壁街,不过她懒得去特地打声招呼,然后直接离开跑到别的地方去玩了。

殊不知博物馆因为丢失了这件珍贵无比的上上上上上世纪藏品而闹得整个国家人仰马翻。

妮可对于此事毫不知情自然是因为有克里斯托弗的众任劳任怨的属下在后面收拾着烂摊子。

“夏洛克·福尔摩斯,世界唯一咨询侦探。”妮可自动地忽略了克里斯托弗的前一句话,微抬着天鹅颈自豪无比地介绍夏洛克。

伴随着这句话的响起,克里斯托弗仿佛看到一举一动他都了解在手的女孩突然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站在自己眼前的女孩从未有过的认真,从未有过的骄傲。

这样的认真和骄傲让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色,刺目而耀眼。

却因为另一个男人。

克里斯托弗蔚蓝如苍穹大海的双眸里掀起了一阵黑色狂风,顷刻间又消失无踪,恢复到孤傲薄凉的样子。

“咨询侦探?”克里斯托弗像是不经意地动了动脖子,醇厚如百年佳酿的嗓音响起,却让本就紧绷的气氛更加压迫了。

他的语气似是疑问、似是嘲弄、似是陈述。

妮可才不在意他有什么反应,让人畏惧的黑道帝王在她眼里不过是个又宅又贪心还嗜甜如命的坏脾气家伙罢了。

“是的,我的……”男朋友。

妮可想昭告天下,这个男人是她的,不过很可惜,被夏洛克打断了。

“我是妮可·斯图尔特的未婚夫。”其实应该是合法丈夫,在那个世界的伦敦。

夏洛克早就将妮可正式划入了家人范围内了。因为她见过了迈克罗夫特,在穿越前他也准备了飞往中国的机票去见家长。

而在夏洛克的思维里,“要见家长=谈婚论嫁=成为合法夫妻”这个等式是完全眼成立的。

不过在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夏洛克还没来得及改动一瞬间身份地位就变得卓越无比的妮可的婚姻状况一栏 。

那就……勉强降个档次吧。

夏洛克拉着妮可坐下,那姿态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般,但那副“我是明媒正娶的正宫凉凉,你这只勾引人的狐狸精是斗不过我的!”的样子凡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其实……一双十一公分的细跟高跟鞋正在他的女孩脚下,而他的女孩已经不止一次扭动过自己纤细脆弱的脚踝。

克里斯托弗精致如画的五官僵硬了一秒,下一秒便极其自然地坐在了他们的对面。仅是一个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动作,在他的演绎下像是坐上了至高水晶王座。

“未婚夫啊,看来福尔摩斯先生对自己格外的自信呢。”克里斯托弗一手平展在奢华的沙发椅背上,一手懒懒地搁在腿侧,美得像是件艺术品。

“四个月比起一年半,要是再没有自信那么跟那群金鱼有什么区别?”夏洛克翘起一条腿,双手十指交握至于身前,让他看起来像是雅痞的绅士。

不过他那溢于言表的自得和鄙视意味十足的微笑却让人看的牙痒痒。

夏洛克用四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让妮可记住了自己,再也忘不了。

而克里斯托弗,长达一年半的时间!

都能造只小福尔摩斯了好嘛!

妮可瞟了一眼全身毛都炸起来的侦探先生,觉得自己越来越贪心了呢。

她好喜欢好喜欢看那样一个原本冷漠孤僻,骄傲自负的男人,因为她而变得像是个凡人一样会吃醋,会昭示自己的占有欲。

在两人对话期间,一个老爷爷无声地飘了过来。一丝不苟的西装燕尾服,贴身白手套,金边单片圆眼镜,这些无一不昭示着他作为管家执事的身份。

管家“刷刷刷”地放下了三杯冒热气的顶级红茶和一桌子的精致甜点,微微恭敬地欠了欠身,再次无声地飘走了。

管家爷爷还是一如既往地高效并且神出鬼没啊!

还有,一如既往地喜欢给她开小灶!

妮可莹白如上好白玉的手端起面前的纹金绘花骨瓷茶杯,轻嗅一下,红茶醇厚天然的香气扑鼻而来。

抿了一口回味甘甜的红茶,妮可白白嫩嫩的爪子直奔放在角落的一小碟不起眼的小酥饼。完全忽视了两个正在无声厮杀的男人。

这碟子小酥饼看上去毫不起眼,但绝对是皇家级别的点心,买都买不到的。每次妮可来玩,管家爷爷都会特地吩咐人准备。

虽然还是没能记住管家爷爷叫什么,但是妮可一吃到这小酥饼,就能想起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老爷爷。

克里斯托弗在和夏洛克刀光剑影的交流中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他换了一个坐姿,一如既往的优雅高贵,不食人间烟火。

不过他手里的动作却让这个全身上下充满着阴冷黑暗的男人多了一点别样的萌点。

克里斯托弗左手捏着银质的小勺子,右手端起一个胖胖的开口小壶,微动同样肌肤苍白的手腕——

——细如沙的雪白糖粉“哗啦啦”地倾入红棕色清澈的液体中。

倒了小壶里将近三分之一的糖后,克里斯托弗才慢慢的搅动手里的勺子。

谁能想象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嗜甜如命成这样?

妮可简直不忍直视地看着克里斯托弗享受地喝了一口红茶糖浆。一阵子不见,看来他嗑糖嗑得更厉害了……

夏洛克也端起还温热的红茶,举到下巴处,开始他最擅长的话题:“长期大量食用甜食会容易骨折,使胰岛素分泌过多,代谢紊乱,减弱免疫系统的防御功能,促进多种慢性疾病: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老年性白内障、佝偻病……”

“其次,嗜甜和吸毒拥有相同的生理反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含大量白糖的甜食对大脑的作用和毒品对其的作用基本相同。”

“长期食用含糖量高的食物会使人的寿命缩短至少二十年,不排除你已经患有的至少两种慢性疾病,你会在十八年零七个月后死亡,伴随着完全走样的身材,松弛如沙皮狗一般的皮肤,一只瞎掉的眼睛和疯癫的精神状态。”

夏洛克嘴巴里的话没有停顿,却突然转头看向了妮可,灰宝石般的眸子里是一本正经的认真:“一个优秀完美的伴侣应该陪着自己的另一半度过剩下的所有生命,而不是在另一半风华正茂的时候去死,并给另一半有可能改嫁的机会。”

说完,夏洛克低头喝了一口红茶。他不喜欢这个味道,没有妮可泡的咖啡好喝。

……妮可呆愣地望着卷毛夏洛克 ,脑袋有点卡壳。

谁能想象现在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黑暗精灵王会在十几年后变成那副鬼样子?

不过夏洛克说这话的时候简直萌翻了妮可——以一副讨论学术性问题的表情不动声色地打压情敌,间接表白,展示占有欲。

他真是性感得让妮可想要嚎叫!

第一局,夏洛克完胜。

克里斯托弗听完夏洛克的话没有一丁点动怒,他甚至轻笑起来。一串低沉的笑声从他的喉间溢出,本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在一瞬间的轻笑中化为初春破冰的清泉,流淌进看者的里。

“另一半,真是个美好的名词。我怎么舍得她独自一人?”克里斯托弗挑着不重要的话题接上。

他会带着自己的另一半一起下地狱的。前提是这个另一半存在。

克里斯托弗喜欢妮可吗?

答案是喜欢的。但也只是喜欢。

某种程度上他和曾经的夏洛克一样,对爱情不屑一顾。他觉得爱情是弱点,是累赘,相较于权利和利益爱情缥缈得如同尘埃。

但当他知道夏洛克存在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放在眼皮子底下看上多年的猎物突然被别的家伙叼走了,那家伙还是个没权没势的。

然后喜欢变成了占有欲和说不清道不明的另一种感觉。

“妮可,听到福尔摩斯先生的话了吗?你该少吃点甜食。”克里斯托弗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移到妮可身上 。那语气就像是担心自家的孩子而夏洛克不过是个客人。

“再多也多不过你好吧!”妮可想都不想地回嘴。四年的时光,让他们两个相识相知,这种因为熟悉而肆无忌惮的对话里包含了浓浓的温情。

夏洛克不过进入妮可的生命几个月,他纵使再天才,演绎法再出神入化,也无法亲身经历妮可之前的人生。

所以,克里斯托弗牢牢地抓住了这一点。

他把话题引到了其他方面,有关曾经,有关梵蒂冈意大利,有关妮可偷的东西……唯独没有夏洛克。

段数只有小白兔级别的妮可怎么可能玩的过大灰狼级别克里斯托弗?外加大灰狼有美色加持,成功将小白兔的大部分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 

夏洛克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当这个女孩踏进他的世界后,夏洛克觉得第一次被妮可冷落。

从同住在贝克街开始,作为小助手的妮可时时刻刻围绕在他身边,随叫随到,满心满眼都是他一个人。这让作为女孩衣食父母的夏洛克很好地满足了自己任性又自我的小心思。

然后是来到妮可的世界,夏洛克这三个字已经霸占了妮可记忆屠宰场一大部分内存,而这个总是忘东忘西的小姑娘更是一心一意地扑在自己喜欢的人身上。

她那个内存极低的电脑里并不需要除了自己以外的东西。

可现在他却在和一堆已经存在的没有他存在的记忆较劲。

夏洛克胸腔里咕噜噜地冒着酸泡泡心想。这些酸泡泡的酸度简直堪比浓硫酸,烧得夏洛克整个人都不太好。